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七十三章 范府的变化
  范家如今分作前宅后宅,生生占了南城一大片地方,两片宅子中间是一个假山流水的园子,园子自然也小不到哪里去,此时已是寒冬,树木早僵,只有些经冻的竹梅还在伸展着。这日清晨,范府园子里忽然响着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嘿咻嘿咻嘿咻。”

  范闲穿着一身单衣,正绕着花园的院墙在跑步,伤势初愈便急着锻炼身体,不免有些吃力,气喘的有些粗。值班的两名虎卫与几名六处剑手正jing惕地守在花园的各个角落,务必保证提司大人早锻炼的安全。

  远处书房外面,邓子越和高达二人露出奇怪的表情,目光随着范闲而动。他们不明白范闲为什么天天早上要跑这么久,范闲也没有解释过,每日两次的修练是他从极小的时候就养成的良好习惯,如今受伤不能修炼真气,那就只有在锻炼自己的身体肌能方面更下些苦功夫,隐性刻苦,是范闲最好的品质之一。

  后宅晨起的下人丫环们却没有人往跑步的少爷身上望一眼,这些日子里,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了,自顾自地蹲在下人房的石阶前刷牙,喷着泡沫聊天。这都是内库里上好的东西,也只有范家后宅才舍得买来给下人丫环用,谁叫范闲是一个有些微jing神洁癖的人。

  十圈终于跑完了,范闲站在书房外的屋檐下,大口喘着粗气,双手叉着腰,头向下低着,看着就像是第四节的姚明一般狼狈,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端着铜盆的丫环等会儿。

  家里的女子们都还在苍山上,所以前宅里另派了位丫环来服侍他,这位梳着两个环辫的丫头,好奇地看了一眼满脸汗水的少爷,心里觉得好生奇怪,少爷这等人物,为什么非要这么苦着自己呢她将铜盆搁到长凳上,替范闲披了一件外衣,用尾指尖在盆里一弹,试了试水温,轻声禀道:“少爷,依您的吩咐,水很烫,再搁阵就凉了。”

  范闲点点头,伸手到铜盆里拾起毛巾,根本不顾忌水的滚烫,也不怎么拧,低着身子将毛巾覆在了脸上,十分用力地擦拭了起来。

  水珠子从毛巾与他的脸颊间滴了下来,当当作响。

  洗完脸后,他的脸已经被烫的有些发红,而jing神似乎也好了许多,双眼清湛有神,将毛巾扔回盆里,看了一眼身边两人,略一沉忖后说道:“今日要进宫,子越,你去一处看看这几天有什么院务压着没有。”

  邓子越应了一声,便自去了。范闲又看了高达一眼,说道:“你在外面等我一阵,呆会儿找你有事。”

  京都风声定后,知道宫里不打算从上消灭自己,范闲不再忌讳什么,便召了四名虎卫从苍山上下来。高达今日不轮值,被范闲喊人叫了起来,本就有些疑惑,听他这么说,心中稍安,依言留在了书房外面。

  进入安静的书房中,范闲眼中的神情才稍微变得黯淡了些,迳直坐在了椅上,很细致地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发现上次体内真气爆炸后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太多改善,经络依旧千疮百孔,而散于腑脏之间的真气,暂时老实着,没有伤害到内脏的机能。在这种状况下,他根本不敢强行调动真气回络,但是如果等着经络自动复原,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从苍山回府后,范闲一直表现的十分沉默,对于外界的议论与争斗没有一丝参与,在陈萍萍范建费介这些老一辈人看来,年轻人或许是被接连而来的震惊给吓住了,而且那种层次的政治斗争,也确实不是如今的范闲所能够掌控的,所以默许了他的沉闷。

  但只有范闲自己清楚,自己之所以会在这段日子里显得心志松散,任由父辈们安排,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五竹叔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真正信任,于是乎范闲也只信任自己,在他看来,谁的恩宠,谁的照顾恋旧,都不如自己的力量更能令人放心,就算身边有虎卫有监察院有启年小组,可是如果真的事有不谐,最后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的武力。

  问题在于,自己现在真气全散,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虽然外间的人都以为他的伤在逐渐好了,他却清楚远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他必须沉默,必须像个乌龟一样缩进壳里,虽然姿态难看,却胜在安全。

