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五章
  阴翳的天,寒风在呼啸,在这一片向无人烟的荒寒野地上突然出现了四个人,一人先到,三人后到,之后空气中便开始凝聚着宛似已成形般的血腥味,僵凝的、沉重的、冷酷的压在人的心坎儿上,教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季清儒渊-岳峙的默然卓立,手中玉箫在握,双眸专注地凝视着前方,目光幽邃清冽,散乱的发丝在风中飘拂,长袍有力的掀舞,型态高雅雍容,却也在冷森中透着孤寒的傲气。
  而在他五步之前,是黑雾会会主袁飞,还有七个矮胖、瘦高和秃头形象不一的六旬老者。
  袁飞是在季清儒意料之中,因为他原本就是来和他一对一单挑解决这场纷争,但那七个老者却非他所能预料到的。
  即便他早知一向阴险残暴的袁飞绝不会乖乖的按照江湖规矩来,必然会预先暗藏埋伏,却没有料到埋伏的竟然是二十年未现江湖的鹫山七煞,七个二十年前横霸江湖,两手血腥杀人如麻的黑道杀星。
  他知道今天这一关可能不是很容易过了!
  「你不觉得惭愧吗,袁飞?」
  袁飞尖厉的狂笑。「有什么好惭愧的?只要我胜了,你败了,谁管我用什么手段!」
  「那么,你决意撕毁约定之言了?」季清儒冷硬地说。
  「狗屁的约定!」袁飞猖狂地叫。「你是朱剑门的靠山,只要你完蛋,朱剑门便得乖乖落入我手中,我只要这种结果,其他一概不论!」
  冷瑟瑟地一笑,「好,那就来吧!看看季清儒是否如你想象中那般好解决!」季清儒傲然道。
  「我已经看到了!」袁飞恶毒的大笑。
  随着笑声,七道冷芒倏自他身旁窜出划空而去,快捷无匹,季清儒不退不闪,身子滴溜溜一旋,右手玉箫飞舞,箫影重重涌起,又快又准地挡去了三十七拐、六十三剑和八十一刀,同时左臂暴伸抖手两百零九掌还击回去,眨眼间,八人已然战成一团。
  而一旁负手观战的袁飞原是得意洋洋,然不多久,他的得意便逐渐消失,双眉发皱,再看下去,他的脸色悄然转绿,心头也开始泛凉。
  连鹫山七煞也打他不过吗?
  就在他愈看愈是心惊之际,战圈中的战况也愈来愈猛烈,玉箫有如一条白龙般以惊人的速度暴旋飞舞,灿亮的白影纵横上下漫天盖地,缤纷的玉芒回绕四方左右挥洒,既狂捷又凌厉,简直不敢相信那是单单一个人所挥使出来的招式。
  而季清儒的对手,那七个二十年前纵横江湖残暴肆虐的黑道煞星,却已开始呈现左支右绌的现象,各个眼神焦虑,神情凝重。
  蓦然一声尖嚎,只见秃头老者身子猛然一挺,踉踉跄跄地退后几步,然后仰天栽倒,同一瞬间,玉箫带着一蓬鲜血怒射矮胖老者,矮胖老者惊惶暴退,却怎么也快不过那一溜鬼魅般的白芒,在一连串密集的骨折声后,又是一道悠长的凄厉惨嚎骤然扬起。
  旋即,季清儒身形有如箭矢般暴射凌空,猝而回旋,修长的左手急浪似的连连翻舞幻成一片漫天掌影,与闪灿流泄的白芒暴泻齐合,威力万钧,所向披靡。
  于是,余下五煞中,一个满口鲜血狂喷着一头栽向地上,另一个身体僵立在原地,他那颗大好头颅却已飞向寻丈外,还有一个皮肉翻卷,血雨四溅,浑身布满了一条条宛如利刀切割后的可怖伤口,剩下两人心胆俱裂地贴地爬开,这才堪堪逃过一劫。
  见状,袁飞不再迟疑,立时飞身向前,却没有出掌或劈腿,也没有使剑或抡刀,他只是扬手挥出一篷淡淡的青雾……
  自季清儒再次离开上官府之后,惜惜又回复那种懒洋洋的态度,不想出苑,只成天呆在药草圃里照顾她的宝贝药草,要不就捧着小玉兔发呆,瑞香看在眼里,愈来愈能肯定她所怀疑的事。
