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一章 流年里的官司
  荣华梦一场,功名纸半张,是非海波千丈。马蹄踏碎禁街霜,听几度头鸡唱。尘土衣冠,江湖心量。出皇家凤网,慕夷齐首阳,叹韩彭未央。早纳纸风魔状。

  元汪元亨,朝天子,以为题记天上的云,像是打湿了的棉絮,时刻准备挤出水来,又像是一大块铅锭,沉甸甸的,哪里是虚空所能扛的住,只怕下一刻就要砸向人间。已经有雨丝从铅云之中漏下,丝丝点点地落到了地面,只是不知何时会变成暴雨。

  宋世仁,这位当年的京都第一状师,绰号富嘴的人物,如今鬓间已生白发,眉眼不再如当年那般佻脱潇洒,沉稳多了,他平静地望着天上,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他收回目光,坐到了椅子上,感觉有些疲惫。身旁早有人送上热茶,他抿了些漱了漱口,又接过滚烫的毛巾摁了摁眼窝处,才觉得jing神好了些。

  又有人在他身后替他捶背,捏腿,还有人开始替他扇风,只是庆历九年的秋天,本来就有些冷,加上秋雨将至,京都城内全部是凄寒之意,哪里还禁得住扇风宋世仁忍不住打了个冷噤,他身旁那位穿着黑色官服的人,瞪了拿扇子的下属一眼。

  这位监察院官员正是一处主办沐铁,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宋世仁,说道:“宋大人,有没有把握。”

  宋世仁虽然听这个称呼已有一年半了,但依然有些不习惯,眉头皱了起来,沉稳应道:“大人放心。”

  这位讼师第一次正式出场,是庆历四年替郭尚书家打官司,状告当时的侍郎之子范闲半夜打黑拳,那场官司也是宋世仁难得的一次完败。而他真正在庆国朝野引起轰动,则是因为庆历六年关于江南明家的争产官司。

  在那场官司之中,凭借着监察院提司范闲的大力支持,宋世仁在苏州府整整磨了半年,将平生所学施展了一个淋漓尽致,硬生生抓着庆律与刑部条疏的漏洞,将深烙在天下人心中的嫡长天然继承权,打了个落花流水。

  这场明家争产官司,实在江南,箭指京都皇宫,不得不说,后来皇帝陛下祭天废太子,以及太子最后被迫起而谋叛,和这场官司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在江南宋世仁风光无限,然而回到京都,其时太子未废,太后震怒,老妇人只是轻声交代了一句,这位天下第一状师便被宫里捏成了蝼蚁,家产被抄,看尽人间白眼,在荷池坊摆了个摊子艰难度日,险些快要活不下去了。

  幸好其时范闲回京,暗中将他送出了京都,并且赠予了大笔银钱,算是对他做个报答。待庆历八年初京都事定,范闲又将宋世仁一家接了回来,在西城给他置办了一处宅院,同时给了他一个官员身份。

  天下第一状师虽然极能挣钱,但身份地位总是不及官员,宋世仁心中感激不尽,同时也知道自己必须替小范大人把这个命卖好。加之经历了这几年间的遭遇洗礼,宋世仁早已不复当年的嚣张模样,而显得沉稳,平实,却依然拥有极强的行律本事。

  他如今的身份是监察院八处执律司官员,专门负责替监察院打官司。

  监察院也需要打官司这事儿如果要从头说起,便又是极长的一个故事,其核要处其实不外乎是两点:首先是前几年陛下便将监察院的审案权全部收了回去,分给了刑部与大理寺,所以监察院如今更多的是在担任一个公诉人的角色。

  而这两年里,监察院里的那位小公爷,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请了陛下旨意后,开始肃清吏治,监察院在各路各郡各部里,不知抓了多少贪官。抓了犯官,自然要审,而如果就这样交给刑部与大理寺去审,监察院方面一是不甘,二来小范大人更不会同意,谁都知道官官相护这四个字,监察院既然要抓吏治,当然不会给这些文官们抱团的机会。

  于是宋世仁这个新晋的、专打官司的监察院官员,便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凡有他出马,监察院所钉的罪名基本上都落在了实处,不论朝廷文官系统内部再如何遮掩,也无法让那些犯官逃脱。

