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十章 撞见
  余冉冉从海南那里拍不成广告回来之后,在小姨余莹那里想拉点投资拍电影也失败了, 但她真的一点也不受打击, 在她看来,这事都是很正常的,要是轻轻松松把名出了,那才叫无趣。

  余莹让她去参加“未来之星”比赛,她也去了,很快就一路冲到了前五十名,这个时候遇到了熟人,评委里居然有路杰。

  路杰看到了余冉冉一点也不吃惊。这个城里的漂亮姑娘基本上都来了,好歹是一件能快速成名的大好机会,不来可惜。

  但是,路杰还是忍不住告诉这个前女友,凭她的本事前二十是不可能冲得进去的,因为不管她的条件多好,那名额都是内定的,前面都是做做样子。想要真正的公平,哪里有这么容易。

  果然,余冉冉在前三十名里就被刷下来了。她也不计较,反而得意起来。

  因为她利用这次选秀,挖到一个特别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路杰根本就没有结婚,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钻石王老五。

  余冉冉感觉自己本来已经冰凉的爱情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他没结婚,当然就是摆明了身份可以被人爱,就算是结了婚,但也有被别人喜欢的权利吧!

  路杰是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又被人给盯上了,他已经烦透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就像自己是一块带着肉的骨头。他不想搭理余冉冉,但又没办法当着很多人的面拉下脸来,至少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余冉冉就是自己的前女友,不然这评委怎么当下去。

  于是余冉冉又找到了机会,她的骨子里有一点许三多的“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在爱情上,她和许三多倒是很像,认准的事情就会变着法子钻着空子找着机会去做,死缠烂打,就算是不把人搞到手,也要把那个人给逼疯。

  余冉冉被刷下来也没事做,天天围着路杰转。路杰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假期,立马被余冉冉给堵住了。

  余冉冉一身登山装,整个人都在阳光下发亮,皮肤光滑得宛若婴儿般细嫩,眼睛也睁得很大。路杰站在台阶上,从高处望下去,她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路杰说:“去嘛,去嘛,那个地方很好玩的,叫黄云洞,就在我外婆现在住的镇子边上,确实很好玩。”

  路杰哭笑不得,不知她又从哪里找到的新玩法。他其实不是一个特别滥情的坏男人,只是有个性有魅力长得也很帅,很容易吸引到一些刚成年的女生,说白了就是一个“酷”字在作怪。

  路杰摇摇手,往上走:“不了,真不想去,冬天去远足,有病啊!”

  “不要啦!”路杰的衣服下摆被人拉住了,一回头冉冉一脸的着急,“谁说冬天就不去了,我小姨前几天才去那里,她也会去啊!”

  冉冉从妈妈余晶那里听到小姨去小镇上的消息,直觉认为小姨就是去玩的,根本没有想到余莹去看外婆。那小镇边上就一个黄云洞,一看路杰说冬天没人去,一着急就把余莹拿出来说事。

  路杰都已经快走到台阶尽头了,听到这话,就在楼道呆了一下,后退一步,转过头来,很奇怪地看着冉冉说道:“黄云洞?”

  “是啊!”冉冉看到了希望。

  “嗯,好吧!那就去吧!”

  “什么?”

  “走啊!”

  “可是,天都快黑了!”

  “有车你怕什么啊!”

  路杰上了楼,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拉着莫名其妙的冉冉上了车往黄云洞开去。冉冉在车上说道:“我知道有一个旅店很好玩,上次我去的时候住过,非常有意思,木板屋,很有特色的,我们今天就睡那里。”

  余莹和吴博荣一起出门,正好看到背着包往里走的路杰和冉冉。

  四个人面对面地站着。吴博荣不认识,看到走前面的余莹一下子不动了,还轻轻地问:“怎么?”

