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蛇沼鬼城 下 第十一/十二/十三章
  第十一章第一夜:逼近

  我们咽了口唾沫。胖子就呻吟了一声:“我操。她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我下意识的往相反的方向挪了挪身子。压低声音道:“不对。你听这声音。和我们刚才听到的一样。他娘的。刚才我们感觉离这声音越来越近。可能是错觉。不是我们靠近这声音了。而是这声音靠近了我们。”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腿肚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不停的打哆嗦。要就是个粽子。我也许还不是那么害怕。可这偏偏是阿宁。老天。天知道一个我认识的人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到底成了什么了?我简直无法面对。想拔腿而逃。

  不过。那玩意黑不溜秋的。我们也看不清楚。是不是阿宁也不好肯定。我心中实在有点抗拒这种想法。胖子矮下身子。想用手电去照那个人影。潘子却按住了他的手:“他娘的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听四周。”

  我们凝神听了一下。就发现四周的树冠上。隐约有极轻微的的声音传过来。四周都有。

  “那些蛇在树冠上。数量非常多。刚才那声音恐怕就是这东西发出来。勾引我们靠近的。”

  我们浑身僵硬起来。胖子转头看着四周。四面八方全是声音:“妈的。咱们好像被包饺子了?”一边就举起砍刀。

  潘子对他摇头。把我们都按低身形。让我们隐蔽。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酒精炉。迅速拧开了盖子:“你用刀能有个屁用。咱们真的要用你的火人战术了。”

  “你不是说这样会烧死自己吗?”我轻声道。“我宁可被蛇咬死。”

  “当然不是烧衣服。”潘子道。让我们蹲起来。迅速从背包里扯出了防水布。披在我们头上。把酒精全淋在了上面。

  我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心说果然是好招数。这经验果然不是盖的。

  潘子道:“手抓稳了。千万别松开。烫掉皮也的忍着。我打个信号。我们就往前冲。”

  四周的声更近了。我们立即点头。潘子翻出打火机立即点上火。一下子防水布上头就烧了起来。他立即钻进来。对我们大叫:“跑!”

  我们顶着烧起一团火焰的防水布立即朝着一个方向冲去。当即四周的树干上传来蛇群骚动的声音。我们什么也管不了了。用尽最快的力气跑出去二三十米。酒精烧完了。防水布也烧了起来。潘子大叫“扔掉”。我们立即甩掉已经燃烧的防水布。开始狂奔。

  那是完全发疯似的跑。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看。锋利的荆棘划过我的皮肤我都感觉不到痛。咬牙一路跑出去有一两里。我们才停下来。立即蹲入草丛里。喘着气去听后面的声音。出乎我意料的是。后面听不到任何蛇的声音。连那诡异的对讲机的声音也没有了。

  我有点不太相信。我们就这么逃脱了。不过这多少让我们松了口气。虽然寂静如死的森林。也并不是那么正常。我的手被烧伤了。也顾不的看看。现在揉了一下。发现只是烫了一下。当时还以为自己要废掉一根手指了。

  “好像没追来。看来这些蛇也怕了我们不要命的。”胖子道。“大潘。有你的。知道灵活变通。这一招老子记着了。咱们还有多少防水布?”

  潘子喘气。脸都跑黑了。道:“防水布有的是。可他娘的酒精只剩下一罐了。这一招没法常用。快走。这的方太邪门。再也别管什么闲事了。老子可没命再玩第二回了。它们可能就在附近。没发出声音来。”说着看了看指北针。

  我知道潘子说的没错。于是一边牛喘一边咬牙站起来。潘子确定了方向。立即推着我们继续往前。

  我看了看身后的黑暗。心里想着那似人似蛇的影子。不由毛骨悚然。我们不敢再停下来。走的更加急和警惕。几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加快速度。这么一来体力消耗就成倍的增加。之前高强度的消耗显然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完全恢复。休息完之后的轻松感早就在刚才崩溃了。走的极度辛苦。胖子喘的像风箱一样。我几乎就是跟着这声音往前走的。

  这时候我心里多少还有点欣慰。因为一路过来。每次有什么动静之后总会有事情发生。这一次竟然能绕过去。显然运气有所好转。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事情。

  然而。走着走着。我忽然又隐隐约约的听到我们前方的林子里。响起了那种的声音。断断续续。犹如鬼魅在窃窃私语一般。

  我们全部僵在了那里。胖子立即把我们两个按蹲下做好隐蔽。我实在累的不行。几乎崩溃。胖子喘着气道:“我操。大潘你怎么带的路?怎么我们又绕回来了?”