  然后有一天,在元宵过后不久,她们去探视过上官夫人回绿烟苑途中,远远瞧见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匆匆忙忙跑进音梦苑里,未几,恰好在她们经过音梦苑前面时,蓦闻苑里传来一声大吼。
  「他中毒了?真是糊涂,他不是早已知道黑雾会善使毒吗?怎会如此大意?」
  「说好双方单挑,一场决胜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埋伏偷袭。」
  「那又如何?清儿一向谨慎,他不会没有预防才对。」
  「是没错,可是埋伏的人是鹫山七煞,这就非二少爷所能预料到的了。」
  「鹫山七煞?那七个老家伙不是已经二十年未现江湖了吗?」
  「所以才会出乎二少爷的意料之外呀!」
  「他现在在哪儿?伤势如何?」
  「二少爷现下在朱剑门,内伤很重,外伤也不轻,但最麻烦的是他所中的毒,那儿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听说只有黑雾会的独门解药能解毒,所以单少爷才命我兼程赶回来,他听说医仙的徒弟在这儿,也许她有办法……」
  「是在这儿,可是她不诊男人呀!」
  「啊!那怎么办?」
  听到这儿,惜惜便匆匆忙忙抓住瑞香一路飞身回绿烟苑;瑞香惊叫得差点没叫破嗓子。一回到绿烟苑,惜惜先叫瑞香磨墨,然后去拎大皮袋,再回来提笔潦潦草草地鬼画符,一边做交代。
  「待会儿我会先去向上官老爷说一声,然后要出一趟远门,在我回来之前,你就按照这纸上所写的方法替我照顾那些药草,回来后我给你一千两!」
  闻言,瑞香不禁喜翻了心,但她仍未忘记要表现一下她对主子的关心。
  「姑娘要上哪儿?」
  「去救你们二少爷的老命!」
  朱剑门,是南方势力最雄厚的帮派之一,也是上官世家在南方最有力的盟帮,季清儒上南方来也多半是住在朱剑门里,当他回上官世家时,则由朱剑门少主,也是季清儒的至交好友单少翼代他处理一切事务。
  此刻,在朱剑门剑风阁二楼,季清儒斜倚在床头轻咳,脸色是一种诡异的青绿色,神情晦涩;单少翼在床前走来走去,猛搓手,焦躁又懊恼。
  「该死!怎么还不来?」
  「她不会来的。」
  蓦然定住脚,「为什么?」单少翼怒问。
  「我说过多少次了,」季清儒语音低弱。「她不诊男人。」
  没错,他是说过很多次了,因为那位医仙的徒弟不诊男人,所以他的姊夫被迫切除双腿;因为她不诊男人,所以不小心被毒蛇咬伤的上官府守卫在痛苦呻吟两天后死去;因为她不诊男人,所以城里被火烧伤的少年在哀嚎了整整四天后也死去;因为她不诊男人……
  「为什么?」同样的问句,不同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
  「难不成我得眼睁睁看着你、你……」说不下去了。
  「这也是命。」季清儒不在意地低语。
  「该死!」单少翼愤怒地逼近床前。「你不能因为那女人背叛了你,你就连命都不要了!」
  「我没有这么想,只是比较看得开而已。」季清儒淡淡道。「别忘了,我尚有高堂在。」
  「既是如此,你就得活下去!」
  「我是想活下去,但这毒不解,我就……」
  话未说完,室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单少翼马上冲过去开门,希望门外是他等待的人。「是你……」可惜不是,他立刻失望地垮下脸。「什么事?」
  「有位姑娘,她说要见二少爷。」
  「姑娘?」双眼一亮,单少翼急问:「是邵辉带回来的吗?」