  冉冉受惊最大,都吓傻了,她有料到过也许会遇到小姨,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小姨和另 一个男人夜晚出现在这里。她就是再傻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何况她还不傻,只是有一点缺心眼。

  倒是路杰最先回过神来,他对着余莹笑笑。余莹想强笑,但是脸有一点僵。一方面是气冉冉和路杰又混在一起了,另一方面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事实,她准备放弃的婚外情就在这么个情况下,被自己最不愿意撞破的小辈给撞破了。

  她还记得自己在冉冉面前念念有词,说已婚男人如何不可信,只有脑残才会爱上他们,才会跟他们玩爱情。现在她相当于在目瞪口呆的冉冉面前扇自己的耳光。

  冉冉小声地喊了句:“小姨。”吴博荣什么都明白了,有一点询问地望向余莹,意思是需要他解释什么吗。但这个时候,在这种环境下,对一个成年的女孩越解释就越抹黑,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解释有什么用?

  吴博荣就先说了一句:“我先去把车开过来。”

  “你好,我叫路杰!”路杰却在这边把手伸过来,热烈地握住了吴博荣的手,握得很用力。

  “你也好,我叫吴博荣。”

  路杰记起来了,那个晚上,他试图吻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像一片桃花开在枝头的女子,她就是这样叫道的:“博荣,博荣。”

  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情涌上路杰的心头,他的脑子里全是余莹在吴博荣身上呼唤他名字的样子,因为他知道那种风情,那样的风情居然只为这一个男人开放,实在是不由不让他嫉妒。

  吴博荣吃惊地感觉到路杰手上传来的力道,非常的不友好,带着杀气。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力量的比拼,也是一种宣战。吴博荣看到了路杰看余莹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和自己从前打量余莹的眼神一样,对她充满了欲望和兴趣,对她充满了渴望和幻想。

  吴博荣忽然大怒,要他放开余莹可以,可是如果有人要抢,那就坚决不行。他爱或者不爱, 他可以决定,如果只是他和余莹,也许就是一段最美好的回忆。但是,从来不应该有男人还来抢这个女人。这个男人的野心和对余莹的占有欲,他感觉得很清楚。这个女人是他的,是他打磨出来的艺术品,一件绝世的珍宝,不容别人来摘取。吴博荣光这么一想就开始怒气上升。

  路杰打量着余莹说道:“你们也是来爬山吗?要不明天一起?”

  余莹忙摇头, 冉冉把她拉到一边, 用很小的声音耳语说:“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姨夫的。”

  余莹感觉这孩子怎么这么笨,活该就遇到路杰去喂狼。她见事情都捅破了,也不多说了,只说句:“你自个儿小心一点。”

  “嗯!”

  余莹把三人都甩在后面, 独自向车上走去。吴博荣坐了上来,二话不说,就开起车来。

  那条路很是寂寞,一辆车走着像是没有目的一样,也不是往回城的路上开,也不是回小镇。吴博荣开了一气,见前面有一家旅店,二话不说,拉着余莹就往下走。

  余莹也不反抗,她和自个儿说:“不是说不在乎那一百万人吗?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这都是天意。”

  有一种宿命感的悲观在她心底蔓延开,打败了她的坚强。难道是注定她和这个男人有这么一段纠缠吗?她想逃开都会遭到上天如此的玩弄。

  她害怕这段关系被别人发现,而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可是今天真正被发现了,却又感觉其实也影响不了什么。她的内心并不是真的很在乎,相比之下,她就想真的听从他,这个晚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她渴望他的爱抚,都快要渴死了。

  两人很默契地进了一间房,一进门二话没说就疯狂接吻。吴博荣感觉自己被*起来了,那种愤怒和*被一块儿激发了。

  刚才他从那家旅店出来时的平静和成熟都没有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原始的野兽,死咬着自己的猎物不想松口。

  他撕咬着余莹,像是要把她给咬烂再吃进肚子里。余莹感觉到绝望的*,她知道自己在下坠,像是被一个黑洞所吸引。她在下落,落的速度很快,于是又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冷。

  吴博荣和她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他们都明白,明白自己策划的逃离对方的计划完全失败了,而且更进一步地把他们的关系往危险的悬崖上推。这一路里的刺激与疼痛,都在提醒着他们还活着。