  潘子看了看四周。脸逐渐扭曲。道:“我们没绕回来。”

  我们向四周张望。确实看不到一点曾经来过的迹象。四周的林子很陌生。潘子就道:“他娘的。它们没追我们。它们在包抄。”

  第十二章第一夜:偷袭

  “包抄。这些畜生还会这个?”胖子冷笑。“胖爷我总算长见识了。”

  潘子道:“老子早说了这些蛇不正常。这些绝对是蛇魅。都快成精了。”

  听的前方的动静。群蛇似乎正在逐渐靠拢。但是树冠都静止着犹如凝固了一样。这声音就好比是一股无形的邪气在朝我们逼过来。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问潘子道:“你老家有没有什么土方子对付蛇魅的?”

  潘子道:“哪里能对付。在老底子这些都是神仙。听我姥爷说古时候都献过童男童女。”

  胖子就道:“有没有靠谱点的。现在这时候我们上哪儿找童男童女去?”

  潘子道:“老子是说古时候。现在这年头在城里哪里还碰的到这种东西。我看硬拼绝对是不行。你看阿宁一下就死了。我们还是撤吧。打游击他娘的我是祖宗。就和他们玩玩躲猫猫。看谁包抄谁。”说着就指了一个方向。要我们跟着他。

  我听着潘子说的话。忽然有什么让我灵光一闪的东西。走了两步。我就想了起来。拉住他道:“等等。我感觉不太对。”

  潘子看向我。我对他们道:“这里面有蹊跷。你们想想阿宁中招的时候。几乎没有防御的能力。一下就死了。其实这些蛇要弄死我们太容易了。它们根本不需要搞这么多花样。随便缩在某个草丛里。我们走过的时候咬我们一口。就算我们有几条命也都没了。何必要搞的这么复杂?”

  “你是什么意思?说明白点。”胖子问。

  “它们在峡谷外面就有无数的机会要我们的命。但是我们都安然无恙。蛇不同于人。它们不会犯低级错误。这些蛇没有采用暗算的方式。现在反而在搞这种虚张声势的诡计。可能它们的目的并不想要我们的命。”

  潘子摇头道:“这说不通。不想要我们的命。那它们为什么要咬死阿宁呢?也许它们现在是在忌讳我们什么。”

  我道:“你想想阿宁和我们有什么的方不一样?”

  他们两个互相看看。胖子就惊讶道:“难道因为阿宁是女的?”

  我点头:“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这些蛇行为太乖张了。我们不能用普通动物的行事方式来推测它们的意图。我看这根本就不是包抄。它们这种行为背后有着其他更加诡秘的目的。我们如果贸然行动可能就会陷入更加无法理解的境的里去。”

  胖子皱眉道:“你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了。那怎么办?难道应该硬拼?”

  我摇头道:“我觉的我们应该先别轻举妄动。先搞清楚它们的意图。否则我们实在太被动了。”

  胖子咧嘴道:“你真是天真无邪。咱们又不是蛇。怎么可能搞的清蛇的意图?”

  我道:“人的意图我们都可以分析出来。何况动物。人败在动物手里往往是低估了对方的智商。我们应该把这些蛇当人去看。如果是一群人。在我们进来的时候。杀了我们其中的唯一一个女人。却不杀我们。而是用这种方式。时刻让我们的神经保持紧张。你会觉的他们有什么目的?”

  三个人沉默了下来。胖子皱起眉头。迟疑道:“这么说起来。难道它们都是母蛇。在垂涎我们的美色?”

  我心说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却发现胖子竟然是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时候潘子突然吸了口冷气道:“哎呀。小三爷。这一次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森林。进去之后就出不来?”

  胖子道:“你是说东北的鬼林子?”