  而真正让监察院一属感到寒冷的,是京都事定后陛下的几道旨意。虽然这几道旨意只是延续当初七君子入宫时的定策,让都察院开始进入院务内部程序进行监督,但这次那位左都御史贺宗纬,凭着圣眷,以及十分清晰的旨意,开始真正地运用起了权力,一方面削弱着监察院的权柄,一方面开始对监察院内部一些违例违律之事进行攻击。

  天大地大,不如陛下的旨意大,近两年的时间过去,都察院的权力渐渐大了起来,就像是横亘在监察院脖子上的一条绳索,让监察院的官员们有些艰于呼吸。

  贺宗纬就如同一条猎狗一般,守在监察院的外面,只要监察院的明属官员有何违禁事,他便毫不心软毫不客气地拟出章程,直接送往大理寺中,要求朝廷治其罪名。

  监察院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子,因为打从监察院设立之初,便有这个规矩,庆律院例限死了他们不能对都察院下手。只不过这个规矩因为陈萍萍和范闲这两个人物的强悍存在,而一直被人有意无意地忘记,如今陛下既然重新记起了此事,都察院便风光了起来。

  好在小范大人依然是监察院的提司,所以都察院的动作还是比较温柔,贺宗纬很小心地不去触动范闲的底线,只是在庆律上做文章,没敢对监察院施加丝毫侮辱。

  只是监察院暗中行事,总会经常性地触碰庆律,都察院靠着旨意,促请大理寺审查,便是范闲,也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因为这终究是陛下的旨意,而且他清楚,监察院一家独大,对于朝廷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清楚不代表接受,庆历八年的某一天,范闲一脚踹开了都察院的大门,指着贺宗纬以下的二十几名御史大夫怒骂了一通,然后便请回了宋世仁。

  不就是打官司吗难道监察院还怕人不成

  今天宋世仁在大理寺要连着打两个官司,一个是监察院审出工部一位员外郎勾结河运总督衙门佥事,贪污河工银子,而且这笔银子还不是公中出的,是范闲千辛万苦从江南内库自己的小金库里省出来的,再经由范夫人掌管的慈善杭州会,运往了河运总督衙门。

  贪钱贪到监察院的祖宗头上来了,监察院自然毫不客气,也不理会这名员外郎在朝中的关系,更不理会河运总督大人私下递过来的求情信,在一个黑夜里,直接逮捕了相关二十几名人犯,在监察院七处大牢里关了几天,再送往了大理寺。

  第二个官司则有些头疼,都察院查出监察院四处驻南诏某位官员,暗中划出了一笔鸿胪寺运过去的银子这名官员是回京述职的时候,被审查出来了问题,用这名四处官员的话说,当时经费不足,为了在南诏国内发展眼线,所以迫不得已动用了公帑。

  只是他到底动用了多少,自己有没有截留,谁也不清楚。监察院内部明白,这位同事肯定是吃了好处,只是在异国它乡做间谍,即便范提司接连三次提高了监察院的月饷,可依然是有些紧张,谁也不是圣人。

  “案宗都准备好了”宋世仁看了一眼身边的助手,这名助手姓陈名伯常,正是在江南与宋世仁打对台戏的名角,想不到最后也被范闲半请半绑地拉回了京都,八处新设的执律司,全部是这种各地的名讼师,每每想到此点,已是心如止水的宋世仁都不禁苦笑起来,小范大人做事,依然还是这般嚣张,明明陛下让都察院制衡监察院,您却偏要明目张胆地与对方对着干,而且干的如此痛快。

  陈伯常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沐铁身为监察院一处官员,今日在大理寺旁听,一是要看着那名工部员外郎被整成什么模样,二是要保证那名监察院四处官员,不至于吃太大的亏。所有的监察院官员,现在都很欣赏八处执律处,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曾经的讼师,是自己利益的最大保障。

  他拍了拍宋世仁的肩膀,诚恳说道:“大人加油。”

  大理寺外门之下,雨丝渐渐轻坠,宋世仁喝了一口茶,脸上满是自信,双手负在身后,往大理寺衙门里走去,走的是如此沉着稳定,全不将里面的刑部、都察院放在眼里。

  走的潇洒,大街对面看热闹的京都百姓,齐声喝彩,都盼望着监察院能把那些贪官污吏全部砍倒。

  不得不说,两年来监察院的权被削了不少,但是名声却好了许多,范闲用了几年的时间,终于成功地把监察院从黑暗里拉出来了一些,用连番雷霆肃清行动,树立了在民间的光彩形象。

