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1619章 ?仙帝献祭地
  当年统驭诸天的生灵踏着帝骨返程,其“真我”回归,要在当世显化?!


  所有人都震撼,那绝对是传说中的生灵,法力盖世,修为逆天,居然要活生生出现了。


  须知,这可是当年敢与那位对决,展开惊世大战的人,他的完整体要回归了?


  纵然是九道一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如同过电似的,他不可避免的想到昔日那段峥嵘岁月。


  在那个时代,黑暗仙帝是唯一威胁到那位的人,乱天动地,血与乱,荡起无数的英魂与道光。


  “大仇得报,他杀了路尽级的怪物?!”有人颤声道。


  这是何其震撼人心的战绩,自古至今,有几人见到过路尽级仙帝,更遑论这个级数的生死搏杀。


  “真我,你果然视我为坐标,当作无尽血色汪洋世界边缘的微弱灯塔,一切都只为接引你回来。”


  地球上,那个仙帝层次的不完全体,代表昔日黑暗的一面,话语带着浓烈的情绪,很不甘心。


  他觉得,自己有些悲情,能够活着是因为能够预警,可以当做重要的坐标。


  不然的话,他当年可能就被彻底斩灭了,不会活到今天。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分彼此,你多虑了。”模糊的声音从世外传来。


  即便是那个盖世无敌的生物,也很难隔着无数大世界,隔着血色汪洋,隔着上苍,向诸天传递音信。


  “呵,你终究还没回来呢,在此之前我要做什么,你干预不了吧?”地球上的黑手淡淡地笑了。


  “你要做什么?!”狗皇喝道。


  在场的人都无比紧张,这个古老的半黑暗化生灵真要对他们下手了吗?


  “我说了,很想将你们填进黑窟中,当然,更想拍死他。”自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上探出来一只漆黑的大手。


  谁都知道,他想拍死楚风!


  因为,楚魔的面孔和大凶人有些像!


  楚风简直是无语凝噎,他招谁惹谁了?完全是无妄之灾。


  同时,在生死关头,他自己也很纳闷,极为好奇,为何这么巧,他怎么就会和大凶人长的相像?


  这当中到底有何隐情?


  那只巨大的黑手动作不是很快,甚至称得上缓慢,可是却覆盖了整片星空,压抑无比,让周围的群星都在颤抖,要簌簌坠落了,让星河都将要炸开了!


  显而易见,地球上的黑手有某种执念,正常来说,他哪里需要亲自探手,直接就可以抹杀楚风。


  现在他不过是被昔日旧怨支配,故意给楚风的心灵造成崩灭般的冲击。


  “动手!”九道一断喝,没什么可说的,现在唯有全力以赴死战,在来之前,他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而且,他还颇为期待与激动,想尝试这葬天图爆开后,是否会召唤到某个人!


  然而,一声叹息,让整片时空都凝固,所有人动不了,包括那只遮蔽星空的漆黑大手。


  它亦凝固,一动不动,僵在原地。


  “都说了,你我一体,我从未利用你当坐标,你复苏,彻底斩尽黑暗,由此蜕变,与我归一会更强。”


  很轻的声音在宇宙中响起,来自世外,微弱几乎不可闻。


  冰冷的星系,转动的大星,全都静止了,包括仙王与道祖,皆定格在虚空中。


  时光流速仿佛被归于零,众人的思维都停下来了,脑中一片空白。


  随着那个生灵的话语声再次响起,诸王的神识才可以转动,能够思考了。


  这一刻,人们颤栗,恐惧,这是何其可怕的伟力?


  昔日旧帝的“真我”不要说回归诸天,事实上还远未抵达上苍呢。


  在由无数宇宙组成的猩红汪洋中,他脚下浪花朵朵,大千世界起伏,新生与崩灭,他踏着竹筏而渡。


  连仙帝都不能轻易渡过的血色汪洋,可想而知多么的可怕!


  纵然是这样远的距离,他亦可以干预现实世界?简直不可想象!


  “不可能,隔着上苍,隔着祭海,你根本无法回归,更不能降临呢,自然也就无法施展伟力,你为什么定住了我?”


  地球上的黑手心惊,他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纵然是路尽级生物,离开太远,被某些特殊的地域屏蔽与挡住后,也不可能这样干预本土。


  尤其是那祭海,对仙帝来说都很容易迷失,危险重重,它广袤无垠,浪花朵朵皆由毁灭性的物质、世外深渊、血祭过的大界组成。


  那里,号称仙帝献祭之地!


  “因为,我就是你啊,这是心灵的共鸣。”世外,那个模糊的声音传递而至。


  “胡言乱语,一定是你当年留下后手,因此现在控制了我的肉身。”地球的黑手很不甘心,带着怒意。


  不过当他思及到对方,竟真的朦胧地感应到“真我”的一些情况,那是对方的经历,似也是他。


  “你……真的杀了仙帝级的生物,灭了一位路尽层次的怪物?”他着实有些难以置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所谓的厄土源头多么的难寻。


  即便是一个璀璨进化文明的路尽级强者,花费精力找上几个纪元都不见得能够发现那片奇异之地。


  事实上,偶尔找到线索,真要贸然闯进去多半也是有死无生,不可能再活着走出来了。


  在那最古老时期曾发生过惨案!


  “杀了一个!”世外的旧帝很肯定的告知,他解决过路尽层次的怪物。


  地球上半黑暗化生物非常震惊,至于其他人则都只能麻木的听着。


  当然,此时的诸王也都无比渴望,想知道整个过程,对厄土源头、对路尽级怪物、对那一战等,希望了解的更多。


  因为实在太惊世,这些足以撼动整片古史。


  “我虽然找了很久,应该不止一个纪元,但是并未进入厄土,只是大概找到一个区域,守在外面,静待猎杀。”


  世外的声音传来,告知球上的黑手。


  “你没有进去?”半黑暗化的生灵惊异,随后又释然,在他看来,纵然找到入口,进去也不过是送死。


  天知道厄土的源头,究竟有几位路尽级诡异怪物,甚至在他的推测中,应该还有更恐怖的东西才对。


  “那个地方,如同老鼠洞般,勾连各界,交叉与串连的到处都是,我在外面等着就是了。”


  这就能说的通了,不然他实在有些逆天了。


  可是,将诡异怪物形容为老鼠,他还真是性格飞扬,将不祥的无敌生物鄙夷到了什么程度?


  真实情况自然不同,那里绝对极尽危险,称为世间最可怕之地也不为过!


  人们只需知道,至高生灵进去都要死,便一切皆了然!


  “前辈,您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否告知,他……去了哪里?”九道一突然开口,声音发抖。


  人们都知道,他所追问的是谁。


  世外,相隔无尽遥远的旧帝,踩着大道竹筏横渡祭海,迎击可毁灭大千世界的浪涛,竟一阵出神。


  隔着无垠的祭海,隔着上苍,好比隔着无数古史,隔着数不尽的进化文明时空,在这种境地下显圣很难,但他还是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