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十五章 缝隙里的胖子
    我又惊又喜,立即就朝边上大叫:“快来人,把这缝撬开!里面是自己人!”

  我对着四周的大叫,小花立即打了一个呼哨,“拿铁锹!”哗啦一声,几个小伙子就扯开背包,拿出家伙冲了过来,动作非常麻利,显然潘子训练的非常好。

  这些人靠近一看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带着面具身份所限,不便动手,只能在边上看着,他们在小花的指挥下,立即用铁锹和石工锤去撬动那块缝隙。

  很快我就发现,虽然那缝隙四周的石头的颜色看上去和山石完全一样,但是硬度上要欠缺很多,撬了几下,裂缝口子一圈的石头就全裂了,用手把碎石拨弄到一边,裂缝很快就变回了当时我爬出来时候的宽度。

  之后,再想把口子砸大就变得无比的困难,我心中惊讶,眼前的景象是一种掩饰的手段,在缝隙口子上这一圈好像是伤口愈合一般长出来的岩石,其实根本不是石头,而是一种比石头更软的物质。但是,看上去和石头完全一样,连纹理都几乎一致。

  我没时间细琢磨,胖子就被从里面拖了出来,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从里面被带了出来,拖动胖子的时候,胖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他比之前我见到的时候最起码瘦了一圈,看上去简直有点腰了,浑身深绿色的污泥,眼睛睁的死大死大,好像是死了一样,但是我上去摸他的脉搏的时候,脉搏跳的还很强劲。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抬到湖边空气流通好的地方,胖子极重,好几次有几个力气小点的人抓不住。把胖子摔趴在地上,看的人揪心。

  一直拖到湖边,打上汽灯。我才完全看清楚胖子的狼狈样,胖子本身就不好看。最正经的样子已经很邋遢,但是现在看来,简直是刚从棺材里被挖出来了粽子,身上的衣服都成片条了。满身全是绿色的污泥,小花从湖中打来水给他冲身子,露出的皮肤上,全是鸡蛋大小的烂疮。

  “我操,这是头病猪啊。”有个伙计轻声道。

  “他死了没有。怎么不动。”有人拍胖子的脸,被我拉住,小花叫会看病的人过来,给胖子检查。

  我看到那个“哑姐”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我,扎起头发,就俯身给胖子检查。我此时也顾不上避嫌了,硬着头皮在边上看着。面具里,头筋直跳,好在他们看不到。

  “哑姐”把胖子的衣服剪开。剪到一半我们都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胖子的肚子上,全是用指甲深深的划着无数道血印子。

  虽然一眼看去不着章法。但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出,这些印子带着非常明显的规律。哑姐用湿毛巾精细的给胖子擦掉血污,寻找比较致命的伤口。我看着血污去掉,发现血痕刻的极其精细,一道一道血痕,在他肚子上,形容了一种图腾一样的纹路。

  “这是不是字啊。”有人说道:“这个胖子的肚子上,写了几个字哎。”

  “哑姐”继续检查胖子肚子上的划痕,还有更多被衣服遮住。这些衣服都已经不能要了,她一路全部剪开。我果然看到胖子的下腹部还有更多的划痕,整个纹路的外轮廓形状。确实像是文字。

  这种划痕应该是用尖利的物体使用适中的力气在皮肤上划过造成的。

  我拿起胖子的手,果然,就看到他自己的手指上,大拇指指甲咬出了尖利的三角形。

  看样子,这些痕迹是胖子自己刻上去的,虽然胖子本身很浑,但是要在自己肚子上用指甲刻上那么多道,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他想表达什么呢?

  最开始的部分已经结痂了,显然所有的笔画刻的时间跨度很长,第一笔划到肚子上的时间最起码是七天之前了,最新的还带着血迹。

  我想着就对小花道:“我们站起来也许能看明白写的是什么,把他摆到一边去。”

  说着我们退后几步,顺着胖子转了几个方向去看,我斜着脑袋,还是看不明白。

  “把他的衣服里翻一翻,看看有什么东西。”我对四周吩咐道,也许他的衣服会有什么提示。

  几个人手忙脚乱,把剪下来的破衣服展平了找,此时“哑姐”就开口了:“要找离远点找,别在这里碍事。”

  我这才意识到胖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立即挥手让他们退开,小花带着人就往边上走。

  我担心胖子,压着声线问哑姐:“他有危险吗?”

  哑姐按住胖子的脖子,没回答我,我以为她在数脉搏,不敢再问,等了等她却放开手说道:“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我靠,我脑子嗡的一声,这话该怎么接啊,心里又担心胖子,不想转身逃走。

  脑子闪了一下,我想着以三叔的性格,他会怎么来接这种话,我知道他吃喝嫖赌时是什么样子,不过我不知道他对这姑娘到底是什么感情,也不知道他私下怎么接触女人。

  憋了半天没回答,她翻动胖子的眼皮,没看我,但还是说道:“你这段时间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不管,只有那些白痴才信你的话,但我相信你做事有你的理由,但是你回来了,为什么第一时间不来找我。”

  “王八邱和老六……”我搪塞了一下。

  “他们要反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哑姐说道,“我不能帮你忙吗?除了你那个疯潘,你真的谁也不信是吧?”

  “这一次我不想你参与。”我腿都有点打哆嗦,没想到骗一个女人压力那么大,立即点上一只烟。还没抽上呢,她转身一下把烟抢了,在石头上掐掉。“既然喉咙动了手术,就别抽那么多烟。”

  我干笑了一声,这哪是情妇,这分明是正宫娘娘的范儿,不过,我自己倒是觉得挺好的,三叔如果还活着,他确实需要人照顾,只可惜他现在生死未卜。

  “你还没给我解释。”她摸着胖子的骨骼。

  “事情有一些复杂……”我想着怎么说,如果我和她说实话,我算是她侄子,她能答应站在我这一边吗?很难说,我觉得她连相信都困难,我和三叔这几年经历的事情,毕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如果她认为这是一个阴谋,我们就更麻烦。“我觉得你……”

  话还没说完,不知道她按到了胖子的什么地方,忽然胖子就一下抓住了她的手,她被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

  胖子显然用的力气极大,她挣脱不开,就听胖子几乎是抽搐地开始说胡话。

  他的发音已经极度含糊了,我上去按住他的手,把他的手从哑姐手腕上拉开,俯身去听

  他说话。听了好久,才分辨出来他在说什么,一股燥热一下就把全身的汗毛都顶了起来。

  周围的人听到动静,以为出事了,一下全围了过来。

  “他说什么了?”小花从外面拿医药包进来,问我道。

  我道:“他说他们还活着,但是情况很危险,让我们马上下去救他们。”

  “他们活着,循图救人。”

  其实胖子说的是这八个字,他不停地说着,完全说不清楚,必须十分熟悉他讲话的腔调,才能听得明白。万幸,我就是那种人。

  一刹那我忽然就有一股虚脱的感觉。

  我操,胖子把自己当成了一张字条,他丫是出来报信的。

  说不出是欣慰,是焦急,是狂喜还是任何情绪。我之前对于底下人一直处于隐隐担心、努力不去想的状态,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下面会是什么情况,只能尽量不动情绪,如今一下坐实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表达。

  胖子还是不停地在说着,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癫痫的状态,我只好俯下身子,在胖子的耳边,用我自己的声音轻声说道:“我是天真,我听到了。”

  说了几遍,他抓住我手腕的手慢慢就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慢慢瘫软,又似乎陷入了昏迷状态。

  “什么图?”小花问我,“哪有图循?”

  我看向胖子的肚子,上面那些直接刻的痕迹,我现在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快找人把这些图案都描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