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三十五章 我们都是密洛陀的食物
    “你是说,这些密洛陀吃人?”

  “它们吃它们能捕捉到的一切生物。最普通的捕捉方式是,它们利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把误入到某些缝隙和洞穴里的生物困死,然后去吃它们的尸体。”

  我们跟着他回到洞里。“你说的独特的方式是什么?”胖子问到。

  “它们能用自己的分泌物封闭洞穴和缝隙,把猎物困死在山体内部。这种过程十分快速,这些山里有着大量的缝隙,好像一个迷宫,很多人进去之后,会发现自己进来的口突然就消失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意识到之前在湖底那个封闭的洞穴里发生了什么。

  “或者可以说,它们本身能形成岩石。这里的岩石有两种,一种是真实的,原本就存在的岩石。

  另一种是它们分泌的体液凝固后形成的,这种分泌物形成的石头和这里原本的石头一摸一样。

  它们吞噬、腐蚀岩石,然后将自己的分泌物填充进去,好像混凝土一般。

  但这种方法只对石灰岩有效,所以它们遇到火山石就无法前进了,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在石头上泼上强碱,也可以阻止它们。”

  “难道说,这条古道周边的岩壁上,都涂满了强碱,我们虽然能看到里面的密洛陀,但是它们不会出来?”胖子问。

  我摇头:“这么多年了,不会被雨水冲刷掉吗?”

  鬼影人就道:“整条山道在下雨的时候就是一条引水渠,在这座山的山顶有一个碱石矿层,山上所有的雨水从山顶冲刷下来,被引入这条引水渠中。

  你看到这些山道的起势特别的奇怪,雨水在这里流速特别汗漫,山道的表面有很多积水设计。所以等到流水冲刷下来,这里会是无数的水潭,这些水潭干涸后。里面的碱性物质就会被覆盖在岩石表面。”

  我想起之前我们来的时候,胖子带我们走的那条被原木覆盖的古道。确实那里有着大量的水坑。

  “这么说,这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原始牧场?”

  “我觉得牧场这个词语并不贴切。”鬼影人说道,“当时我们使用的词汇是,这是一个鱼塘。岩石就是水,这些东西是水里的鱼。

  鱼可以在这块区域里自由的游动,但是永远不可能上岸。”

  “但是这和你说的,他们进入张家古楼就一定会死,有关系吗?”

  “鱼塘有一个十分普通的现象。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钓过鱼。在一个拥挤的池塘里,投入饵料的时候,所有的鱼都会被饵料吸引,聚集过来。

  他们进入了张家古楼之后,张家古楼周围设置有覆盖着强碱的条石,那些东西是进不去的,但他们会被里面的人散发出来的热量所吸引,挤在张家古楼四周——所有的东西,都会挤在入口。”

  “你是说,我朋友他们会被困死?”

  “大约是这样。但是情况比你想的更加可怕一些。

  如果聚集在周围的密洛陀太多,张家古楼的机关就会启动,大量有强碱性的水会从洞顶流下。形成水雾充斥整个古楼,把聚集在四周的密洛陀逼退。

  整座古楼会处在强碱性额雾气中,所有楼里的人都活不了。”

  胖子看了看我,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胖子就道:“等一等,这么说,难道你走进过张家古楼,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鬼影人撩开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极其可怖的脸。探到胖子的面前,“你以为我真的活着吗?我只是没有死完全而已。”

  我看到他的面孔。立即意识到,这种融化是怎样形成的了。

  “这就是强碱——”

  “我当时在坑道里。这只是被强碱气体轻轻喷了一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在楼里面的人,瞬间就化成水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回复了冷静,虽然他的整张脸都融化了,但是我一下有一丝触动——我好像出了他是谁。

  他不在那张照片上,不是我想的和三叔的那种关系,想想我就是出冷汗,但我确实见过他,到底是在哪见过呢?他是谁呢?

