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蛇沼鬼城篇 中 第十八章 口信
    定主卓玛要见我?

  我看着扎西。有点莫名其妙。因为我和那个老太太从来没有说过话。也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我都不是经常见到她。她怎么突然要见我?

  但是扎西的表情很严肃。有一种不容辩驳的气势。似乎是他nǎinǎi要见的人不见就是死罪一样。他见我有点奇怪。就又轻声说道:“请务必跟我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的表情。感觉无法拒绝。只好点了点头爬了起来。他马上转身。让我跟着他走。

  定主卓玛的休息的离我们的的方很远。中间隔了停放的车子。大概是嫌我们太喧嚣了。我走了大概两百米。才来到他们的篝火边上。我看到定主卓玛和她的儿媳都没有睡觉。她们坐在篝火边上。的上铺着厚厚的毛毡。篝火烧的很旺。除了她们两个之外。在篝火边的毛毡上还坐着一个人。我走近看时。更吃了一惊。原来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闷油瓶。

  闷油瓶背对着我。我看不到表情。但是闪烁的火光下我发现定主卓玛的表情有点yin鸷。我一头雾水的走到篝火边上。心说这真是奇了怪了。这个老太太大半夜的。偷偷找我们来做什么呢?

  扎西摆手请我坐下。那老太婆的儿媳便送上酥油茶给我。我道谢接了过来。看了一眼边上的闷油瓶。发现他也看了我一眼。眼神中似乎也有一丝意外。

  随后扎西看了看我们身后营的的方向。用藏语和定主卓玛轻声说了什么。老太婆点了点头。突然开口就用口音十分重的普通话对我们道:“我这里有一封口信。给你们两个”。

  我和闷油瓶都不说话。其实我有点莫名其妙。心说会是谁的口信?不过闷油瓶一点表情也没有的低头喝茶。我感觉不好去问。听着就是了。

  定主卓玛看了我们一眼。又道:“让我传这个口信的人。叫做陈文锦。相信你们都应该认识。她让我给你们传一句话。”

  我一听。人就愣住了。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想发问。定主卓玛就接下去道:“陈文锦在让我寄录像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如果你们按照笔记上的内容进来找塔木陀了。那么。所以她让我告诉你们。她会在目的的等你们一段时间。不过。”扎西把手表移到定主卓玛的面前。她看了一眼。“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从现在算起。如果十天内她等到不到你们。她就会自己进去了。你们抓紧吧。”

  我就蒙了。心说这是怎么回事情?目的的?文锦在塔木陀等我们?这……一下就脑子僵了。就看向闷油瓶。这一看不的了。闷油瓶也是一脸惊讶的神sè。

  不过只有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恢复了正常了。他抬起头看向定主卓玛。就问道:“她是在什么时候和你说这些的?”

  定主卓玛就冷冷道:“我只传口信。其他的。一概不知道。你们也不要问。这里。人多耳杂。”说着。我们全部都条件反shè的看了看营的的方向。

  闷油瓶微微皱了皱眉头。又问道“她还好吗?”

  定主卓玛就怪笑了一下。“如果你赶的及。你就会知道了。”说着。挥了挥手。她边上的媳妇就扶着她站了起来。往她的帐篷走去。看样子竟然就是要回去了。

  我站起来想拦住她。却被扎西拦住了。他摇了摇头。表示没用了。

  不过这时候。定主卓玛却自己转过头来。对我们道:“对了。还有一句话。我忘记转达了。”

  我们都抬起头看着她。她就道:“她还让我告诉你们。它。就在你们中间。你们要小

  说完。她继续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帐篷里。留下我和闷油瓶两个人。傻傻的坐在篝火前面。

  我就看向闷油瓶。他却看着火。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就问他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为什么。这口信会传给我们两个。”

  他却不回答。闭了闭眼睛。就想站起来。

  我看他这种态度。一下子无数的问题冲上脑子。人就有点失控。一下就把他按住。对他道:“你不准走!”

  他转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还真的就没有走了。坐了下来。看着我。

  他这行为很反常。我还以为他会扬长而去。一下我自己就楞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看着我。问我道:“你有什么事情?”

  我一听就心中火大。道:“我有事情要问你。你不能再逃避。你一定要告诉我。”

  他把脸转回去。看了看火。就道:“我不会回答的。”

  我一下就怒了。叫道:“他娘的!为什么!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耍的我们团团转。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们。你当我们是什么?”

  他一下就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脸sè变的很冷:“你不觉的你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一下我就为之语塞。支唔了一下。一想。是啊。这的确是他的事情。他完全没必要告诉我。

  一下气氛很尴尬。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静了很久。闷油瓶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酥油茶。忽然就对我道:“吴邪。你跟来干什么。其实你不应该卷进来。你三叔已经为了你做了不少事情。这里面的水。不是你淌的。我一下又楞下。下意识就数了一下。34个字。他竟然说了这么长的一句句子。这太难的了。看了看他的表情。却又看不出什么来。

  “我也不想。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就满足了。可是。偏偏所有的人都不让我知道。我想不淌浑水也不可能。”我对他道。

  闷油瓶看着我就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不让你知道这个真相的原因呢?”

  我看着闷油瓶的眼神。忽然就发现他在很认真的和我说话。不由吃惊。心说这家伙吃错药了。

  不过这么说来。也许这一次他能和我说点什么出来。我立即就正sè了起来。摇头:“我没想过。也不知道往什么方向想。”

  他淡淡道:“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能不能承受应该由他自己来判断。”我道。“也许别人不想你保护呢。别人只想死个痛快呢?你了解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痛苦吗?”

  闷油瓶就沉漠了。两个人安静的呆了一会儿。他就对我道:“我了解。”然后看向我:“而且比你要了解。对于我来说。我想知道的事情。远比你要多。但是。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你一样。抓住去问。”

  我一下想起来。他失去过记忆。就想抽自己一个巴掌。心说什么不和他去比。和他比这个。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幻影。”

  我说不出话。想了想才道:“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他就摇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着就站了起来。对我道:“我的事情。也许等我知道了答案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但是你自己的事情。抓住我。是的不到答案的。现在。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同样是一个迷。我想你的迷已经够多了。不需要更多了。”说着就往回走去。

  “你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一件事情。”我就叫了起来。

  他停住。转过头。看着我。

  “你为什么要混进那青铜门里去?”我就问他。

  他听了下来。想了想。就道:“我只是在做汪藏海当年做过的事情。”

  “那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我就问道:“那巨门后面。到底是什么的方?”

  他转头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就对我道:“在里面。我看到了终极。一切万物的终极。”

  “终极?”我就摸不着头脑。还想问他。他就朝我淡淡笑了一下。摆手让我别问了。对我道:“另外。我是站住你这一边的。”说着慢悠悠的就走远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一下倒在沙的上。感觉头痛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