  「不是,那位姑娘是独身一人。」
  闻言,单少翼再次失望地拉长脸。「二少爷没办法见客。」
  「可是那位姑娘说,她是专程来救二少爷的命的。」
  「她在胡说些什么?又不是……」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季清儒仍挺起身来问:「那位姑娘姓什么?」
  「回二少爷,那位姑娘说她复姓慕容。」
  「慕容?」季清儒惊愕地重复。「不可能!真的是她吗?」
  「谁?」
  没有回答单少翼,季清儒径自吩咐门外的人。「请慕容姑娘过来。」
  「是。」
  门外的人一离开,单少翼即刻追问过来。
  「到底是谁?」
  季清儒却兀自喃喃自语。「会是她吗?」
  「喂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问你?」
  「不可能啊!」
  「季清儒,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
  「但是、她复姓慕容……」
  「季清儒……」
  「如果真是她,她来干什么?」
  「……」
  「或者只是另一位复姓慕容的姑娘?嗯!刚刚忘了问问那位姑娘约莫多大岁数了,如果也是十七岁的话……」
  「季清儒!」
  陡然一声大喝,季清儒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干么?」
  单少翼横眉竖目。「你的毒已经发作,脑袋开始不清楚了吗?」
  「嗄?」季清儒一脸茫然。
  「我在问你话,你却好像神智不清一样自说自话,我……」
  「你在问我话?问什么?」
  看在对方是伤患,而且很可能不久就要完蛋大吉的分上,单少翼极力忍耐着。
  「我在问你,那位姑娘究竟是谁?」
  「我怎么知道。」
  「那你还叫人家过来!」
  「她不过来,我怎么知道她是谁。」
  单少翼窒了窒,旋即老羞成怒地正待冒火,冷不防的一阵微风飘过,面前便莫名其妙多了一条窈窕身影,好像冤魂突然现身似的,大吃一惊之下,他忙待喝问对方是谁,蓦而听见季清儒的惊呼。
  「莫容姑娘,真的是-!」
  「废话,不是我是谁?」惜惜匆匆在床边落坐,扔下大皮袋,两眼仔细端详季清儒的脸色,一手搭上他的腕脉,另一手还忙着扯开他的衣襟。「见鬼,居然是这种毒!」
  然后,她一边拿起大皮袋来找药,一边头也不回地命令。
  「去拿一壶酒来,快点!」
  「嗄?我?你在跟我说话?」单少翼愕然指着自己的鼻子。
  「不是,」惜惜依然头也不回。「我是在对趴在你背上的鬼说话。」
  「呃?」单少翼更是茫然,继而见季清儒拚命对他使眼色,只好不情不愿地客串仆人去张罗酒菜。
  好像会错意了。
  自大皮袋里取出一个扁平盒子打开,在分隔成十二格的空间中,每一格都置有不同的药丸从三颗到十数颗不等,其中只有一格仅剩下一颗,惜惜要的就是那唯一仅有的一颗。
  「来,吞下,快!」季清儒听命服下,惜惜即满意点点头。「很好,盏茶功夫之后你就可以百毒不侵,所向无敌了!」
  「咦?!」不是解他所中的毒而已吗?
  「躺下!」迅速拆开他腹部的绷带,只一眼,惜惜便紧锁眉宇,「真麻烦!」然后回头张望,大吼,「酒呢?」
  登登登登,单少翼闻声急忙跑上楼来。
  「抱歉,整治酒菜不是那么快……」
  两眼一翻。「谁教你整治酒菜了?我只要一壶……不,一杯酒就够了!」
  「咦?」一杯酒?那菜要给谁吃?「啊!马上来、马上来!」
  「顺便弄一盆清水来,再命人准备温水备用!」
  「是是是!」歹命人啊!