  书房外传来敲门声,范闲嗯了一声,推门而入的是藤大家媳妇儿,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碗汤药和几小钵药丸,透着浓浓的药草气息。

  范闲的药,如今都是藤大家媳妇儿天天盯着经手,在这种很重要的环节上,他能完全信任的人不多。

  藤大家媳妇将托盘放到桌上,又赶紧去旁边倒了几杯温茶,像排兵一样排在了桌子上,生怕范闲吞药时来不及倒水。

  范闲摇摇头,一手拿着药碗,一手抓了把药丸,就像吃糖丸喝糖水一般,面不改色的往嘴里送去。

  只是药的份量太多,他这般豪迈,风卷云残的吃法,也花了好一阵子,才清空了托盘上所有的药。

  “苦了少爷了。”藤大家媳妇儿面带怜惜之色,咂巴咂巴嘴,似乎吃药的是自己。

  除了怜惜之外,这位妇人也极佩服少爷,天天这么多药灌着,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少爷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甘之若饴。那位监察院的费大人也是的,不就是个刀伤,用得着这么紧张,开这么多药

  范闲笑了笑,说道:“省了一顿早饭钱。”

  主仆二人说笑两句,藤大家媳妇儿就离了书房。范闲却坐在书桌后开始发呆,天天一斤两斤药的吃着,老师的医术自然不必多提,对于固经培络确实有极大好处,不过终究不是个彻底解决的办法。

  想到此节,他不由想到海棠的来信,苦荷真舍得将天一道的功法传给自己

  他自嘲地笑了起来,看来对方是准备将自己像一头猛虎一般培养这种手段,南庆人也做过,比如长公主,比如自己,都希望北方那位上杉虎能够继续维持他的勇猛,让对方的朝廷始终处在一种紧张而不安的状态之中。

  天一道功法外传,如此紧要之事,苦荷一定不敢大意,而天一道门下也只有海棠与自己关系良好,范闲断定日后南下传功的,定是海棠,一念及此,范闲不知怎的,竟开始期盼那一天。

  忽然间他眼光一低,看着面前那几杯茶,觉得这几杯青黄湛湛的茶水像极了一个个的独眼怪人,一愣之后,却因为自己这古怪的联想力而笑出声来,紧接着咽喉处一涩,胃心处一胀,呕吐之意大作

  知道是吃了太多的药,而且吃的太快,他赶紧端起一杯茶灌了下来,犹有余悸地揉了揉胸口,满脸苦笑,再不似在藤大家媳妇儿面前摆酷抖狠的模样。

  不知为何,被这么一折腾,他的心情却古怪的好了起来,将什么身世,仇恨,威胁,皇宫,江南,全数抛到了脑后。也对,人生就是无数把药丸子,你总得慢慢地吞,也许会苦,也许会噎着,但你还得吃啊,开心一点儿总是好的。

  高达单手擎刀于后,双脚不丁不八而立,气势逼人,却没有人看见他身后握住长刀柄的手正在微微颤抖。他看着身前不远处眉开眼笑的范闲,心里一个咯噔,暗想提司大人怎么今天这般高兴全不似前些日子里的霉态。

  范闲出书房之后,高达才知道提司大人今天让自己起早床,是要和自己切磋一把。

  高达明知道自己不是范闲的对手,而且对方最近才受了重伤,当然不肯答应,却是被范闲逼的不行,最后两人决定不用真气较量一番。这正是范闲所愿,他一点儿真气都没有了,自然是不能真打嘀。

  虎卫长刀,对上了被宫中侍卫们从悬空庙前的金线菊丛里拣回来的黑色匕首。两位“高手”在范府的花园里真兵对战,叮叮当当好不热闹,惹来许多下人围观和看热闹,更有些胆大的,扯着嗓子为少爷加油助威。

  不能用真气,凭仗的全是身体的控制与反应速度,不一时高达竟然落了下风任何招术在范闲的反应与速度面前,似乎都不怎么起作用,兵器上没有附着真气,高达竟是赫然发现,范闲的力气比自己也大一些,对于这个问题,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知道自己练武是如何刻苦,怎么可能提司大人还在自己之上

  尤其是如今面对着范闲,不仅仅是面对着一位上属,一想到范闲那个被传的沸沸扬扬的身世,高达的出手总是会有些下意识里的畏惧。结果此消彼涨,交锋数次后,他握着长刀的手都抖了起来。

