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八章
  新婚燕尔,季清儒与惜惜过得甜甜蜜蜜,不是他帮她种药草,就是她缠着要他雕玉石给她,要不就手牵手在落月湖畔散步,笑语如珠,偶尔还会顽皮地跳到他背上要他背她走。
  「二少爷,老爷子已经好久没要你出门了ㄋㄟ,」掰住他的颈子,她腻在他耳边说话。「会不会过两天又要调派你到哪儿去了?」
  虽然成了亲,但她依然喜欢戏谑地称呼他二少爷,或直叫他季清儒,视心情而定,想亲昵一点就唤二少爷,有正经事就叫季清儒,想嘲讽他时就叫季大侠,唯有在枕边细语时,她才会呢呢哝哝的低唤他清儒。
  所以只要听她如何叫他,季清儒便大约能猜到她的心情如何了。
  「这……」季清儒沉吟。「我也不清楚,不过少翼在临走前曾说过,义父可能会有好一阵子不会派我出门了。」单少翼在喝过他的喜酒之后便放心回朱剑门去,可临走前却又留下这么一句神神秘秘的话语,教人莫名其妙。
  「为什么?」
  「我不知道,他没说。」
  「好奇怪喔!现在都不叫你出门,反倒叫大哥出门去了。」
  「是啊!」虽然他也隐约可以猜得到是为什么,但这种事他终究不好说开来。
  「这样一来,大嫂就可怜啦!」
  的确,嘉嘉求的就是良人能随时守在她身边,如果上官宇靖如同他以前一样一出门就经年数月,她确实会满怀哀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男人家总有男人家的工作,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妻子身边的。」这点嘉嘉无法谅解,但惜惜想必能体谅……不,她一定会体谅,为了不想见到他痛苦,她宁愿把他赶回朱剑门,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不体谅他呢?
  「不,我是说凤大嫂。」惜惜咕哝。「大哥一不在,她就拚命找大嫂的碴。」
  「啊~~」季清儒眉宇轻蹙。「她仍在找大嫂的碴吗?」
  「本来是啦!」惜惜蠕动着把脸转了个方向靠住。「不过看她那副嚣张的模样我就不爽,所以我就恐吓她说她的胎不稳,若是再这样胡乱发脾气,胎儿早晚不保,她吓得脸色发青,赶紧跑回自己的岚山苑去修心养性,好好笑喔!」
  「凤大嫂的胎真的不稳?」
  「当然是假的,她的身子可比牛还壮,不过,不这样吓吓她她是不会怕的。」
  季清儒笑了。「-真鬼!」
  「谢谢。」惜惜娇滴滴地道谢。「可是大嫂若是跟以前一样害怕寂寞的话,那我可就帮不了忙啦!」
  那是必然的,但……
  「那种事得她自己想得开,谁也帮不了忙。」
  「说得也是。」趴在宽阔结实的背上,惜惜舒服得想睡,说起话来好像嘴里含着两颗大铅球。「二少爷。」
  「嗯?」
  「我忘了告诉你,娘已经完全康复了,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更健壮,只要她不再纵容自己过得太舒适,应该不会再多病缠身了。」
  「真的?」季清儒惊讶地停下脚步,侧过脸去。「不是说还要几个月?」
  「嫁给了你,她就是我婆婆了嘛!所以我就一口气给她服下四颗雪-果,让她即刻便痊愈,免得你再为她操心嘛!」
  季清儒有点哭笑不得。
  她这么说,也就是表示她原就可以让他娘亲更快痊愈,只是舍不得把雪-果给娘服用而已。
  「雪-果很宝贵吗?」
  「六十年才得二十颗,你说宝贵不宝贵?」
  闻言,季清儒不由大吃一惊。「这么难得?」
  「是啊!所以我才舍不得用嘛!」
  六十年才得二十颗,她舍不得用,却给了他娘亲六颗。
  「谢谢你,惜惜。」想亲她,但因为她在背后亲不到,季清儒有点懊恼。
  「她是我婆婆,应该的啦!」
  「你想睡了吗?」
  「唔……你的背好舒服喔!」
  季清儒又笑了。「我还是背你回去睡觉吧!」他很喜欢她这样对他撒娇,就像只小猫小狗似的,可爱得不得了。
  然而走着走着,他又突然停下脚步。
  「大嫂。」