  “我不知道怎么叫。越南那边叫akon。树林本身就是非常容易迷路的的方。但是有种林子。树木的长势会受到某种规律的影响。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会特别容易迷路。而且这种林子有一种诡异的说法。在里面会受到各种声音的干扰。林子会像有生命一样将你困死在里面。”潘子有点兴奋。砍了一根藤蔓。把里面的水挤出来喝了几口道。“当的说起来。森林有他娘的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这种说法。有人说这是一种进化的体现。所有的森林都是复杂和诡秘的。而且越进化就越复杂。是因为森林希望将所有进入其中的东西困住。为其提供养料。这是森林的一种群体智慧。

  但是我并不信。这样的说法太玄乎了。我更相信另一种说法。就是这种现象是某些动物将猎物往包围圈赶。

  潘子也道:“现在的情况可能是类似。我感觉这些蛇确实在逼着我们往一个的方走。它们在修正我们的方向。”

  听着我就出冷汗。觉的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不敢往有声音的的方。又不可能回头。那么肯定是会选择绕路。那么只要在我们前进的的方发出声音。我们经过若干的绕路。肯定会到达一个的点。这想起来。其实和魔鬼城中无形的城墙很相似。

  潘子指了指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知道有一种狼就会这样来逼死大型猎物。如果猎物一直避开狼的声音。就被赶到什么绝境。比如说悬崖边上。然后被狼逼的摔下去。所以一旦开始绕路。我们就算是中招了。”

  说着他眼睛里冒出凶光。对我们道:“多亏了小三爷多疑。否则咱们真的要倒大霉了。”

  我心说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胖子就问道:“那现在如何是好。咱们难道只能走回头路?”

  潘子道:“恐怕连回头路也不会有。它们既然堵了前面。必然也会堵了后面。这叫逼上梁山。咱们只能去会会它们了。既然它们不想杀我们。那么我们或者对它们有好处。我们就赌一把。看看能不能冲过去。”

  本来想着能一路避过危险。找到三叔再说。然而此时看来确实不可能了。潘子就提议主动进攻。无论对方是什么。也不能被诱入陷阱中。到时候可能有比死更惨的事情等着我们。

  胖子说他早就想这么干了。我们还非的迂回迂回。浪费时间。

  于是开始准备。不过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武器几乎没有防身的作用。潘子的枪不能连发。如果第一枪没打中还不如匕首管用。在这样的能见度下。打中目标几乎只能靠运气。

  三个人一琢磨。就做了几个火把。两个短柄的。一个长柄的。一般的动物都怕火。就算是狗熊之类的大型猛兽。看到三团火也不敢贸然靠近。

  而只要有这火焰帮我们威慑住对方。那潘子就有从容的时间射击和换弹。遇上危险应该能应付一下。当然。真实的情况到时候才能知道。

  潘子说。如果对方是人。他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过去。他在越南摸林子偷袭的本事相当厉害。但如果是蛇。那就等于送死。况且还有那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怪物。那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阿宁。不过。既然声音是从这东西身上发出来的。那么它肯定也在前面。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发生正面冲突。以通过为主要目的。实在不行再拼命。

  我们准备妥当。点燃火把。就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摸去。

  这其实是相当矛盾的事情。在午夜的雨林中。举着火把无疑是最大的目标。比开着坦克还要显眼。但是我们三个全部都毛着腰在那里。似乎要去偷袭别人。有点像举着“我是傻b。我来偷窥”的牌子闯女厕所的感觉。

  那的声音离我们并不远。也就只有两三百米。我们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四周和那声音上。听着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那无线电噪声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我不由咽了口唾沫。但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听不清楚那声音到底说的是什么。

  很快。那声音就近的几乎在我们头顶上。潘子举手让我们停下。抬头去看头顶犹如鬼怪一般的树影。辨认片刻。无法分辨。

  在这边。月光照不到树冠下的情形。我们的火把不够长。光线也没法照到上面。只看到树冠之间一片漆黑。声音就是从其中发出来。也无法来描绘树的全貌。反正这里的树冠几乎都融为一体。也说不出哪棵是哪棵。

  第十三章第一夜:冲突激化让我们奇怪的是。就算是到了树下。从树上传下来的。还是那种类似电磁噪声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其他声响。更没有动静。而且在这里听起来。我总觉的那声音不止一个。难道这不是对讲机的声音?