  范闲手指一拔,细长的黑匕首在他的手上巧妙地转着圈,画着黑光圆圈,看上去十分诡异,其实这只是前世时,他住院前在课堂上练就的转笔功夫罢了,但落在高达的眼里,这招实在是厉害。

  他看着高达,皱着眉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看出来我伤好了,不要留手。”

  说完这句话,他脚尖在微滑的寒冬泥地上一点,整个人向前倾斜着快速冲了过去,高达眼中凛色一现,终于两只手握上了长刀柄,双腿微蹲,暴喝一声:“破”

  长刀当中正正砍了下去,划破范府后宅清晨的空气。

  刀落的快,范闲出手更快,竟是在高达长刀还举在头顶的时候,已经冲到了对方身前,双腿一弹,手腕一含,像鸟儿叼食一般,握着匕首便狠狠地扎了下去

  当的一声脆响,两个人分开两步,颤了两下便站稳了身体。范闲占了势,让高达的长刀无法完全发力,而高达却是占了长刀本身重量的优势,两个人打了个平手。

  范闲一笑,挥挥手说道:“今天就这样吧,打明儿起,咱们天天打一架我看,这对疗伤还是极有好处的。”

  说完这句话,他咳了两声,用袖子掩住了嘴唇,看着袖子上的丝丝血迹,并不怎么惊慌,最后那一击虽然没有用什么真气,但是劲血回冲,没有真气护住心脉,还是受了一些伤。

  高达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皱着眉说道:“大人,您受伤后最好不要调用真气。不过以战代练不用真气,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用处,毕竟对敌之时,差别太大就算将身体练到极致,也不可能对境界带来太多好处。”

  他身为虎卫统领,又看着范闲跑步,误以为范闲是打算走一条新的修行路子,以外功入内家,理所当然禀持下属本份,对这种“歪门邪道”很谨慎地表示了反对意见。

  范闲笑道:“只是疏经活络而已,我当然知道何者为基,你不用担心。”

  他有句话没有说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人是不会真气,却依然可以达到最顶尖的境界比如五竹叔。

  前夜府外小巷中的命案,高达已向他禀报过,他自以为是五竹叔又杀了位信阳方面的刺客,并不怎么在意,只是想着总有一日自己得寻个僻静的宅子,再让五竹叔切几盘凉拌萝卜丝儿,自己再喝几盅小酒,回味一下当初在澹州的幸福时光。

  此时红日已出,晨寒稍去,前宅的丫环已经过来喊了。范闲入屋去换了件衣裳,就往前宅行去,一路看着初升旭日,满园清淡冬景,心头倒是疏朗自在,浑然不知最亲近的五竹叔已然飘然远去养伤,而自己曾经面临过怎样的危险,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范府的早饭气氛有些怪异。

  前宅的人毕竟不是天天服侍在范闲身边,所以那些模样俊俏的小丫环们总是喜欢贪婪地偷窥着少爷的“美色”,反正少爷也被人看习惯了,不在乎这个。但今日却没有多少丫环敢看刚刚进门的范闲,只是沉默着站在桌后服侍,偶尔有胆大地看了一眼,露出的眼神却是敬惧。

  皇权如天,这个思想早已经深植于天下所有庶民士子的心中。而如今都在传范闲是皇帝与叶家女主人的私生子,于是乎所有人看范闲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天家血脉啊再也不仅仅是当初那位可亲可爱可敬的少爷而已,也不再仅仅是位文武双全的权臣,而是天子之子。

  只是在这个传闻之中,范府老爷,户部尚书范建的角色不免有些尴尬,所以范府的下人丫环们就算再好奇,也不可能在饭桌之旁表露出来,除非她们不想要命,只好在深夜的房间里,温暖的被窝里窃窃私语一阵。

  范闲也能察觉到这份异样,脸上清美的笑容却没有散过,迳直走到桌旁,规规矩矩,恭敬无比地向端坐于上的父亲大人行晨礼请安。

  范建半闭着眼睛养神,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坐在范建身边的柳氏面色却有些怪异,强行掩了过去,露出的笑容却还是有些不自然。

  柳氏家中背景深厚,当然知道传言的真伪,这些天早就被震惊的不行,尤其是想到当年自己还想过要毒害眼前这年轻人,心头更是畏惧。一想到范闲的真正身份,她便觉得自己受这一礼,十分地不恰当,想站起来避开,又怕老爷生气。