  原来,成熟理智,或者处世精明,都不能让人完全地脱离贪婪的恋情。那样的爱里面已经纠缠着情欲,没有学生时代的纯爱那么透明。

  在我心不爱你的时候,我的身体在爱着;我身体爱你的时候,我的心迟早也会爱上你。

  冉冉和路杰坐在吴博荣和余莹刚坐的位置。路杰也选了这个角落,直觉告诉他刚刚余莹在这里呆过。

  她一定会选这个位子,因为这里靠着窗,还有一个屏风,可以遮住外面的一切,还有一个可以望出去的天空。

  冉冉还没有从撞破小姨外遇的惊奇中醒过来。路杰说道:“那不是你姨夫吧?”

  “不是,不过,小姨不是那种人啊!”

  路杰有点好笑地问道:“哪一种人啊?”

  “就是那种…………”冉冉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眼里小姨虽然会打扮,但也不见得特别的漂亮,身材也一般,至少和自己比起来,肯定没有那么标准。最主要的是,每次看到小姨都是很通晓世事的样子,怎么她也会搞婚外恋?

  冉冉感觉很奇怪,就像在二十一世纪的动物园里遇到了活恐龙一样。

  路杰知道她想不通,但又感觉她想的样子很可笑,只好说道:“这种事情是没有理由的。”

  冉冉不明白:“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没有理由?我小姨什么都有,为什么要这样呢?她好像也过得很好的样子。”

  路杰坚定地望着窗外,像余莹那样望过去。这次的话其实不是说给冉冉听的,而是说给他自己听:“哪里有这么多的理由!你想啊,比如你遇到一个人,你刚好遇到他了,你们天天一起通电话,你感觉自己有一点喜欢他了,忽然他就消失了,不在了,等他再出现,你发现你从前喜欢他的那种感觉无影无踪了,你能解释当初的喜欢是为什么,现在的不喜欢是为什么吗?你能找出理由吗?”

  冉冉强撑:“也不是啊!他出现的时候,天天在一起,就有感觉啊!他不在了,离开得久了就没有感觉了。”

  “那你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很久不见,却依然爱着?”

  冉冉这下完全傻了,根本不会说。路杰同情地拍拍她的头,下结论说道:“那就是,爱的时机不对。你爱他的时候,他不爱你,他想要你爱的时候,你的火苗都烧过了。对不起,那个时候想逼你喜欢也喜欢不出来了。你还小,慢慢就懂了。”

  冉冉就睁着一双乌亮亮的眼说:“我不小了,你知道。”

  路杰不知道说什么了,站起来说道:“我去开两间房,你快上去休息吧!明天就回去吧!”

  冉冉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背着包来了,然后明天就要走了,而且路杰,居然和她分睡两房。

  她站起来跺脚,路杰那个混蛋,那他来这里做什么啊!

  余莹从黄云洞风景区回小镇之后,第二天中午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x城。反正事情都成这样了,本来是下定决心想清楚了,然后和吴博荣说分手的,没有想到这一场分手的结局居然被冉冉给搅成了一场闹剧。她没有想到收场的办法,但心里也知道和吴博荣之间的纠缠之深已经远不是当初自己所以为的那样。

  余莹的母亲张璐有点舍不得小孩,提出把孩子留在她身边。现在的小宝成了大家的心肝宝贝,所有人都抢着要。

  余莹看着母亲那一头花白的头发,看着孩子时笑开了花的满是皱纹的脸,虽然不舍得小宝,但还是点了点头。母亲带孩子肯定没有问题,而且自己的事儿也多得不得了,就让母亲带着好了。

