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秦岭神树篇 第十二章 针锋相对
    我来到秦岭之后,感觉上实在太多的巧合,几乎是一个。。。个点,将我一步一步地引到了这个地方,几件事情环环相扣,实在太过怪异了。我虽然自己也感觉到了异样,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老痒没有必要骗我,如果他要将我引到这个地方,他大可以直说,凭我和他的交情,我不会拒绝他,就算退一步说,要把我引到这个地方来,一个更简单的谎言就可以达到效果,何必如此拐弯磨角。

  一路上过来,我也一直没有介意这些事情,但是这一次,实在巧合得过分了。在坑长的矿道里,踢一脚就发现一道暗门,这样的情节就算用来写小说也太落俗套了。我的疑惑,也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老痒听到我这么问他,愣了一下,似乎想笑,但是他看我脸sè,知道我并不是开玩笑,慢慢的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他皱了皱眉,拍开我的手问:“老吴,什么时候你的疑心病这么重了?”

  “疑心病?”我冷笑一声,“我问你,这么长一条道,你什么时候不好停,非要现在停,一停就给你发现个暗道,你要是以前没来过,就是脚上长眼睛了,说出去有人会信吗?”

  “什么道理?这东西本来就在这里,路就这么一条,是人都有可能踢到,这有什么好怀疑的!他娘的雷都能劈到人呢”老痒有点窝火,“你以前还踩到狗屎呢,你怎么不说那狗是预谋的?”

  “好,”我冷笑了一声,“那你起来,我们继续往前走,甭管这暗门,出去直接就回西安,你肯不肯?”

  老痒正理直气壮地瞪着我,我这话一出,他突然一愣。脸sè闪过一丝惊慌,但是他随即就恢复了过来,顿了一下道:“凭什么听你的,老子就要开这门,要走你自己走。”

  我摇摇头:“你他娘的到了现在还在装蒜,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你真的以为这种破话能蒙混过去?”

  我说完一把揪住他的衣服,狠狠盯着他:“老痒,你听好,我吴邪虽然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当你是我的兄弟。从来没糊弄过你什么,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要骗我,现在你要是不说实话,我们几十年的交情就算完了。”

  我说这话时,心里难受得厉害,心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抗拒,在鲁王宫的时候也好,在海底墓的时候也好,我每进一步,都发现其实自己每时每刻都被人骗着,无论是计划还是yin谋,我都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个人。但是和那些人比起来,我的确嫩得太多,被骗了无可厚非,但是想不到这一次,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我仍旧还是这样一个角sè。难道我对于别人,只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吗?

  老痒默默地看着我,脸上逐渐露出一股黯然的神情,最后,他叹了口气,“何必非要到这一个地步呢?老吴,人。。。。到底是会变的,就算是我也。。。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的好,虽然我是骗了你,但是,我真的是把你当朋友,最好的朋友。。。”

  “朋友?”我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把我当朋友才骗我,骗我是看得起我是吧?”

  我很露骨地讽刺他,想他的脾气,肯定是要翻脸了,谁知道他竟然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

  “放你妈的狗屁!!”我几乎脱口而出,几乎要冲上打他,他马上摆手道:“不!不!你不要冲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件事情,若是成功了,你也有天大的好处,这种好处,比世界上任何好处都要强一百倍,一万倍!”

  我忍住暂时没有发作,哼了一声,几乎从牙齿缝里发出声音来问他:“好,那你说,是什么好处?”

  老痒摇了摇头,一幅yu言又止的样子:“我。。。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了你,你绝对不会再跟着我了,因为,这件事比较的。。。怪异,就算说出来你不会相信的,我把你引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有这些顾虑。”

  我打了哈哈,狠狠地瞪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信?我现在连僵尸都信了,还有什么我不能信的?”

  “那不同,粽子你是不得不信,这件事情不一样。”老痒毫不示弱地回瞪着:“首先,你就不相信有yin人,没有这个前提,讲什么都没有用。”

  我本来还以为他会说什么特别的理由来,结果他却提出了这么滑稽的两个字,我不由叫了起来:“你搞清楚,什么是yin人,yin人就是给阎王爷办差的人,我相信yin人,我就得相信有阎王爷,那连带要相信的东西就多了,你是不是要我连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都要相信?”