  「二、二弟。」直到现在,凌嘉嘉依旧无法顺利改口,因为在她心底,唯一深爱的仍是季清儒。
  「散步吗?大嫂。」季清儒的声音非常平静而温和。
  他曾深爱过凌嘉嘉,亦不曾忘怀那段深浓的感情,但那一切也都早已化为回忆,偶尔会回想起来,却不再驻留于心中,往日的深情眷恋业已升华为纯粹的关怀──对亲人的关怀。
  若非惜惜,他必然无法如此轻易摆脱痛苦,进而对这一切感到释然,甚至一辈子都不能释怀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他不觉绽出温柔的笑,是为背后的惜惜而发出的笑。
  凌嘉嘉却误会了,勉强压抑的感情在那一笑之下溃然决堤,「二哥……」幽幽柔柔的、哀哀怨怨的,她低唤,甚至想扑过来,无视身后婢女的注目,投入她思念已久的怀抱中。
  心中一惊,笑容即逝,季清儒猛退一大步,「大嫂!」他沉喝。
  凌嘉嘉一震,踉跄的脚步随即止住,眼神更幽怨。
  「二、二弟,我……」
  瞥一眼凌嘉嘉身后的婢女,季清儒正色道:「大嫂,很抱歉,惜惜困了,我想带她回去睡觉,我想大嫂最好也回去歇息个一、两个时辰之后应当能够『清醒』一点才是。」
  凌嘉嘉咬住下唇,泫然欲涕地凝视他片刻后,始将目光移至季清儒身后背上。
  「她怎么了?」
  险些忍不住又漾开温柔的笑,季清儒努力绷紧脸上的线条,「她怀有身孕了,老是想睡。」但语气仍不自觉地流露出关爱与宠溺。
  「你……」凌嘉嘉眨了眨美目,水光盈然,随时都可能滴落。「幸福吗?」
  季清儒重重点头。「我很幸福。」
  「你……」唇瓣颤抖,泪水悄然滑落,「爱她?」凌嘉嘉目光哀恳,仿佛在祈求他不要变心、不要抛弃她。
  不要抛弃她?
  她求错对象了吧?
  季清儒有点啼笑皆非,但仍坚定地告诉她,「是,我爱她。」
  一声哽咽,凌嘉嘉踉跄回身,逃难似的半跑回岚风苑。
  季清儒摇头,叹息。「大哥可要辛苦了!」
  「季清儒。」
  「咦?你还没睡着?」季清儒再次举步行向水烟苑。
  「刚刚大嫂……呃,我是说你、你是不是依然对她……」
  「别说,否则我会生气!」
  「……哦!」
  「待会儿我要出去买把新的雕刻刀,要不要顺便帮你买什么回来?」
  「……米肠子和面肺子。」
  「嗄?」
  「就是羊肺里灌清油、面浆、鸡蛋等,羊肠灌用羊肝、羊心、羊肠油加佐料与大米搅拌加水的馅,然后……」
  「惜惜。」
  「呃?」
  「请你说这边有得买的东西好不好?」
  上官宇靖毕竟不如季清儒那般能干,季清儒一个人轻易便能搞定的问题,他不是白费许多时间还解决不了,就是把问题愈搞愈大条,没多久,他就不得不派人回府讨救兵了。
  这年刚入冬,季清儒又被召唤至上官鸿的书房。
  「……先到豫州,再到襄北帮,然后赶去青月山庄……」
  「……水日楼是芙蓉世家的姻亲,最好交给大哥处理……」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得逞……」
  「……那就由铁筏帮去和他们交涉……」
  一个时辰后,季清儒匆匆步出雨梦苑,因为专心思考,没有注意到某人正朝他急步而来,由于不习惯这种匆忙的举动,又是裹着三寸金莲,一颗小石子便教她哀叫一声跌倒于地,季清儒这才转首望去,继而飞身过去扶起那位纤弱人儿。
  「大嫂,你没事吧?」
  凌嘉嘉趁势贴进他怀里,蹙额拧眉。「我的脚,好痛喔!」
  季清儒连忙推开她一些。「大嫂的丫鬟呢?怎地没跟着你?」
  仰起绝美娇颜,「我是特意支开她来找你的。」无论何时,凌嘉嘉似乎总是一副幽怨神情。
  「找我?」再次推开她又偎过来的娇躯。「什么事?」
  「陪陪我好吗?」凌嘉嘉又浮上两泡泪水,模样百般委屈。「陪我聊聊就好,可以吗?」
  季清儒皱眉,继而目光一转。「来,那边有石凳,先去那边坐下再说。」
  以为他同意了,凌嘉嘉便温驯地任由他扶她到石凳落坐,季清儒旋即退开数步以避嫌。
  「二哥,我……」
  「大嫂,很抱歉,我也要出远门了。」
  凌嘉嘉面色一惨。「你也要离开我了?」
  离开她?