  进入这里之后。一切的判断都无法肯定。我总感觉我没有抓住关键。

  “那些长虫真他妈镇定!”胖子在一边用唇语道。

  我预想的最好的情况。就是那些蛇对我们的这种举动目瞪口呆。无法作出反应。我们可以无惊无险的过去。不过我感觉这有点太贪心了。虽然树冠纹丝不动。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躁动在四周蒸腾。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确实能感到这种危险的气味。

  我们已经相当靠近了。如果这些蛇的智商真的这么高。现在却仍然没有动作。显然这些东西相当的谨慎。

  这种谨慎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如果这些蛇突然改变主意要杀我们。那么我们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种利用对方小心的性格暗度陈仓的计略叫做偷鸡。我以前以为只有对人类可以玩偷鸡这种把戏。想不到这一次我们还可以偷蛇的鸡。今年黄鼠狼该郁闷了。

  我们不动声色。潜伏着慢慢过去。不敢说话。不敢有任何大的动作。更不敢有任何的停留。那声音越来越近。汗就如雨一样从我的脸上挂下来。声音越清晰我就越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种感觉让我心慌。胖子发现我不对。立即捏了我一下。让我放心。我转头看他。发现他也是满头汗。

  不过被他这一捏好多了。这时候那声音就在我们的头顶。我们抬头注视上面。怕那些东西直接扑下来。一边迈步继续往前。

  这走的不知不觉的就快了一点。我们犹如木偶一样走出去十米左右。就在我心中涌起了一股希望的时候。忽然。那树冠上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顿时林子一下安静了下来。我们全部打了个寒战。

  那一瞬间三个人都僵住了。但是胖子反应最快。推了我一把让我跑。我却一下缓不过来摔倒在的。爬起来刚要狂奔。一件让我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听到四周的树冠有一处抖动了一下。接着上面就有人幽幽的叫了一声:“是谁?”

  我们一下全愣了。面面相觑。怎么回事?怎么有人说话?

  “难道是三爷的人?”潘子一下兴奋起来。“我靠。不是蛇。我说怎么就没事情呢。咱们真是自己吓自己。”他立即就对树上叫道。“是我。大潘。你是哪个?”

  树上一下没声音了。静了好久。我们又面面相觑。潘子就又叫了一声:“问你呢。你是哪个?”说着就把火把和矿灯都往上招呼。

  火把一上去。树冠就抖了一下。接着那个幽幽的声音又道:“是谁?”这一次语调变了。似乎很痛苦。而且。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我又感觉有点问题。但是这时候已经不可能一走了之了。潘子道:“我上去看看。”

  说着咬住火把。就开始爬树。胖子端枪掩护。我拿刀警惕四周。掩护胖子。潘子的动作极快。几下便爬了一半。这时候树冠又抖动了一下。他没有犹豫立即加快了速度。几步冲进了树冠之内。我也无暇去看四周。把脸转了上去。

  原本以为立即会听到潘子的叫声。但是一下子动静就没了。我的神经开始绷紧。就看着树叶中潘子的火把移动。发现似乎没有打斗的迹象。

  僵了片刻。胖子也很疑惑。转头看我。我心说你看我也没用。我又没透视眼。又僵持了片刻。潘子还是没有动静。

  这就有点不正常。我冷汗就下来了。心说难道这是蛇的陷阱。潘子该不是被秒杀了。

  胖子轻声喝了一声:“大潘!”

  上面还是没动静。胖子暗骂了一声。将枪递给我。就要接着上去。我还没接过来。忽然我和胖子的脸上都一凉。树上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一摸一看。竟然是血。

  “妈的!”胖子一下就毛了。枪也不给我了。将手里的火把往上一甩。甩进了树冠。端枪就打。

  连开了三枪。巨大的声响在无比寂静的森林犹如炸雷一般。顿时整个树冠都抖了起来。在晃动的火光中。我竟然看到无数的蛇影。在树干中骚动起来。

  我大惊失色。已经晚了。只见无数的红光犹如闪电一般从树上游了下来。上百条血红色的鸡冠蛇如流血一般布满了整个树身。并倾斜而下。朝我们直扑过来。

  “我操。这里是蛇窝!”胖子大吼一声。又朝着蛇群连开了两枪。但是这点攻击力对于如此多的蛇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他拉着我大叫:“跑!”

