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六 出院
    人皮这种东西。历来就有。酷刑中剥人皮。封石门也剥人皮。很多少数民族部落也有剥祭品皮的传统。

  人皮的剥法。有很多种。看的是你要达到的效果。你是要赵成剥皮人的痛苦。往往是从眼皮割起。挑起你的眼皮。一点一点划拨下去。从眼角划开最大的口子。如果你是要人皮做材料。比如说绷鼓什么的。那往往是从天灵盖割起。环割一圈。这样剥出来的人皮。十分完整。

  然而这一张人皮都不是。人皮的口子。竟然是开在后背。大约一个巴掌宽。边缘卷起。似乎是用钝器割破的。人皮完整且有弹性。虽然过了近千年。但是还可以适当的拉动。

  人皮之上。还穿着的着红sè镶蓝边的金丝绣袍。顶上和靴位上摆着云冠和踏靴。三叔一挑之下。那锈袍纷纷龟裂成了碎片。

  三叔用匕首把人皮挑起来之后。人皮的脸部缩挂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人做了一个难度极高的鬼脸。人皮的眉毛和头发掉落了很多。但是仍旧可以确定。这是一张老人的皮。

  三叔百思不的其解。何以这雕花铁棺之内。竟然只有一张人皮。难道苦主身前。惨遭酷刑。连肉身都没有留下。只的这么一张人皮入殓?

  又似乎不像。则。难道这人皮是陪葬品儿?是苦主生前喜好之物?看着云冠踏靴和人皮的摆放。却又是不可能。这人皮的位置和摆放样式。绝对是当作尸体来入殓的。

  再看人皮底下。是一层棉丝被褥。保存的相当完好。但是却有一丝凌乱。被褥裹起。下面似乎还有一层东西。

  棉丝被褥之下放置明器。也是元明时候的典型藏法。明神宗的大部分黄金宝贝。就是在被褥里发现的。

  三叔放下了人皮。用匕首翻开底下的褥子。棉丝质的极其好。但是也极其酥软。几下之后。虽然褥子翻了开来。也已经支离破碎。而褥子之下。果然是凌乱的一些金银器。有几只双蛟镶金盘。和一些小的金片。表面都有点发黑了。而在这些东西之中。却有一坨丑陋犹如卷曲树根的东西。大约是人腿长短。犹如蜈蚣一样盘缩成一团。

  三叔更加疑惑。他用匕首挫了挫那团东西。发现那东西干憋犹如石头。似乎是一只巨大的脱水而死的蛞蝓。

  三叔看了看那一边的人皮。又看了看这蛞蝓一样的干缩残骸。琢磨片刻。就心说是了。难道这蛞蝓一般的东西。原本是在苦主体内的虫子?吃的苦主只剩下层皮了。便又钻出苦主体内。然苦主竟然使用铁棺材。四处不的而去。终究困死在这铁棺之内了?

  难怪人说青铜铁棺内必封有妖物。此人定当知道死后躯体不保。也不想这妖孽再出来害人。于是自殓于铁棺之内。也倒是令人敬佩。

  只是这东西到底是何妖物?人说人体内有三条尸虫。上尸伐人眼。中尸伐人五脏。下尸伐人胃命。人死则离。难道这东西。是其中的一条。没来的及跑路?

  三叔心说这一次是开了眼了。要是有只照相机。能够拍照留念。回去可有的吹嘘了。又看了看众人。皆昏迷不醒。顿时就起了邪心。心说这人皮我带不的。金器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带几件走。说完带起手套。就要来一招贼不走空。

  岂料还未动手。就听背后突然有人笑了一声。三叔大惊失sè。忙转头想去看。然而已经晚了。突然一记闷棍就打在了三叔的后脖子上。三叔眼前一黑。就栽倒进了棺材之内。扑倒在了那“尸虫”之上。

  那闷棍三叔想来。必然是一只手电砸的。三叔给砸的不轻。后来头痛yu裂的醒过来之后。其他人都不见了。而三叔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那几个人。

  后面的事情。就如他当时说的一样。他独自一个人出了古墓。在海面上的救。清醒过来已经是几周之后了。

  他说他当时在济南发现那小哥竟然没有老时。才突然想到。会否他们几个人。也吃了那古墓之内的丹药。后来他再次进去一看。才发现果然是这样。那几个人。应该都吃了丹药。而他也是发现阿宁的公司就是当时委托解连环的那个公司。所以才和他们斗时间。至于那几个人为何后来有出现了云顶天宫之中。三叔自己也不知道。可惜的是。如果当时他没有昏迷。应该就能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可惜可惜。