  虽觉得她说的话很不对劲,但季清儒无暇去和她计较那么多。
  「我有事要到豫州,而且待会儿就要动身了,所以我必须先去同惜惜交代一些事,恐怕没有时间和大嫂闲话家常。大嫂请先在这等着,我去叫你的丫鬟过来!」话落,他即匆匆飞身离去。
  凌嘉嘉呆望着他消失的方向许久,神情哀怨欲绝。
  「那我怎么办?」
  「惜惜!」
  喀嚓!
  「该死!」惜惜诅咒着接住不小心剪错的药草,懊恼不已,同时头也不回地大吼。「在这里啦!」
  「惜惜,我又要出门了!」
  「-?!」惜惜愕然回眸,恰好瞧见季清儒飘落跟前。「你也要出门了?」
  季清儒颔首。
  惜惜起身,皱眉。「什么时候?」
  「待会儿就得启程了。」
  「去多久?」
  「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见她脸色沉凝状似不悦,季清儒不由自主想到过去每回他要出门时,凌嘉嘉的怨怼与不满,忙道:「对不起,我知道在这时候离开你不好,但是……」
  话还没说完,惜惜已经拉着他往小楼跑。「跟我来!」
  入了小楼再奔向卧室,季清儒见她拿来大皮袋放在桌上,然后取出一支药瓶。
  「喏!这一瓶是大元丹,只要还剩一口气,再重的内伤也不怕!」说完即塞入他手中,再取出另一小罐扁扁的瓶子。「这是灵叶膏,保证你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外伤药!」用力塞入他手中,又掏出另一样。「还有这个,是……」
  她一口气不断说了一大串,总共在他手里塞进了十几支瓶瓶罐罐,包括腹泻、着凉和食欲不佳的灵药。
  「小心收好喔!这些可是有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到的!」
  她千叮咛万嘱咐,然后脸色严肃地告诉他,「你放心,娘我会照看着,也不用担心我,我自个儿是大夫,什么病痛都不怕。总之,家里头你什么都不用操心,你只要小心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知道吗?」
  季清儒静静地不动,忽地,他扔开了所有的瓶瓶罐罐,猛然将她纳入怀中,紧紧抱住。
  「我爱你,惜惜,我好爱你!」声音中有一抹难掩的激动。
  「我也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平平安安的回到我身边来喔!」
  「我会的,」托起她俏美的娇靥,他雨点似的密密亲着她的眉梢、眼角、鼻尖、唇畔,激切的,热烈的。「我一定会的!」这一刻,他好庆幸娶的是惜惜而不是嘉嘉。
  「还有,你若是要到北边去,记得多披件大麾,冬天到了,那儿很冷的!」
  「嗯……」她每多说一句关切的话语,他便亲得更急切。
  「如果是苗疆的话,记得先吃下避蛊毒的药丸,那药性起码可以维持三个月,别忘了喔!那儿的人可是很会施蛊的,我……啊!你干么?」惜惜惊呼着被放至床上,错愕地瞧着季清儒竟然开始脱衣服。
  他要换衣服吗?
