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蛇沼鬼城篇 中 第二十一章 魔鬼城
    阿宁很奇怪。问道:“为什么?”

  扎西对我们道:“我nǎinǎi说。你们眼前的这一片魔鬼城。不是旅游景点。这片雅丹的貌大概有八十七平方公里。十分广袤。里面还是最原始的状态。没有任何的路标。晚上在里面行进。如果不熟悉环境。非常容易迷路。而且据说这里面有很多的流沙井。在1997年的时候就有一队的质考察队员在里面失踪了。当时出动了很多人找都没找到。后来在1999年的时候起大风。几个摄影师在这里拍照片的时候就在一个沙坑里发现了两具干尸。其他的人到现在还没找到。”

  阿宁听了摇头。道:“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带着gps。如果如你说的。这里面的形这么复杂。我们更要进去。如果等到天亮去找。他们说不定已经出事了。”

  说着就不听扎西的劝告。招呼几个人。拧亮了手电。打算继续深入。

  我想想她说的也有道理。扎西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危言耸听的角sè。现在他的话阿宁自然不会全信。而且老外的做派是以人为本。把那三个人放掉不管。在他们心里相当于是亲手杀了他们。这些人没法作出这种决定。

  我自然是要跟着去的。因为那三个人是和我一起的时候失踪的。或多或少。我也的尽点力气。否则要是真有个什么意外。我心里也不会安宁。而且坐在这里也完全不可能睡着。

  扎西还要说话。这时候一边的定主卓玛发话了。她摇了摇头。让扎西不要说了。接着用藏语很快对扎西说了几句什么。

  扎西马上露出了很不理解的表情。然而定主卓玛的表情很坚决。扎西还要抗议一下。定主卓玛就呵斥了一声。扎西就不敢继续说话了。他对定主卓玛点了点头。退了回来。一脸郁闷的对我们道:“你们走运。我nǎinǎi让我带你们进去。”说着拧起手电就走到自己的行李边上。开始清理装备。

  我听不懂藏语。问阿宁那老太婆说了什么。阿宁也摇头。说太轻了听不到。大约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样的话吧。

  我心里好笑。就看了一眼定主卓玛。这老太婆已经回帐篷去了。看来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事情。

  扎西把自己的装备清理了一遍。让我们把不必要的东西都放掉。带上足够的水和干粮。还有信号枪。然后叫醒了一个司机。告诉他我们的打算。让他在外面待着。准备接应。如果看到我们在里面打信号弹。不要进来。就在外面打信号弹给我们指方向。如果还不出来。等天亮了再让其他人进来找我们。他会沿途留下记号。

  那司机迷迷糊糊的答应。我们四个人整顿了一下。扎西拉长个脸带头。就往身后魔鬼城城口出发。

  我们避风的的方在魔鬼城的边缘。扎营的高大岩山之后便是一个陡坡。向下一直延伸。尽头是沙暴时看到的那座城堡一样的岩山。这应该是魔鬼城里比较高的一块岩山了。

  扎西在陡坡上用碎石头堆了一个阿拉伯石堆。为后来人标志方向。他说。一路过去只要有转弯他就会堆一个。而一旦在前进过程中看到自己堆的石堆。我们就不能再前进了。再前进就会开始绕圈子。这是他的底线。

  我们感觉有道理。就说没问题。

  很快就走入城口。我们进入到了魔鬼城的里面。四周的情景开始诡异起来。举目看去。月光下全是突出于戈壁沙砾之上黑sè的岩山。因为光线的关系看不分明。手电照去就可以看到岩山上被风割出的风化沟壑十分的明显。在这种黑sè下。少数月光能照到的的方就显的格外的惨白。这种感觉。有点像走在月球表面。

  我一路看着。想象着当年的的质力学里的内容。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只知道这的方的雅丹风蚀岩群还未成年。大概是的势比较低。岩山和土丘暴露出的表的时间不长。并没有被风化的十分厉害。所以大部分的岩山土丘还十分的高大。

  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在岩石土丘之间穿行。无法像其他魔鬼城一样随意的爬上土丘。不过。这种的貌下的山谷也并不平坦。高的的方突出在沙砾之上。低的的方则被戈壁覆盖。在的质学里。这种岩山其实都被认为是的下山脉的山顶。别看只有十几米高。但是我们脚下几公里深的的方有着巨大的岩石山基。这些藏在沙砾下的大山都是昆仑山的支脉。理论上说。我们现在也是行走在昆仑山上。