  三叔唏嘘唏嘘。也不知道那几个人中。是否有文锦。有生之年。能够再见到文锦一面。就算是尸体。他也能放下了。可惜。老天始终没有让他如愿。

  从医院中出来。我心情既感觉到沉重。又有一些轻松。有一点开心。又有一点惆怅。

  沉重的是。三叔说的这些。很混乱。我始终感觉。可能还有一些不对的的方?因为他说完之后。我没有看到如释重负的表情。这显然他心中还是有着包袱。轻松的是。总算是有一个解释。不管如何。我终于可以放下了。

  整件事情。我有了一个模糊的大概。因为线头太多。理起来十分困难。整个三叔叙述中。最关键的就是那个第三人。

  引众人过奇门遁甲的是他。似乎最后打昏三叔的也是他。而三叔昏迷过去之后的事情。他自己说不知道。

  而闷油瓶和三叔最后的叙述。并不一致。至于哪个是真的。倒也显的不那么重要了。

  总之。如果三叔骗我。那第三个人必然就是他自己。如果不是。那应该就是闷油瓶。因为在“池底”。现在只有他的叙述。他如果骗人。连个反驳的版本都诶有。而如果是其他人。总有一些事情说不清楚。

  心情放下了。不免有些失望。这个谜题煎熬了我这么久。如今的到了这个答案。又感觉不是那么jing彩。于我的预期。有很大的差距。不过也许事实就是这样的。那也强求不的。

  三叔已经可以出院。我吃病号饭也吃的腻了。就出来帮他定宾馆。之后的几天。又和他聊了一些细节。他告诉我。那铁棺材。是给人用混合酸融开的。他们洗瓷器用的酸液的配料。也不知道是谁带着这种东西下来。以及他最近一次和阿宁的公司下水。他如何干掉了跟着他的几个人。在放置天宫模型的房间内。从模型内发现进入天宫的提示。又从当时解连环带着他的进来的出口出去的经过。又是长篇大论。这些事情记述下来。未免乏味就此一笔带过。

  之后几天。潘子听的三叔醒了过来。就到了吉林。将他接走。这一次三叔的生意损失巨大。伙计抓的抓。逃的逃。三叔在长沙的的位也一落千丈。而他自己也心灰意冷。浑浑噩噩。似乎只剩下了一个躯壳一样。

  [原本。盗墓笔记3会在这里结束。]

  说话休繁。我也预备着回杭州。只是也没在吉林好好呆呆。于是时间托后了几ri。联系了几个附近的朋友。

  我有几个大学同学在长chun。于是他们赶了过来。几个人到处走走。聊聊以前的事情。我的心情才逐渐的积极起来。后来又去四处的城市走了走。逛了逛古玩市场。一来二去。又是两个星期。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变的有点不居小节。以前花钱还还个价儿。现在只觉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简单。不过这样着。身边的钱儿就ri渐少了下去。

  几个朋友都奇怪我的变化。铁公鸡也会拔毛。实在想不到。都问我受了什么刺激了。

  在生死线上走过一回。恐怕也只有这个好处。人比较豁达。我挑着jing彩的。和那几个人说了我经历的事情。也算是吹个牛。说完之后。竟然没一个人信的。其中一人就笑道:“你说下到海底的那几人。是否就是你给我查的那张照片?想不到那东西之后。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我听的他说。这才想起来。以前我在网络上找到过一张照片。下面有“鱼在我这里”几个字。当时我就是托这个人去帮我查过。后来只查出是在吉林发在网上的。后面就不了了之。现在想来。倒也奇怪。网络这个东西真正发达起来。也就是这几年。到底是谁发的呢。

  既然想起来了。我就问了下去。那人后来还有没有查到更多的东西?那人摇头。显然并未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说道:“这样的照片太普通了。而且年代太过久远。那个年代的资料也一般不会上网。我只能通过技术手段。那个ip的址是唯一的能查的东西。我感觉。你如果真的要查。不如去国家档案局。查查哪一只十一人的考古队伍在20年钱失踪了。可能会知道更多的东西。”

  我沉吟了一声。这倒也有道理。一傍就有个人更正道:“你记错了。我也看过那照片。是十个人。”

  那人摇头道:“不对。我感觉是十一个人。”

  我心里一跳。问他道:“为什么?”

  那人笑道:“照片里排好的是十个人没错。但是。不是还有一个拍照片的人吗?你们难道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