  「我要-!」
  「-?!可是你不是说待会儿就得启程,我还得帮你整理包袱和……唔!」
  好吧!她懂了,他的计时方式与别人不同。
  飘雪了。
  挺着肚子,披上麾,惜惜自雨梦苑里出来,再转向岚风苑而去,瑞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扶着主子,紧张得不得了。
  「二少夫人,请您走慢一点好不好?这路很滑的耶!」
  「我还想飞呢!还叫我走慢一点!」惜惜咕哝。
  「无论如何请您小心一点,现在您的身子可不只是您一个人的!」
  「哦!难不成你也有一份?是手还是脚或是我的脑袋?」
  「二少夫人,」瑞香哭笑不得。「瑞香是说您肚子里的孩子啦!」
  「安啦、安啦!」惜惜拍拍自己的肚子。「别忘了我是大夫,自个儿的身子我还不清楚吗?」
  「总之,二少爷临出门前特地吩咐过瑞香了,」主子不听话,只好搬出大主子出来了。「您要是不听话,瑞香尽管记住,二少爷回来后要打您屁屁喔!」
  一听,惜惜的小嘴儿撅高了,但还是不情不愿地放慢了脚步。
  「这样可以了吧?」
  果然还是只有大主子压得过小主子。
  「可以了,二少夫人,可以了!」瑞香满意地点点头。「啊!对了,二少夫人,您说这回大少夫人会不会又是自己想出来的病?」
  「谁知道,不过……」惜惜想了想。「一半一半吧!」
  「一半一半?」瑞香一脸不解。
  「往常『二哥』不在,总还有个『大哥』在啊!可这会儿那两位都不在她身边了,她一定更寂寞,日子再拖得久了,她便开始觉得自己好可怜,然后愈想愈可怜,愈想愈凄惨,结果就……」惜惜耸耸肩。「病啦!」
  「原来如此,那二少夫人打算怎么个医法?」
  「我也不知道,看着办吧!心病是最难医的,总得她自己振作才行,我只能尽量想办法开导她-!」
  但是就某方面而言,凌嘉嘉也是很固执的。
  「没有人陪在我身边,我、我……」
  床畔坐着惜惜,注视着凌嘉嘉半躺在床上那副有气没力奄奄一息的模样,简直想掐死她。
  「哪里没有人啊?府里上上下下起码五、六百人,你全当他们是大萝卜吗?」
  哀凄地瞅她一眼,「我是说,没有人照顾我……」凌嘉嘉幽幽怨怨地说。
  「-是死人啊?自己为什么不能照顾自己?况且你这边不也有七、八位婢女伺候着吗?若是说大哥不在你身边,我们家二少爷也不在我身边哪!可我并不觉得有多清闲,而且还整天都忙得要死呢!」
  「忙?就照顾着药草圃,会有多忙?」
  「谁说我光只照顾药草圃来着?」
  「二少夫人才忙着呢!」瑞香突然在一旁插上嘴。「一大早起来用过早膳就先去巡视药草圃,这至少得花上半个时辰,然后代替二少爷去向老爷请安,之后陪夫人散步聊天下棋直至用过午膳,待夫人午睡后,二少夫人也得回绿烟苑午睡──这是二少爷吩咐的,不睡也得躺着休息休息。」
  瑞香嘻嘻一笑。「二少夫人好生不愿意,但也没可奈何,因为二少爷说二少夫人若是不听话,回来要打二少夫人的屁屁!」
  惜惜哼了哼。「他敢打我,我不会逃吗?」
  瑞香没理她,径自又说:「午睡后,二少夫人便开始作女红,要给凤少夫人娃儿的礼,还有自个儿孩子的衣服鞋袜,又想着要亲手为二少爷作两件长衫棉袍和鞋履,好似怎么做都做不完,所以用过晚膳后还得继续做,直至瑞香催她上床,二少夫人才不甘不愿地睡觉去。」