  酒来后,惜惜把一撮药粉放入酒杯里搅一搅,再拿给季清儒。
  「喝!」
  不一会儿,季清儒脸上开始出现茫然的表情。
  「你怎样了?」单少翼忙问。
  「我……刚刚只喝了一杯酒吧?」
  「是啊!」
  「那、为什么我觉得好像是……喝了一整瓮酒呢?」
  「咦?」
  「待会儿会变成十瓮!」惜惜咕哝着,一边忙着取出刀啊剪啊准备替他疗伤。
  「好、舒服……」季清儒已经意识不太清楚了。「晕、晕晕然的,好、舒、服……」
  睡着了……不,醉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季清儒醒转过来时,他感觉得到沉重的内伤仍在,却又觉得前所未有的舒适。
  睁眼,他瞧见惜惜仍在忙着什么,而单少翼则脸色发青地注视着他。
  「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单少翼咽了口唾沫。「我想吐。」
  「嗄?」
  「你知道她刚刚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会知道才怪!
  「不知道。」
  「她……呃,算了,还是不说的好。」
  「喂!」惜惜在叫。
  「对不起,姑娘,我不叫喂,我姓单,叫少翼,单少翼。」
  「哦!单喂,麻烦你把他扶起来。」
  单位?
  还座标呢!
  好歹他也是堂堂朱剑门少主,一个人高马大、英俊威武的大豪杰,怎地在她嘴里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单位了?
  单少翼啼笑皆非地探出手,可伸一半又缩回去。「他真的可以起来了吗?」
  惜惜斜过眼来。「干么?怕他肚子爆开?」
  单少翼老实地点点头,他一个人两只手可接不住那一大堆胃啊、肠啊、肝啊什么的,只要掉了其中一样就不太好玩了。
  「放心好了,我缝得很仔细,只是坐起来而已,爆不了的!」
  「你确定?」
  「你确定你是男人吗?」
  单少翼马上挺直了背脊,隐约可以听到喀嚓一声。「当然确定!」
  「我比你更确定我自己的手艺!」
  手艺?
  「她以为她在绣花还是做鞋?」单少翼嘟囔着把季清儒扶起来坐好,动作异常谨慎,仿佛捧着一大块嫩豆腐似的,依然很担心季清儒的肚子会突然爆开。
  「给他一杯茶。」
  一声令下,茶立即就手。
  「来,这颗……」惜惜开始丢出一颗颗的药丸。「补血气。」
  季清儒乖乖服下。
  「这颗,补精气。」
  季清儒再服下。
  「这颗,治内伤。单喂,麻烦你运功帮他推散药力,这样痊愈的快些。」
  又单位!
  老爹干么姓单嘛!单少翼哭丧着脸爬上床坐到季清儒背后,双掌贴上季清儒的背部。
  两炷香后──
  「好了?」
  「全好了!」季清儒有力的回道。
  惜惜满意的颔首,继续拿药丸给他。
  「这颗……」她突然打住,待他服下后,才说完下文。「增加三十年功力。」
  「咦?!」季清儒惊呼,一脸错愕。
  「这颗……」又一次打住,待他迟疑地服下后,再说完下文。「再三十年功力。」
  「-?!」药丸差点呕出来。
  「-什么-,还不赶快运功吸收药力,记住,直到功力不再继续增加,再运行十二周天之后才能停止!」
  季清儒连忙自行盘膝坐好,运功。
  单少翼听得目瞪口呆,简直羡慕到想吃人──吃季清儒,连忙趋身向前献上谄媚笑脸一副。
  「伟大的慕容姑娘,也赏赐一颗给我尝尝如何?」
  横着眼,「你也要?」惜惜懒洋洋地问。
  「是、是,我不贪心,一颗就好!」
  「好吧……」她又拿出一颗药。「这给你。」
  「谢谢、谢谢!」单少翼眉开眼笑,千恩万谢,小心翼翼双手捧着丹药,一副打算把它高高在上供奉起来的模样。「请问这有什么药力?」补精?补气?还是补功力?