  余莹拿起了包,小宝一直都在睡觉。她亲了亲宝宝的小脸就往外走,还没有出门就听到小宝的哭闹声响起。

  余莹忙回头把孩子抱在自己怀里,哄了哄又摇了摇。小宝一听是余莹的声音,又安静地睡去了。

  这下余莹就不舍得把孩子给母亲了,说什么也不肯把孩子给留下,只说是婆婆会想这个孩子,坚持要把孩子带走。

  张璐知道余莹自己不肯,却也没有办法,只好眼巴巴看着余莹把孩子给抱走。余莹感觉自己特别难过,她本来是想回家找一点安宁,没有想到还惹得母亲伤心。

  可是,小宝真的不能和自己分开。余莹现在抱着小宝就感觉特别的贴心与温暖,什么将要面对的难题都被这个小婴儿给隔开了,只是享受着孩子的小手握着手指尖时的舒服。

  她咬咬牙,想到人总得在感情之外还要生存。小诊所这一段时间已经无缘无故老关门,再这样下去,一些常客都会有意见,客源也会流失。x城就是有再多的难题,她也不能再任性地提包就走人。

  感情上已经是风雨飘摇,那么再不把经济基础给打稳一点就完蛋了。

  余莹回x城之后,程济已经上青岛,一起去的还有李莫玫。余莹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很不开心。程济为什么非和李莫玫一起去青岛呢?难道整个医院就只有他们两个精英了?

  想到上次和李莫玫说的八分钟相亲活动之后,李莫玫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原来是跑去青岛了。

  余莹给程济打电话,电话那边很吵:“余莹,一会儿我再给你打过来,医院里很吵。”

  余莹习惯性地把电话给挂上。刚开始结婚那阵,程济出差,余莹给他打电话,他永远都是很忙很忙的样子,也不多说,要不就是一会儿打回来,要不就是说几句话就要挂了,慢慢地两人都养成了没事就不打电话的习惯,有事也宁可发一个短信通知对方。再后来,两人连短信也懒得通知了。

  余莹现在想想,可能是刚结婚的时候她和他之间就没有定好基调,把两个人的身份定得太独立了,谁没有谁都能活得好好的。程济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和余莹倾诉,反正他要做的事情自己都搞得定。而余莹更没有什么非要程济帮忙,重一点的活她可以出钱请工人,轻一点的活自己干得干净利落。两人除了法律上是夫妻,但谁离了谁都没有太大关系。

  余莹并没有盘算和程济离婚,首先是她父母那边接受不了,然后是自己和程济的事业都会受影响。他们两人可都是这个城里医学界叫得出名来的角色,虽然在这个个人隐私不受干涉的年代,但这种事情总会多多少少影响事业。更重要的是,余莹其实没有勇气。和程济的生活成了惯性,她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未知的生活。

  余莹摇摇头,离婚这个念头可不能再起了。

  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这些看得到的理由都只是表面的理由,而自己不愿意承认的理由是,吴博荣值得自己离婚吗?虽然这婚姻不咸不淡的,但是,如果离婚的导火线还是为了吴博荣,自个儿这份动作怕落到了吴博荣眼里就是一种威胁,真像是血淋淋、*裸地逼着他来爱自己一样。

  余莹不要做那种女人。如果真要离婚,那也是因为自个儿过不下去了,绝不能有半点是因为吴博荣。她还真不能把自己作践成那样。

  第二天早早起来,余莹给自己泡了一杯麦片,又做了一个水煮蛋,打了电话给婆婆让她过来照顾孩子。婆婆到家之后,余莹才把宝宝交给她,到诊所时已经迟了一个小时。幸好周丽锦已经早早就到了,而且把所有的卫生都做好了,工作本也交代得非常仔细,还电话通知了应该到诊的病人。

  余莹对周丽锦笑笑,周丽锦站起来给余莹冲杯咖啡,递了过去。余莹看着自己的小诊所,一进门就是前台加客厅合二为一,周丽锦一般在前台那里站着,虽然她没有规定周丽锦一定站着上班,但周丽锦一直都是那样的自觉自愿着。

  周丽锦很珍惜这份工作。在余莹这里上班又轻松又自在,余莹从来不拿架子,也不像一般的老板那样总盯着自己;只要分内的工作做好了,其他的小细节余莹一般不多管;最重要的是薪水还高。现在正是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份工作,她已经很珍惜了。