  「我又不是三岁孩儿,老要你催我上床!」惜惜又在嘀咕了。
  「可那些叫下人们做,或者去买来便可以了呀!」凌嘉嘉脱口道。
  两眼一翻,「所以我说你啊……」惜惜不耐烦地摇摇头。「记得我曾问过你,在你要求别人之前,可曾为那人做过任何事?虽然那些东西买来就可以,但我想亲手做,那是我对孩子的心意,对我们二少爷的心意,难道你都不曾为任何人做过这种事吗?」
  凌嘉嘉垂首沉默不语。
  「你真是……」惜惜叹气。「不说别的,就说你的女儿吧!她可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不想疼她、爱她吗?听瑞香说你总是把孩子扔给奶娘照顾,最多去抱抱她,你不认为自己亲手照料孩子更好吗?」
  「我每日去看她几回,也抱过她了,这样还不够吗?」凌嘉嘉辩驳。
  这女人到底懂不懂作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怎么会够?换了是我,举凡喂奶把屎把尿我都要自个儿来,想想那可是我们二少爷的孩子,光只这一点,我就想一个人霸占住他,想用全部心力去照顾他,哪容得他人分享!」
  凌嘉嘉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又合上。
  「如何?试着亲手照料自己的孩子,我保证你一定不会再觉得寂寞了。」惜惜婉言劝诱。
  但凌嘉嘉为难地想了老半天后,还是摇头。
  「不,那太辛苦了,我、我的身子不好,不适合。」
  惜惜突然合上眼,努力按捺下甩她一巴掌的冲动,还有踢她一脚、揍她一拳、扁她一顿……睁眼。
  「好吧!辛苦的事你不干,那就去陪娘散散步聊聊天,那可就够轻松了吧?」
  「我……」凌嘉嘉回开眼神。
  惜惜又叹气。「我知道了,你只想男人……呃,不,大哥陪伴你、呵护你,自己完全不想对任何人付出,对吧?」这点上官夫人就比凌嘉嘉「懂事」多了,上官夫人只要有人陪她就行了,并不坚持一定要上官鸿的呵护。
  「我、我也想啊!但……」凌嘉嘉嗫嚅地,委屈地为自己辩护。「但我只是个弱质女流,哪有能力付出什么?」
  「不,-不想!」惜惜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真想,你就会有能力付出,因为你不想,所以就付不出。」算了,她放弃,跟这种女人说话太累了,若是有成果还好,偏偏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受教。
  「我会替你开点补药,但你自己若是想不开的话,喝再多药也是没用的。」她起身。「女人哪!不是只有弱者这个名字!」瞥去一眼,见凌嘉嘉又在暗暗垂泪,一点反省的样子都没有,她不由得喟叹一声,真的放弃了!
  世间人百百种,就属这种女人活得最累!
  除夕,上官宇靖特地赶回来陪伴娇妻,凌嘉嘉好不容易绽开一丝笑容。
  至于季清儒则没能赶回来,但他托人送回来一尊玉雕像,是惜惜,眉梢眼角依然是狡黠与顽皮,唇畔却挂着慈爱的笑,双手保护性地包住隆起的腹部。
  好神!
  不仅是因雕像雕工精致细腻,维妙维肖栩栩如生,最厉害的是他居然猜得到她最近的确常常出现这种姿态,仿佛他亲眼瞧见了似的。
  她满足了!