  「保证你以后不会再拉肚子。」
  「……」
  再一次睁开眼睛,虽然外伤仍未痊愈,但季清儒感到前所未有的精神,浑身是劲,充沛的内力仿佛浩瀚江水般在他体内顺畅地流转。
  这一回,他看到单少翼神情惊讶地瞪住他。
  「你怎么了?看到天开了?」
  单少翼喉头一颤,吞了口口水。「你……真的增加一甲子功力了?」
  「还多一点。」
  「天爷!」单少翼低呼。「难怪你的脸色如此晶莹红润,简直无法想象一个时辰之前你的命犹在鬼门关前打转!」
  季清儒摸摸自己的脸问:「慕容姑娘呢?」
  单少翼侧身让开一步,季清儒便看到惜惜把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睡在玫瑰椅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口水已经垂到地上去了,远远看去好像用口水丝在钓鱼……不,蚂蚁。
  「她说她打从上官府出发后就不曾合过眼,不曾吃过东西喝过水,甚至连歇一歇都没有,一路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刚刚你一入定之后,她就说她累得快死掉了,然后就瘫在那儿睡死了。」
  「为什么不让她上客房里睡?」季清儒语带谴责。
  「她不肯啊!」单少翼无奈地两手一摊。「她说在确定你真的没事之前,绝不会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闻言,季清儒立刻把两脚放下床。
  「你想干什么?」单少翼惊叫着按住他。
  「把床让给她睡。」
  「开玩笑,你……」单少翼两眼往下掉,瞪住季清儒的肚子,上面裹着厚厚的绷带。「你知道她剖开过你的肚子吗?」
  「是吗?」季清儒也惊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不过他只能看到一圈白布。「我不觉得……不,我觉得比之前好太多了,那种滞涩的沉重感都消失了,也不会很痛。她剖开我的肚子干什么?」
  单少翼那张脸仿佛刚吞下一斤黄连,还有一斤沙。
  「清洗你的肠子,还切掉了两小段肠子,再缝合,因为之前那个蒙古大夫只是缝合了你的伤口,里头乱成怎样也没有妥善处理好。所以她一拨开你的肚子,我就看到你……呃,肠子里的东西自破裂的地方跑出来糊成一片,慕容姑娘说若是不清洗干净你的肚子的话,你也拖不了多久。」
  季清儒皱眉,自己也觉得有点恶心。「难怪我一醒来就看到你的脸色发青。」
  「哪能不青?」单少翼喃喃道。「她还叫我帮忙呢!」
  「叫你帮忙?你能帮什么忙?」一刀剖开他的肚子?
  「帮忙把你的肠子拖出来,还……」
  「算了,不必告诉我详情了!」季清儒抓住单少翼的手臂。「扶我起来。」
  「可是……」
  「我好得很,别担心!」
  看好友的脸色确实好得很,甚至比他还好,单少翼只迟疑了一下,便使力把季清儒扶起来了。
  「还好吧?」
  季清儒按住自己的腹部,徐缓地走向另一张椅子。「很好。」坐下后,即用下巴指指惜惜。「把慕容姑娘抱到床上去睡。」
  单少翼照作了,然后才拿另一件衣衫来给季清儒换上。
  「她嘱咐过你暂时不能进食。」
  季清儒颔首表示他知道了,而后若有所思地望住惜惜的睡容,单少翼在一旁坐下,也望住惜惜。
  「你不是说她不诊男人吗?」
  「她是不诊男人。」
  「那你又是什么?阴阳人?」
  「……朋友?」
  「……她喜欢你吗?」
  「你在胡说些什么?」
  「在替她的行为找解释。」
  「……我送了一个小玉兔给她,她很喜欢。」
  「是喔!」
  「之前还送过一个小玉佛给她。」
  「是喔!」
  「我们是朋友。」
  「是喔!」
  「很好的朋友。」
  「是喔!」
  「……」
  「是喔!」
  「……」
  「是喔!」
  「……」
  「是喔!」
  「你闭嘴!」
  「是喔!」
  两人依然望定惜惜,眼中存在同样的疑问。
  她为什么专程跑来救他?
  棺材物色了一半,原该躺在棺材里的人却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大家面前,精神比谁都好,吃的饭比谁都多,朱剑门上下都纳闷得很,季清儒是吃了仙丹还是妙药,怎地才半个月不到,他又活回来了?