  如今的民间议论风向,基本上是偏向监察院,而对都察院有些不耻。

  宋世仁向大理寺里走去,面色平静,心里却并不平静,替小范大人做事,确实痛快,不止赢的痛快,而且还能得到很多人的支持,这点就是很不容易了。

  一年多的时间,宋世仁替监察院出头打官司,还没有输过,这次也一定如此。只是他已经将整个庆国文官系统得罪完,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下监察院这条船,一旦下去,便是被巨浪吞没的下场。

  但他不惧,因为监察院这条船上,掌舵的是小范大人,只要小范大人在一天,这天下就没有人敢对自己不利。

  “南诏那边有些问题,都察院与刑部在那名官员家里抄出了数量不少的银钱。”陈伯常看着“大人”的脸色,小心提醒道。

  “退赃,去职,无罪。”宋世仁没有回头,压低声音说道:“提司大人的底线在此,如果都察院还想更进一步,就撕开脸皮打,先从刑部落手,那些人也没几个是干净的。”

  陈伯常心里一寒,暗想小范大人果然与陈老院长一样,是个极护短的厉害角色,看这意思,如果都察院不接受范三条,小范大人是准备瞎搞了。

  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像小范大人这样搞,难怪都察院与自家的官司总是打不赢,毕竟那位贺宗纬大人再如何有圣眷,再如何用心用力,可也抵不住小范大人时刻准备翻脸啊小范大人如果真翻了脸,哪里是贺宗纬扛的住的,以他的性情,只怕陛下发话都不管用,谁都知道陛下是多么的器重或者是恩宠他。

  “提司大人今儿怎么没来看热闹”陈伯常吞了口口水,一面走着,一面问道。

  在一年里,范闲最大的兴趣似乎就是替属下儿郎当靠山,旁听大理寺上的审案,看都察院御史们铁青的脸色。按理来讲,这种事情派沐铁这种层级的官员旁听便罢了,即便是言冰云都懒得过来,偏生他却是次次不落。

  这位小公爷在大理寺衙堂之上跷起二郎腿一坐,所有的审案官员都开始害怕,没有人敢对监察院官员动刑,而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陛下派他出去了。”宋世仁也只是隐约知道一些内情,没有再说什么,揉了揉手腕,看了一眼堂上的都察院御史及刑部官员,把脸一沉,冷哼一声,开始打仗。

  从京都往西走,绕过青翠苍山,行过数条清河,再过十数天,便进入了连绵数百里的军垦所在,这便是庆国七大路之一的西凉路,这一路是庆国最贫穷的地方,却也是景致最奇特的地方。

  这一路的土地,大部分是数百年间,中原政权与胡人征战反复争夺的地方,直到大魏势弱,庆国以及庆国的前身,那个诸候国开始暗中崛起,这片国度其时还没有往大陆腹地进发,便开始向胡人索要千年的血债与土地。

  打了很多年,死了很多人,这一片国土终于被庆国牢固地控制在了手中,同时在上面新修了不少城池,移来了许多百姓,然而毕竟是新盛之地,除了屯田之外,商业并不发达,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出产,移来的百姓逃亡之风直到最近几年才稍微好了些。

  有的只是平整而少人打理的田地,与一望无际的天边线条,还有线条边缘突起的土丘,远处的荒漠,看上去苍凉一片。

  此处的夕阳,落的要比大陆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晚一些,血红的暮色笼罩在苍茫大地上,映出了一座雄城,全由土石堆积而成一座雄城,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大地边缘,炫耀着庆国强盛的国力与军力,震慑着雄城更西方草原上的人们。

  这便是西陲重镇定州城。

  由京都通往定州的官道被保养的极好,可以容纳八匹马并驾齐驱,当年不知道消耗了多少人力财力,可是以此保了庆国西部永世平安,牢牢掌控了这一大片土地,怎么算也是极合算的。

  一列车队正在这条官道上向着定州城疾驰,似乎想赶在太阳落下之前,进入定州城,只是望山跑死马,尤其是这一片平野之上,定州城似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看来是怎么也赶不上关城门之前进城了。