  展开随着玉雕像送回来报平安的家书,她起初看着还荡漾着欢喜的笑容,可看到最后却撅起了小嘴儿嘟得半天高,哼的一声把信收起来了。
  瑞香只瞄得最后几句,不禁噗哧失笑,惜惜一瞪眼,她忙又捂住嘴,转过头去继续窃笑不已。
  「……记住要乖乖听从瑞香的话,否则回去后看我怎么惩罚你……」
  收好信函,再捧起玉雕像,想象他在寒夜里为她雕像的模样,那份溢自心底深处的甜蜜与温暖,令惜惜立时忘却适才那一丝丝小小的不爽,再度扬起开心的笑,这一份心意已足够让她在没有夫婿的陪伴下度过一个温馨的年了。
  即使在除夕夜围炉时,李凤娇有意恶劣地、刻薄地嘲笑她,她也没在意。
  「弟妹真辛苦啊!挺着一个肚子,二弟也不回来看看你,真是没良心。瞧瞧你大哥,他都特地赶回来了!」
  「男人家有男人家的工作,为人妻者理该默默支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哪有扯后腿的道理。倒是凤大嫂你自己,你不是爱吃兰花鲍吗?怎不请大哥多挟一些给你呢?都快没了瞧!」挂着不在意的笑,惜惜狠狠的咬回去。
  是快没了,因为都被上官宇靖挟到凌嘉嘉碗里头去了。
  李凤娇脸色铁青,上官宇靖忙将剩下的兰花鲍全送进她碗里。
  「凤娇,来,你爱吃,都给你了!」
  都给她了?
  错,她只得几片,其他的全在另一个女人碗里!
  肚子里一把火,不冒出来会烧死她自己,「少吃一点又如何?」李凤娇依然将矛头对准了惜惜。「男人在身边就行了。就怕你临生产,二弟还不肯回来……哟哟哟,搞不好他回来时,还会给你带个妹妹回来呢!」
  「他又不是大夫,也不是稳婆,我急他回来干么?」惜惜依然笑容可掬,「不过凤大嫂可就真得担心一下了,肚子那么大,而且……」她不怀好意地往下瞄了一眼。「胎位好像不太正哟!」
  刷的一下,李凤娇的脸色顿时白得跟外头的雪花一般。
  惜惜又故意叹了口气,「说到这,我想我得先说一声抱歉,届时就算我想帮忙也帮不了,」她歉然道。「瞧瞧我挺着这个肚子,干啥都不方便,你说对吧?」
  话还真让她给说着了。
  恰恰好在二月二龙抬头那一天,李凤娇开始阵痛,匆匆忙忙请来稳婆,一见李凤娇果然胎位不正,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再一瞧见胎儿的脚先冒出来,马上吓得一溜烟逃了,闻讯赶来的惜惜只好挺着肚子上阵。
  「不准用力!」她卷着衣袖大吼。「我得先把胎儿推回去,转个方向后才能让他出来,听见没有?否则你们两个都会没命的!」
  幸好李凤娇比凌嘉嘉强悍多了,她很识相的一一听从惜惜的命令。
  「……忍住,不准用力……再一会儿……快好了……忍住、忍住……好了,用力推!」
  李凤娇平安产下了一个硕大的男婴,相对于凌嘉嘉生女时只有上官宇靖一个人开心,欣得长孙的上官鸿欢喜得即刻命人放鞭炮,霎时间,上官府上下一片欢声雷动,唯有凌嘉嘉哀怨地拉长脸,又开始可怜起自己来了。
  「没关系,嘉嘉,下一回你一定可以生儿子!」上官宇靖只好这么安慰她。
  凌嘉嘉咬唇不语。
  生孩子那么痛苦,她根本不想再生了呀!
  不过比起李凤娇的惊天动地,惜惜的生产状况更是惊险万分,虽然她是顺产。
  「二、二少夫人,您……您真的不请稳婆?」
  惜惜咬住牙关忍过一波阵痛,再继续准备生产的用品。
  「看看大嫂和凤大嫂她们两个,你说稳婆有用吗?」
  「可、可是……」瑞香脸色发绿、手足无措,濒临崩溃边缘。「您、您真的要自个儿生?」
  「否则你以为我现在在干么?」
  「但、但……」眼见惜惜愈来愈痛楚,瑞香也愈来愈惊恐。「还是让瑞香去找人来帮忙吧!」
  「我有你帮忙!」惜惜吸着气说。
  「-?」瑞香尖叫。「我?」她没有昏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帮什么忙?