  越觉得自己想起来了,我越是想不起来。回忆了半天,我最终放弃了。我知道,不去翻动相册,或者说完全放松下来,这么干想只能更糟糕。

  “哥们儿,我很同情你。”胖子在边上兜了几圈,发现这个洞里啥也没有,就在我边上坐了下来,“你打算如何,胖爷我认识协和的医生,我看你这情况,整的像人估计比较难了,整个燕巴虎吧。”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他喝着水说道,“我带你到我这里来,只是想找你问一些事情。你们之后想干什么,和我无关。反正你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我抬头,心中咯噔一下,心说这就要问了?就听他道:“我说了那么多了,你也该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道,我心里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告诉他不知道的事情,那不等于可以乱说吗?

  他道:“现在是谁在管你们?”

  “你是指管——”

  “管你们这批‘陈情派’的。”他道,“快三十年了,老于肯定不会在位置上了。”

  “没人管我们。”我道,我只能靠着大概的猜测来判断他是问当年那支考古队的管理层,“这个世界早就变了,我们这批人没有人管。”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人管,但是至少从谢家,霍家,吴家各自的发展来看,已经完全看不到有明显政治力量干预的可能性了。

  “没有人管了?”他喃喃自语,“你也说没有人管,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你还听谁说过,这段时间你和外界有联系吗?”我问道。听他的说法,似乎他还听到其他人说过这个事情。

  “我不会和任何人联系,你知道他们做事的习惯,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想活的自在点,这里也许更好一点。”他道。

  我道:“但是时代真的变了,你从这里走出去,不会有任何人来迫害你,当年的机构已经没了,大家——大家都在赚钱。”

  “不可能,时代会变,但是那东西不会变。吴三省,你何必骗我。”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家伙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年,巴乃又是一个非常闭塞的小村寨,他可能一直认为,整个时代还是当年的样子,确实没有任何渠道让他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别装了。”这时候胖子说话了。

  我回头看他,胖子就道:“你讲话讲得那么流利,你肯定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待了三十年。

  在这种地方,你一个残疾人就算有万般的本事,也不能待那么长的时间还保持这么清醒的神志,胖爷我以前见识过,人要是一个人过的时间太长,别说说话,连听懂别人说话都成问题。”

  我也知道这样的知识,就道:“胖子说的是对的,你是否还有什么隐情。”

  他发出了几声奇怪的抽风机一样的笑声:“吴三省还是吴三省,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是我先拆穿你的好吧。”胖子就不满意道。

  我摆头示意胖子不要说话,他道:“我能活下来,是因为当年队伍的向导,他把我救了回来。

  那个村子里很多人都看到过我,他们以为我是疯子。我只和老向导有一些联系,他带一些食物上来,我用一些东西和他交换。”

  “就是你杀掉的那些人的东西吗?”胖子道,“你扒了我的衣服,也是想去换东西吧。”

  “你说的老向导,就是盘马吧。”我问他。

  他点头:“不管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座山里埋的东西,都不应该被世人所知道。”

  “其他人后来怎么样了?”他继续问道。

  我想了想心中也是感慨,该怎么说呢,只好编故事,尽量不提及个人的事情,只提几个家族和一些听来的八卦。

  说完之后,他陷入了沉默,我能感觉到,后面一些他根本没有在听。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我想起了当时和小花的猜测,考古队的真实目的,真的是考古吗?

  是否是皮包说的那样,也许考古队是一支送殡的队伍。

  我看着那个人,忽然觉得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出现了,在这个世界上,那支考古队剩下来的人,也许就只有一个了。如果不问他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实在太可惜了。

  但是他对我们到底是什么态度,我弄不清楚,我尝试带入他的经历,就觉得他现在的态度是十分危险的。

  他对其他人的态度就是全部杀死,如今他没有杀死我们,只是因为我们与他有共同认识的人,出现在这里他想问明原因。

  他这种人,不可能因为感情而改变自己的原则,我觉得,他漫不经心地说了那么多话,但是明显保持着极度的警惕,这说明他随时可能起杀机。

  胖子的枪在他那里,我们毫无胜算。

  不能直接问,我们必须万分小心,我脑子里做了一个提问计划,挑了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我又自己先过了一遍,才鼓起勇气开口提问。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第一个问题。

  他愣了一下,抬头。我问他道:“你们当年运进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