  「黑雾会那边没有任何动静?这倒是很不寻常。」
  剑风阁书房里,季清儒正同单少翼与朱剑门门主单全讨论如今的状况。
  「鹫山七煞也有五个倒下了,或许他们因此不敢轻举妄动?」单全臆测道。
  「鹫山七煞是额外的,并不是他们的主力呀!爹。」不肖儿单少翼马上推翻老爹的猜测,毫不留情地下老爹的面子。
  「我想……」季清儒沉吟。「或许他们是不想打没把握的仗,要就十拿九稳,要就不打,所以……」
  灵机一动,单少翼啪的一声弹了一下手指。「找帮手?」
  季清儒颔首。「袁飞是个狡诈自私的家伙,虽然是铁剑世家的盟帮,但一切仍以自身利益为主,绝不会甘心拿自己的实力去替铁剑世家作前锋,他必然会以保全自己为优先,所以……」
  「找帮手!」这次单少翼的语气是肯定而非询问。
  「可是他不能找铁剑世家的人。」单全说。
  「鹫山七煞是黑道中人。」季清儒一句话提醒他。
  「又往黑道上找吗?这倒是相当难以估计,而且黑雾会的毒也不能不防,这次如果不是中了毒,贤侄也不会伤得如此之重。」
  「错,如果不是中毒,清儒根本不会受伤,那七只老狗也早就被清儒送回姥姥家报到去了!」单少翼就喜欢吐老爹的槽。「啧,真可惜!」
  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
  「也许是如此,但如果不是要专心对付鹫山七煞,我也不会一时疏忽着了道。」季清儒坦诚。「那七个不愧是二十年前雄霸黑道的人物,的确难对付。」
  「不过还是放不进贤侄眼里,对吧?」单全呵呵笑道。「啊!说到这,贤侄的毒到底是如何解的呢?」
  单少翼与季清儒相觑一眼。
  「是上官世家派人送来解药。」单少翼代替季清儒回答,他是拿有执照的说谎大师,这辈子说谎还没穿帮过,所以要说谎还是得由他来。
  「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爹正忙着派人去找岭南神医嘛!」
  「哦!那上官世家怎会有……」
  「爹!你现在说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干么嘛!」担心被老爹盘问出底来,单少翼连忙中途打断单全的没完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设法去打听出黑雾会究竟又打算找哪边的哪个家伙来帮忙,这才是当务之急吧?」
  单全猛拍大腿,「说得也是,那我立刻派人去调查!」语罢即匆匆起身离去。
  单少翼很夸张的松了一大口气,然后抱怨。
  「为什么不可以让人家知道你的身分,慕容姑娘?」
  睁着天真的大眼睛杵在季清儒身后「伺候」的惜惜咬着手指头,咧出无辜的笑,无知的表情天衣无缝。
  「省得一大堆人来找我麻烦嘛!」所谓的找麻烦就是找她救命。
  「那又为什么要说你是上官府派来伺候清儒的婢女?」
  「否则,我一个姑娘家要用什么理由待在他身边才不会招人非议?」
  单少翼窒了窒,突然发现这位小姑娘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难缠。
  在她是大夫时,霸道凶狠得比皇帝老爷子更有威严;在她是季清儒的「朋友」时,又尖牙利嘴得教人想下跪向她讨饶;在她是「天真」的小婢女时,她更是「无辜」得令人咬牙切齿。
  「好吧!那我换另一个问题,」一个他和季清儒都想问却一直问不到答案的问题。「听说姑娘坚持不诊男人,那为何……」
  没听到、没听到……
  「啊!二少爷,您累了吧?最好上楼去歇一下。」
  季清儒眉蹙。「慕容姑娘,-……」
  「讨厌,不是说不要叫我慕容姑娘了吗?」惜惜抗议地娇嗔道。「这样人家怎会相信我是你的贴身婢女嘛!」
  「可是现在没有外人……」
  「如果你不养成习惯,不小心在人家面前说溜了嘴怎么办?」