  「叫什么叫,还不快去准备热水!」
  一阵手忙脚乱,终于万事俱备,只欠……婴儿。
  「你过来,」惜惜一边自己躺上床,一边把手脚发软的瑞香唤到床边。「我告诉你该怎么作,待会儿……」
  「惜惜,我回来了,你在哪里?」
  「二少爷?!」瑞香又惊又喜的大叫,马上带着一脸得救的表情跑去迎接大驾,甫一见到季清儒便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二少爷,救命哪!」
  欢欢喜喜进门来,见到的却是惊恐大哭的瑞香,季清儒一颗心立刻窜到胸腔子口。
  「什么事?二少夫人呢?」
  「二、二少夫人要生了,可是、可是她不要稳婆来替她接生……」
  季清儒脸色大变,立刻往里冲,边气急败坏地大叫,「她这笨蛋,为什么?」
  「因为两个月前凤少夫人生产,稳婆居然半途落跑,二少夫人说请那种稳婆来也没用。」
  「该死!」飞奔到床前,见惜惜满头大汗,下唇几乎要被她自己咬出血来了。「惜惜!」他心疼又焦急地握住她的手。「你感觉如何?」
  「哈哈,二少爷,你回来啦?真及时!」亏她还能轻松说笑。「不用这么紧张嘛!瞧你,脸色肯定比我还难看,我……」
  说一半,她蓦然噤声,并闭紧嘴巴拚命深呼吸,脸部线条有点扭曲,季清儒心焦如焚,却只能无助地握住她的柔荑,用微颤的手为她拭去额上的汗珠。
  「瑞香,去叫……」
  「不,不要!」惜惜大叫。「我不要那种笨蛋稳婆来为我接生!」
  「但-……」
  「你来,季清儒,你来帮我接生!」
  「-?!」季清儒脸上立刻冒出同瑞香一模一样的惊恐表情。「我?!」他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而且还是稳婆!
  「对!来,我告诉你该怎么做……」
  季清儒这辈子从不曾如此惶恐过,虽然惜惜很详细地告诉过他该怎么做,但这种事并不是知道该怎么作就可以顺利完成的。幸好惜惜是顺产,体力足够又坚强,孩子也很合作,并没有突然出现什么会让他昏倒的紧急状况。
  不过,也没有多少男人有机会亲手接生自己的孩子,而当季清儒亲手把自己的孩子迎接到这个世上来时,他知道自己的眼眶湿了。
  「惜、惜惜,是儿子,你帮我生了一个儿子,辛苦你了,真的辛苦你了!」
  「儿子?」惜惜一脸「终于完工了」的表情。「啧,我还以为是女儿呢!好吧!下次再生女儿。」
  把儿子交给瑞香去清洗,季清儒横手抹了一下眼,继续替惜惜处理善后。
  「惜惜。」
  「嗯?」
  「谢谢。」
  「不客气。」
  「还有,很抱歉过年时我赶不回来。」
  「啊~~说到那……」惜惜突然愤怒地挺起上身,看着季清儒小心翼翼为她处理伤口。「你什么意思啊你,居然要我听瑞香的话?好过分喔!不过……」忽又躺了回去,微笑。「看在那尊玉像分上,原谅你!」
  季清儒迅速抬眸看了她一下,随又低下眼。「你喜欢?」
  「好喜欢!」惜惜满足的笑。「你的雕工真不是唬人的,我说以后你干脆做雕玉师好了,肯定赚翻了!」
  「不,往后我只为你一个人雕玉。」
  在季清儒为惜惜处理好的同时,瑞香也把干干净净包在襁褓里的孩子放到惜惜身傍,注视着孩子,季清儒禁不住眼眶又热了。
  为他有了儿子,更为他有一个如此善体人意的好妻子。
  她是如此痴爱他、体贴他,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他一个人着想,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他一个人付出。
  他暗暗发誓,必定要以更多的爱来回报她。
  「二少爷,得去通知老爷夫人了吧?」瑞香问。
  「不,缓一些,」深深凝住妻子,一手抚着孩儿的小脸蛋,一手紧握妻子的手,季清儒轻轻道。「先让我『独占』他们母子俩一会儿。」
  惜惜笑得粲然。
  「不用独占,二少爷,这一辈子,我们都是专属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