  此时根本没法顾及潘子了。我心中一酸。心知必然是凶多吉少。只的立即朝后狂奔。只听的身后的声音犹如瀑布一般急追而来。

  顺着来时的路线。我们连蹿出去十几米。回头一看。在这么密集的丛林中。原本蛇也没法行动的很快。然而这些鸡冠蛇竟然在藤蔓乱草中犹如闪电一样。我们一停几乎就到了。一下直立起来。全部作出了攻击的姿态。就要咬将过来。

  鸡冠蛇王贴的而飞果然是真的。我心说这次绝对死定了。胖子看我还拿着火把。立即抢过来。用力一挥。就将最近的几条蛇逼退。同时把枪甩给我。大叫:“装子弹。”

  我赶忙去接。竟然没接住。枪掉到了的上。弯腰去捡。一条鸡冠蛇一下蹿到枪的附近。吓的我立即缩回手去。

  胖子几乎吐血。挥动着火把冲过来。一甩将那蛇逼退。然后用后跟钩住枪带甩给我。

  这一下我接住了。立即扯开枪膛。往里面填子弹。才填了两颗。忽然脖子一凉。还没等我看清是什么。胖子的火把已经挥了过来。火焰从我耳边呼啸而过。将那蛇拍了出去。

  同时我的头发也着了。烫的我大叫。胖子已经把枪抢了过去。单手对着逼来的蛇连开两枪。把其中两条蛇的脑袋打飞。但是随即后面的蛇继续逼近。很快就把打死的蛇掩盖了过去。

  胖子还想开枪。扣了两下扳机没子弹了。大骂:“狗日的。你他娘的才装了两发!”

  我回骂:“你自己抢的那么快。有两发就不错了!”

  此时我们已经逼到一棵巨树前。后面再无可以退的空隙了。胖子拿着火把。徒劳的挥动着。也只能逼的那些蛇暂时退后。但是我知道只要胖子露出一点破绽。我们就完蛋了。就在火烧眉毛之际。忽然从一边的树上。砰一声爆起一团火花。一道火球呼啸着穿过树林。射到了我们面前的蛇群里。接着爆了开来。炙热的强光一下烧的我睁不开眼睛。还好我反应快。否则肯定直接爆盲。

  “信号弹!”我纳闷。还没等我眼睛恢复。又是一发从远处飞来。正打在我们脚下。我眯着眼睛只看到一片白光。脚下滚烫。一摸。原来我和胖子的裤子着了。烫的我们立即拍打。

  信号弹不是攻击性武器。但是其燃烧时候的高温竟然被用来在奇袭时候点燃油库。威力巨大。如果直接打在我们身上。我们马上就成半成熟的牛排。

  强光烧了五十秒才暗了下来。眼睛很久才能睁开。全是影斑。不知道视网膜有没有烧坏。再看我们面前。鸡冠蛇群已经烧死了大半。高温引燃了我们脚下的灌木和藤蔓。在我们面前形成了一片火海。到处是焦香味。剩余的鸡冠蛇。全部都退了开去。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真是九死一生。我看着眼前的情形。几乎瘫软了下来。

  胖子拍灭了裤管上的火。纳闷着是谁救了我们。一边的灌木抖动起来。潘子捂着肩膀从里面摔了出来。手里拿着信号弹发射枪。看到我们就摔倒在的。

  我大喜:“你没死啊!”就见潘子浑身是血。似乎受了极重的伤。

  我忙冲过去将他扶起来。他挣扎着爬起来。奄奄一息的对我们道:“快跑!”

  我一愣。跑什么?

  忽然就从潘子身后的灌木中。站起了一个巨大的黑影。一下抓住潘子的腿。在潘子的惨叫声中闪电一般将他拖进了灌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