  「……好吧!那、惜惜……」
  「惜惜在,」惜惜马上有模有样地裣衽一礼。「二少爷有何吩咐?」
  季清儒有点尴尬。「你、呃,你在这儿待上这么久,我娘亲那边……」
  「放心啦!上官夫人现下可乖得很,他们并不知道我给你的承诺,所以……」惜惜挤眉弄眼地嘿嘿笑。「只剩下一次偷懒的机会了,她怎样也不敢冒险,即便她不在意,上官老爷可在意得很,一定会盯得她死紧,特别是在我离开上官府之前,还特地去警告过上官老爷……」
  季清儒双眸骤睁,眼神惊讶。「警告?你去警告我义父?」
  「我回去时若上官夫人的情况退步了,必然是又有罔顾我的吩咐的时候,届时可别怪我扭头走人,以后就算有一百件玉饰宝物给我,姑娘我都不甩!」
  怔忡地注视她好一会儿,季清儒摇摇头。
  「普天之下,也只有你敢对我义父说那种威胁语气的话。」
  挺挺胸脯,「我伟大嘛!」惜惜当仁不让地说。
  单少翼失笑。「自大吧!」
  惜惜眨了眨眼。「请问你,单喂,要人命困难,还是救人命困难?」
  单少翼怔了怔,脱口道:「那当然是救人命。」
  惜惜微笑,又挺了挺胸脯,依然一副「我最伟大」的神气模样。
  「那你为什么不救男人?」
  笑容倏失,惜惜蓦然板起脸来,很不开心地别开脸。「二少爷,你的伤虽然已经开始愈合,可这并不表示你可以随心所欲爱怎样就怎样了,请你上楼去休息,谢谢!」
  见她脸色不善,季清儒忙听话起身上楼。
  但单少翼仍不甘心,想起好几个受重伤的属下,还有他亲叔叔也得急病快死了,他低声下气请她伸伸手帮个忙,她打死不肯,害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断气,这种事怎么想怎么不爽。
  她不是大夫吗?大夫不是应该济世救人的吗?
  「换了是你亲爹,你救不救?」他大吼过去。
  尾随在季清儒后面上楼的苗条身影骤然冻结在楼梯一半,好半天后,惜惜才冷冰冰地开了口,单少翼注意到她的背脊僵直得像一块铁板。
  「在我四岁那年,我亲爹好抱歉好抱歉的告诉我,因为他只养得起一个孩子,为了保全弟弟,他只好放弃我,然后把我丢到山里头去,我好害怕,大哭着叫他不要扔下我,但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怎么追都追不上,后来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声音哑了,哭到快没气了,然后,天开始黑了,在我四周围开始聚集一对对亮晶晶的小光球,不是萤火虫,是山里的野狼和野狗,我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还尿湿了衣裤,但是我亲爹还是没有回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
  「不,即使是我亲爹,我也不救!」
  「该死,她亲爹为什么不把她卖掉就好了,干么要扔到山里头去嘛!」
  惜惜在楼下煎药,两个大男人躲在楼上说悄悄话。
  「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季清儒沉吟着寻思遥远的回忆。「那几年闹大饥荒,自己都喂不饱了,谁会多事买个孩子来分食物?大户人家也不可能买个才四岁,根本就不懂事的小女孩作婢女,没人要买,那只有扔掉一途了。」
  「可是,一个才四岁的小女娃,那样……未免太残忍了吧?」单少翼无法接受地喃喃道。「那样恐怖的记忆,难怪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
  「确然。」
  「那……」诡异的眼神悄悄投向季清儒。「她为什么要救你?」
  季清儒甫始一怔,房门外便传来哇啦哇啦叫声。
  「好烫!好烫!单喂,还不快来帮我端过去!」
  还是单位!