  似乎察觉到是她的异样,范建的唇角浮起淡淡嘲讽意味,缓缓睁开双眼,看着身前的儿子,说道:“今日要入宫,注意一下行止。”

  范闲笑了起来:“又不是头一回去,没什么好注意的,还不是和从前一样。”

  还不是和从前一样,这句话里的意思很简单,又很不简单。在旁听着的柳氏心头微凛,还在琢磨着的时候,那边厢父子二人却已经含笑互视,彼此了然于胸,一者老怀安慰,一者孺慕思思,何其融融也。

  正吃着饭,忽听着园子东边正门处隐隐传来人声,范建停箸皱眉道:“何人在喧哗不止”范闲递了毛巾过去,让柳氏替父亲擦掉胡须上沾着的粥粒,他知道父亲自从脱离流晶河生涯后,便走的是肃正之道,此时见父亲微怒污胡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能有什么事,您安心吃饭吧。”

  有下人急匆匆到宅门口说了声,丫环又进堂来说了,范安之一听大愕,再也顾不得才劝父亲安心吃饭,停了筷子,愣愣地看着房门口,不知道呆会儿自己该说些什么。

  少奶奶林婉儿,小姐范若若,此时已经领着思思四祺两大丫环,一干随从侍女,坐着马车从苍山回到了京都,此时已经到了府门

  范闲望着父亲愕然说道:“父亲,咱们不是瞒着山上的吗”

  婉儿若若这一干人急匆匆赶在清晨回到京都,想必是昨天动的身,竟是连夜回来,如此之急,连留在山上的虎卫与监察院官员都没来得及给自己送信这自然是因为姑娘家们也终于知道了京都里流传的传言,这么大的事情,她们心忧范闲,当然要赶着回来。

  范建得知是儿媳女儿回家,面色已经回复了平静,自柳氏手中接过毛巾擦了两下,又低下头去喝粥,慢条斯理说道:“叶灵儿那丫头和柔嘉郡主都在山上,这事儿能瞒几天”

  看着儿子茫然神情,范建微笑道:“你们年轻人有话要说,去后宅吧,呆会儿让小厨房里再给你们重新做,从山上这冷地方下来,重新弄些热的。”

  范闲知道父亲放行,赶紧应了一声,便出堂去接人。

  后宅里一片安静,范闲与婉儿若若坐在房中,像三尊泥菩萨,似乎不知道应该由谁开口,毕竟这事儿有些复杂,如果让范闲来解释,恐怕要说出一长篇来,若让姑娘家们来问,却又不知道那传言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胡乱发问,会不会让范闲心里不痛快。

  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婉儿咬了咬肉嘟嘟的下嘴唇,试探着问道:“京中的传言平息了没”

  “没。”范闲听到妻子发问,心里反而舒了一大口气,笑着回道:“传言这种事情,哪里能一时半会就消停了你们两个也是的,这多大点儿事值得这么急忙下山,连夜行路,万一将你们两个摔了,那我怎么好过”

  他这时候教训妻子妹妹一套一套,却忘了自己当初下山之势有如惶惶丧家之犬,被范建陈萍萍二老好生讥讽过一番。

  “我呆会儿要入宫。”范闲想了想,看着yu言又止的妹妹,满脸无措的妻子,微笑说道:“什么事儿,等晚上回来再说吧不过有句话在前,我范闲,始终便是范闲,这个保证是可以给的。”

  范闲出门开始准备入宫的事情,满脸倦容的思思却凑到了他的跟前。思思打小与范闲一起长大,情份自不必说,关键是被范闲薰陶的极其胆大,没有什么忌讳与太多的尊卑之念。林婉儿和若若都有些问不出口的事情,反而是这位大丫环直接的多,她神秘兮兮地牵着范闲的衣袖,来到花园里一个僻静处,开口问道:

  “少爷,听叶小姐说,您的母亲是叶家那位女主人”

  范闲哈哈大笑,拍了拍思思的脑袋,说道:“还是思思最痛快。”然后他压低声音,也神秘兮兮地回道:“是啊。”

  思思张大了嘴,马上又转成憨憨一笑,这大丫环年纪比范闲还要大个两岁,却始终是这般柔中带愣的性子,犹不满足那颗八卦的心,继续问道:“那您真的是陛下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