  余莹有周丽锦这个得力的助手,一些顾客的联络事项基本上都不用自己多操心。她翻看了一下今天的客人,看到了潘逸佳的名字也在其中。不知道为什么, 余莹这个时候的心情更多是无奈,就是因为给潘逸佳看病才引出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导致自己和吴博荣的关系更加的敏感,更加无法再理顺。

  余莹用手指了一下潘逸佳的名字:“对这个客人说,她的疗程已经完了,让她先看看有没有效果,现在不用来了。”周丽锦记下来了。

  余莹又往后翻,看到了一个姓路的先生的预约,应该没有那么巧吧!难道是路杰?余莹对周丽锦说:“这个先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我想问过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再约他。”周丽锦答道,一般这种客人的时间都要等余莹作决定。

  “你说我最近都没空,回绝了这个客人。”

  周丽锦虽然有一点奇怪,但也点了点头。有客送上门都不要,余医生是怎么了?

  余莹没有想到路杰居然会找上门来。她摸出了电话,想要找冉冉说些话。不管如何,自己还是冉冉的小姨,听不听是她的事情,但如果不去说说,就是自己的失职了。

  余冉冉听到余莹的电话时,心里一阵叫苦,肯定是因为上次在旅店,小姨看到自己和路杰在一起,又开始打电话来了。

  接起电话,果然是小姨约自己吃饭。余冉冉在衣柜里翻出了一件露肉露得比较少的衣服,把头发给扎起来,背着双肩包,看起来很大学生的模样去见了余莹。她真是有一点怕余莹再对自己说个不停。

  其实,冉冉已经暗地里把小姨称之为“母亲二代”,也就是说她小姨越来越婆妈,越来越更年期,越来越像自己的母亲余晶。

  余莹特地找了一家很高雅的餐厅请冉冉吃饭,她感觉自己有必要和冉冉好好地谈谈。虽然自己和吴博荣被她给撞见,但不代表她就可以用这个作为条件,成为交换和路杰继续交往下去的砝码。

  但冉冉已经完全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一上来就把路给余莹堵死了。

  “小姨,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想让我不要和路杰那种人交往是不是? 我和你说, 小姨, 他根本就没有结婚, 还是一单身!虽然年龄大我六岁,但是,我们都是未婚男女,有追求爱的自由。”冉冉拿着咖啡杯不停地转动,喝汽水一样地吸着。

  余莹这下措手不及了。她一直以为路杰肯定是那种情场花花公子之类的有妇之夫,她还作好了如果万一冉冉不放手,她就亲自去找路杰威胁他要告诉他妻子的准备, 但这些准备都没有用了。冉冉说得对,人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恋爱自由。再去阻止冉冉,她就是一万恶的封建老太婆,要棒打孔雀东南飞了。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结婚?”余莹作最后的挣扎。

  “上次你让我参加那个选秀,我去了,他是评委,很多人都认识他,我才知道他没结婚。”

  余莹这才知道自己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她感觉嘴里发苦,这叫什么,搬石头砸自己脚吧!

  “可是,冉冉,他还是大你六岁啊!”

  “小姨,你这是怎么了,那个年龄难道是问题吗?相爱的话,多少岁都是没有问题的。”冉冉说得理直气壮。其实她想说的是,上次和小姨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也比小姨大几岁,为什么小姨就不计较了?

  余莹看冉冉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吴博荣的年龄,感觉脸上一热,再也不好意思多说下去,只又说了几句老生常谈的话,例如自己小心啊,别再犯傻了,有什么事找小姨之类的。冉冉看小姨要放自己走的意思,配合得相当好,又千恩万谢地先告退了,只留下余莹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余莹现在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冉冉,冉冉已经不会再听自己的了。她体会到一个长辈的失落,她端不起那个架子了。自己都做了那种事,有什么资格去叫冉冉不去做?她倍感难堪,却暗自把这笔账全都记到了路杰的头上。不管冉冉怎么样,这孩子总归是自己家的孩子,再不好也是被别人带坏的。而带坏她的就是路杰,那个居然比自己还要小的花花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