  单少翼暗暗叹气,起身出房,然后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进来,惜惜跟在后面两手抓在耳垂上。
  「你们男人真的很闲喔!」
  「明明是你叫他上来休息的不是吗?」单少翼反驳,一面把药碗交给季清儒。
  惜惜凑到季清儒身边去帮他把药吹凉一点,边斜睨着单少翼,又问:「那你呢?来陪睡的相公?」
  单少翼呆了呆,忙道:「不、不,我只是来陪他聊一聊。」
  「哦!」惜惜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原来是陪酒的相公。」
  「嗄?!」
  「既然陪酒,没酒怎么行,要不要我去帮你拿壶酒来啊?」
  单少翼哭笑不得,「不,不用了,」狼狈起身,「我自己去拿、自己去拿!」仓皇而逃。
  惜惜哼了哼,回过头来,却见季清儒闷笑不已。
  「你笑什么?」她故意板着脸问,其实心里头开心得很,只要能让他忘却凌嘉嘉带给他的痛苦,再次抹上笑容,她很乐于当小丑。
  「没、没什么,我喝药、喝药!」
  「小心……」
  「好烫!」
  「……笨蛋!」
  待他喝完药后,即被惜惜逼着躺下睡午觉。
  「慕容……呃,惜惜,陪我聊一下好吗?」
  「好啊!」惜惜马上拖了一条凳子坐在床边。「聊什么?」
  「聊……少翼他叔叔,他快病死了。」
  「……」
  眼见惜惜一脸漠然,明知没希望,季清儒仍想尽尽人事。「单叔叔确实是个老好人,没成过亲、娶过妻,所以总拿少翼和我当亲生儿看待,非常疼爱我们……」
  惜惜垂首扭搅着长裙,依然无语。
  「……记得上一回因为、因为大嫂的事,好一阵子我都痛苦得无以复加,单叔叔还特别搬来和我睡在一起,白天劝慰我,夜里照顾酩酊大醉的我……」
  「是吗?」有人帮她照顾季清儒,这点她就不能不感激了。
  「是啊!他真的对我很好。」
  「哦!」她不诊男人,但是……
  见她有反应了,季清儒打铁趁热、趁胜追击,继续往下说。
  「还有啊!他……」
  先说单叔叔对他有多好有多好,再说到单叔叔突然病倒实在令人很意外,最后说到单叔叔的病状到底是如何如何……
  「我说啊!」惜惜突然插上腔。「肯定是那位诊治的大夫在针刺夹脊穴的时候,不小心刺穿了人家的肺部,还懵懵懂懂的不知道。」
  双眸一亮,季清儒忙问:「如果是你,你会如何?」
  惜惜耸耸肩。「我会在脊柱正中线半寸取穴针灸。」
  「是吗?」季清儒难掩兴奋地咳了咳。「呃,惜惜,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少翼好不好?我有点事忘了提醒他。」
  那天晚上,当惜惜正要伺候季清儒进晚膳的时候,单少翼蓦然跌跌撞撞地冲进来,差点整个人扑在餐盘上。
  「喂喂喂,小心一点好不好,人家一口都还没吃耶!」惜惜急忙捧高了菜盘。
  「对、对不起!」喘着气,一身的狂喜,单少翼又打拱又作揖。「谢谢、谢谢!」
  「谢什么?」惜惜放下菜盘,莫名其妙。
  「我叔叔……」
  「那不关我的事!」惜惜扭身再回后头厨房取汤。
  季清儒马上明白了。「单叔叔?」
  单少翼猛点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只一针下去,他就清醒过来了!」
  「真厉害!」季清儒喃喃道。
  「啊!对了,清儒,再帮个忙……」
  「惜惜。」
  「嗯?」
  「如果……呃,如果有人咽部梗塞,想吃而不能咽,而且腹痛呻吟不已,你会如何?」
  「去跟卖饼的讨点蒜斋。」
  「嗄?!」
  「天哪、天哪!那家伙居然吐出一条好大好长的虫,太恶心了!」
  「可是他没事了?」
  「对,没事了,现在正在大吃大喝呢!」
  「……不可思议!」
  「哦!清儒,还有……」
  「惜惜。」
  「嗯?」
  「如果有人被口吐白-的狂犬咬伤,你会如何?」
  「-敢咬人,我就宰了-!」
  「-?」
  「然后取它的脑外敷。」
  「惜惜。」
  「嗯?」
  「如果有人腹部……」
  「腹部涨水自然是要穿刺放水。」
  「惜惜。」
  「嗯?」
  「如果有人……」
  「请多喝点牛乳。」
  「惜惜。」
  「嗯?」
  「如果有人……」
  「二少爷,您想学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