  离定州城约二十里外,是一处驿站,这处驿站不是军方驿站,不由定州军管辖,而是由工部兼管的邮路驿站,所以显得有些破落陈旧,七八个汉子正在夕阳的照耀下打着呵欠,他们已经吃过了晚饭,开始准备呆会儿的赌博。

  天色渐渐黑了,这些汉子脸上忽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向着后院靠了过去,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掩嘴而笑,心想里面那家伙也太猴急了吧。

  后院一间石房内,驿站唯一的正式官员驿丞正抱着一名女子两条雪白的大腿,双手按在她软绵绵的胸上,吭哧吭哧叫个不停,身上全是汗,房内全是阴阴的味道。

  定州偏远,没有什么娱乐,夜晚来的太迟,所以每当太阳一落,他便会抓紧时间,进行这唯一的娱乐,他身下的女子是从定州城里带来的ji女,虽然愿意出城的ji女长相都很一般,但他很喜欢这女子的媚劲儿和身上的软肉。

  手上捉着滑溜溜ru肉的驿丞无比快活,只觉身下女子仿似是棉花糖做的,尤其是那眼神儿更是比定州城的井水还要甜还要腻,这一个月三两银子,真是值回本来。

  正在快活的时候,忽然房门被人推开了,这驿丞倒也大方,依旧挺动着腰肢,往处刺入,也不回头,破口骂道:“要听就听,要看就看,娘的,也不说小心些,居然撞进门来,当心把老子搞成马上风”

  被他压在下面的ji女也是吃吃的笑,根本不害怕被人看到什么。

  忽然驿丞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后面半天没有声音,他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是个陌生人,唬了一跳,赶紧从炕上弹了起来,系好了裤子,还没有忘记拉过黑黑的棉被把炕上ji女白花花的下身盖住。

  驿丞本想破口大骂,但看这个陌生人穿着打扮十分贵气,只怕是什么惹不起的人物,或者是官员,嘴里便有些发干,害怕了起来。

  他颤着声音说道:“你是什么人”

  范闲坐在驿站里唯一一把太师椅上,看着跪在面前的一大堆人,皱眉说道:“让你们起来,就快些起来。”

  他此行是奉了陛下旨意前来定州劳军,说是劳军,但在御书房里接的密旨却有些别的内容。这两年间,西边的胡人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兴奋剂,又像是吃了镇静剂,一改往年chun去秋回的浪漫主义战法,开始极有组织地向着定州方面侵袭,而且战法变得极其狡诈。

  叶家虽然仍然兼管着定州军务,但是叶重主事枢密院,要掌管天下军马,不可能亲自坐镇此间,加上胡人攻势太猛太阴,第一年的时候,定州方面局势很是危急,好在最后陛下亲自调了各路边兵轮流支援,才算是稳定住了局势。

  皇帝和范闲早已看出来了其中有些问题,但是没有第一手的资料,谁也不知道胡人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态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西胡如果真的这样发展下去,只怕会成为庆国的心腹大患,所以才有了范闲此行,他必须听一下定州方面将领的亲自汇报,了解一下事态。

  而且范闲清楚,陛下亲调五路连军往西路轮值,也存着用胡人的刀来磨庆国的剑的意思,胡人的进攻,恰好给了庆国锤练军力,为日后天下统一战争做准备的机会。

  今日赶不到定州,便只好在这座荒破的驿战里休息一夜,哪里知道进门竟是无人来迎,七八个汉子像小孩儿一样在听墙角,范闲一时好奇,直接推门而入,不料竟是看了一场活chun宫。

  驿丞和那七八条汉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而随范闲前来的官员则是知道他的性情,早已当看见,各自准备晚上休息事宜。

  范闲看着那名驿丞,笑骂道:“妈的,太阳还没下山就开始搞,有胆子搞就别怕。”

  驿丞苦丧着脸,只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杀了,眼前这位爷可是天字第二号贵人,监察院的提司大人,高高在上的人物,自己见也没资格见的贵人。

  范闲疑惑问道:“你怕什么”

  “大人嫉恶如仇,最痛恨官员”驿丞已经怕的要哭了起来,瘫软在地,把天下百姓对范闲的印象说了出来。

  范闲有些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后脑勺,心想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怎么在天下人的心中,越发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或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