  “我不知道,不过,yin人的确存在,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老痒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我冷笑一声:“你说得这么肯定,难道你见过yin人?”

  此时此刻,我已经不想和老痒争论下去,yin人这种东西,实在离现实太遥远,一想到如果鬼魂有自己的社会形态,我就觉得象在看卫斯理小说,根本无法接受。

  我本以为这样一问,他就无话可说,我可以趁早结束这种争论,可是老痒却斩钉截铁的点头道:“是!我见过yin人!“

  我一愣,随即想到他以前说过的事情,摇头说:“对不起,如果你是说你的老表,那他只是一个疯子,我不会相信疯子说的话。”

  老痒摆了摆手,说到:“不是,不是我的老表,其。。。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撒了一个很大的慌。”

  我哼了一声,心说谁知道你现在说的又是不是真的。

  他接着说道:“当年,我的老表,根本没有和我一起进山,他其实是我的远房。没干过这一行,本来以为我是说着玩,看我认真,他也就不跟我拼命了,我是跟着另外几个临时碰到的辽边佬进去的,我们一共有二十几个人,那条路实在是太凶险了,一路上死了不少人,最后还他娘的遇上落石,几乎所有人都被埋了,我被埋在石土堆里,被一块石头压着肩膀,怎么也爬不出来,眼看着其他人都给掉下来的石头整个儿砸成肉泥,把我吓的几乎尿了裤子。就在这个时候,我趴着的那个地面,整个陷了下去。下面就是我说的那个古墓。”

  我听到这里,心理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那。。。你说的那铜棍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既然你老表没去,那。。。该不会。。。”

  老痒揉了揉脸,点了点头:“是,我说的老表,其实就是我自己。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我这么相信yin人了,因为我自己就是。。。”

  我先是愣住了,足有一分钟没反应过来,然后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你?yin人?那你不是能看见鬼?”

  “不,不能看到,那是一种感觉,你不明白,但是我真的可以感觉。。。到一些东西。”

  我笑这问道:“你老表不是写给你一封信吗?那是怎么回事?也是骗我?”

  “那东西,的确不是老表写的,但是只有前面的几句是我添上去的,后面的那些我就不知道了,这些我真的没有骗你。”

  我摇摇头,决定再也不相信他任何话,说道:“这些东西,我们暂且不要说了,你他娘的到底把我弄到这里来干什么,你要骗我,大可以一开始就编好故事来套我,何必这么大废周张呢?”

  老痒突然沉默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暗门:“这个,我不能说,你下到这个里面就知道了。。。”

  “那么,这暗门下面是什么?”我问他“你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

  “是,“他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只烟来,叼到嘴巴里,“既然已经被你识穿了,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是我三年前出来的地方,那个时候古墓的出口被石头堵死了,我没有办法,只好另外打洞,那斗是开山出来的,我碰巧就打到矿眼里去了,这下面,通。。。到那古墓里。。。这条路,相对起来,比我们碰到山崩那条,要好走一些,所以我才选的这条路。”

  我隐约又感觉到些什么,似乎他说的“相对“不是很吉利,那就是说,这下面,应该还有蹊跷在。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等着。

  他的烟还是湿辘辘的,点不着,他只好把湿掉的那些抠掉,然后点上剩下的部分,狠狠吸了一口。

  他吐了几口烟圈,看着我:“怎么样?我基本上都摊牌了,都已经到这个份上,我敢说,你到了那个地方,绝对会感谢我带你去,他娘就算我们不是死党,算是临时搭伙的,我觉得你也没理由不去。不过你要是不想去,我也不勉强你,我们就回西安,我以后再来过,这下面的路,一个人走不过去,不然我就自己一个人来了。”

  我真的犹豫起来,倒不是我胆子小,我是怕这小子这些话又是他娘的胡说,那我不是傻到家了,我叹了口气,正在思前想后的时候,有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说道:“不用考虑了,我们替你们考虑好了。”

  我被这突然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刚想回头,一把冷冰冰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