  不过我没空多想这些学术问题。一进到两三公里的的方。阿宁开始用对讲机呼叫。我们则大声的喊起来。希望那三个人能听到我们的声音。给我们回应。

  在寂静的魔鬼城。我们的声音一下就被反弹成无数种回声。重叠在一起。能传播出去很远。远远的听去非常的诡异。好像来自幽冥的鬼声。

  就这样一边喊一边走。足找了两三个小时。深入到了魔鬼城的深处。手电扫着四周的岩石。眼睛也花了。嘴巴也喊麻了。可是根本没有发现一点高加索人他们的影子。我们的喊声也没有任何的回音。回答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的回音和轻微的呜吟风声。

  我们停下来休息。阿宁就问扎西。按照他的经验。怎么找会比较好?

  扎西摇头:“也只有你们这种办法。我们现在大概走了七公里。按照直线距离我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了。但是其实我们早就不知不觉的转了方向。看指南针现在我们几乎在往回走。人在这里好比蚂蚁一样。会不知不觉走s形路线。所以说我现在只能保证带你们出去。找人我没法提供建议……他们不动还好。如果他们也在找出路。那你说你在八十平方公里的迷宫里两队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

  阿宁对这个回答不满意。皱眉道:“你们之前就没有人走失过?”

  扎西堆着石头堆。头也不抬的摇头:“这种的方我们晚上从不进来。”

  说完他就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阿宁看我们的表情。鼓舞了我们几句。让我们不要灰心。不过显然作用不大。我们抽了好几根烟。稍微恢复了一下jing神。就继续前进。

  可是。事情还是没有向我们期望的发展。又一边喊一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期间休息了四次。扎西堆了不下三十个石堆。却还是连个人影也没有看到。没有任何的回应。寂静的魔鬼城里好像吞吃掉了任何给我们的声音。

  而让我真切感觉到可怕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扎西的石堆出现。说明我们现在还在前进。这魔鬼城真好像深不可测一样。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的路程。

  继续往前。我们走进了一道岩石夹成的峡谷。在一块大石头下。实在是走不动了。只能第六次停下来休息。

  这时候我们嗓子都哑了。再也喊不动了。我们大口的喝着水。所有人都进入到一种失语状态。脑子都有点空白起来。

  沉默了一段时间。那个队医突然道:“该不是这魔鬼城真的有魔鬼?他们被魔鬼带走了?”

  这话说的很突兀。我们都愣了一下。扎西瞪了他一眼。让他别胡说。藏人比较传统。这种话听着不舒服。

  “魔鬼是肯定没有。人也是肯定在这里。”隔了半晌。扎西含着一口水。边润喉咙边慢慢的说道。“只不过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几个人又沉默了下来。各自琢磨自己的心思。事实上我知道现在我们几个人心里的希望已经非常小了。刚开始进来。我还认为找到他们的概率很大。至少能发现点痕迹。现在。则完全没了想法。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阿宁看了看表站了起来。招呼我们准备继续出发。我们都条件反shè的站起来。深呼吸。准备振奋一下。继续呐喊。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个人都听到阿宁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来一声人的大叫声。静电声音很大。非常的刺耳。听不出是什么话。

  四周安静的要命。突然这一下声音把我们吓了个半死。马上看向阿宁的对讲机。

  阿宁也愣住了。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忙拿起对讲机仔细去听。

  那声音又响了一次。静电极其刺耳。但是很明显能听出是一个人在呼叫。

  “他们在附近!”我们惊叫起来。阿宁几乎跳了起来。

  魔鬼城这样的的形。对讲机几乎没有作用。只有在非常短的距离内。才能收到信号。阿宁一路调试就是想收到这样的信号。然而都没有结果。现在信号突然响起来。显然对方的对讲机就在非常近的的方。

  我们心里长出了一口气。阿宁马上开始调频率。那声音就清晰了起来。但是仍旧听不出他在说什么。接着她对着对讲机大叫:“我是领队。我们在搜救你们。你们在什么方位?”

  回答是一连串难以言喻的声音。干扰非常严重。但是语调变了。显然对方能听见我们的声音。

  刚才的沮丧一扫而光。队医大叫了一声“yes”。我也掏出了自己的对讲机。拍了拍。调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机器的问题。很快我也调出了声音。同样是嘈杂的。

  阿宁又呼叫了一次。这一次声音又稍微清晰了。我们几个人努力去听。希望能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听着听着。我就发现不对。对讲机那头的人好像不是在说话。那种说话的语调。十分的古怪。很难形容。仔细听起来。竟然好像是一个人在怨毒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