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九章
  相对于上官鸿的长孙满月宴请全城,凌嘉嘉女儿满月宴请全上官府上下,季清儒的儿子满月时便显得寒酸许多,仅自家人摆一桌吃喝一顿而已。
  亲生子与继子终究是不同的。
  不过季清儒与惜惜并不在乎这种俗事,他们光只每天「玩」着自己的儿子就满足得不得了。
  可是这种日子也享受不久,季清儒始终是上官家的「报恩奴隶」,无论何时,上官鸿要他往东他就得往东,要他往西他就得往西,要他上天或下海他也得攀山又遁水,除非──
  「抱歉,惜惜,我才回来不到两个月又得出门了。」
  「放心、放心,家里有我,你只管照顾好自个儿就成了。」
  惜惜挺直腰,又在猛拍胸脯了。
  俯眸凝住那张清秀俏丽的娇靥,在安心之余,季清儒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很舍不得,舍不得离开惜惜、舍不得离开儿子,这样的感觉从不曾有过,甚至连嘉嘉也不曾让他滋生过这种情绪。
  以往在离家时,总是满心的无奈,因为不能不出门,但嘉嘉总是一再以那种哀怨的眼神试图留住他,仿佛在责怪他,又似在央求他,教他不知如何是好,一旦踏出上官府,反而会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而惜惜不仅从不曾为难他,还声声允诺会照顾家里,千叮咛万嘱咐只要他小心自己,这样的体贴反倒让他舍不得离开了。
  轻揽她入怀,「你不会舍不得我吗?」他低低问。
  「当然会啊!」惜惜仰起双眸与他四目相对。「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挂念我们而出什么差错,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回到我身边就够了。」
  季清儒喟叹。「我也舍不得你,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与你一起过那种平平静静的恬淡生活,我实在厌恶极了江湖中这种刀光剑影,争胜夺势的日子,但是义父他……」
  惜惜眨了眨眼。「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呀!只要……」
  话说到这里,猝然一声媲美杀鸡般的尖叫,几乎刺破他们耳膜地凌空划来。
  「二少夫人!!!」
  「好高深的『功力』!」季清儒喃喃道,与惜惜不约而同转首望去,果然是瑞香跌跌撞撞地冲进寝室里来。「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糟了!二少爷、二少夫人,大、大少爷回来了!」
  「咦?我还没去,他怎地先回来了?」季清儒颇觉讶异。「不过他回来了就回来了,有什么好糟了的?」
  「可是……」瑞香弯着腰直喘气,可见她有多急促匆忙。「可是大少爷中、中毒了呀!」
  「他中毒了?」季清儒惊呼。
  「是啊!所以老爷才叫我赶紧来请二少夫人上岚风苑去看看,大少爷好像情况不太好呢!」
  何止不好,上官宇靖已经一脚踏进鬼门关了!
  只一眼,惜惜便说:「跟你那回同样的毒,不过对方肯定是恨死他了,下了三倍的量,看样子他撑不过两个时辰了。」
  上官鸿脸色马上变绿了,李凤娇直跳脚,凌嘉嘉身子一歪,昏过去了,幸好上官慧就在她身边,及时一把抱住她到一旁坐下,季清儒则转头责问护送上官宇靖回来的单少翼。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手一摊,「别问我,」单少翼说。「我已经告诉过他黑雾会善使毒,最好等你到了之后再说,可是他好像很不服气,吵着说要先去试试看,不过老爹也很坚持不让他去,没想到他竟然骗我们说要去镇上走走,其实是自己一个人跑去黑雾会,当他逃回来时就是这个样子了。」
  「糊涂!真是糊涂!」上官鸿气急败坏地咒骂。
  李凤娇跳完了脚,转而直冲到惜惜面前命令道:「快救他,快!」
  惜惜懒洋洋地斜眼瞄了一下上官宇靖,耸耸肩。「抱歉,我不诊男人!」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满堂「采」。
  「你说什么?」李凤娇尖叫。「信不信我宰了-!」
  「也得-宰得到我!」惜惜满不在乎。
  「你这冷酷的女人!」上官慧也杀过来了。「害了我丈夫还不够,现在还要害我弟弟吗?」
  「害?」惜惜不以为然地哼了哼。「我说上官大小姐,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你丈夫的脚又不是我伤的,你弟弟身上的毒也不是我下的,凭什么说是我害了他们的?」
  上官慧不禁哑然,见状,季清儒不禁暗暗叫糟,以为她的任性脾气又发作了。
  「惜惜,他是我大哥、你大伯,难道你就不能通融一下?」
  「抱歉,相公大人,」惜惜歉然地笑。「夫婿也没人情讲!」
  季清儒皱眉。「那-又救我?」
  「那是一定要的啦!你是我的夫婿呀!」
  「那时候还不是。」
  惜惜两眼直眨。「当然是。」
  「胡说,那时候……」季清儒蓦然噤声。突然想到那时候他们虽然尚未成亲,却已有夫妻之实,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说才好,就怕一个不小心泄漏出那件事而坏了惜惜的闺誉。
  「惜惜,你说吧,要什么?」上官鸿倒是很干脆。「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开口!」
  「哎呀!义父,还是您最聪明!」惜惜眉开眼笑。「真的我要什么都可以?」
  「没错!」
  「好!」惜惜两手往后一背,走前两步,再转回来。「其实我要的也不多,我只要……」她伸出三根手指头。「三个承诺。」
  众人俱皆一楞。
  「三个承诺?」上官鸿讶异地重复。「什么承诺?」
  「第一……」惜惜对上官鸿甜甜一笑。「倘若我破例出手救大哥,那也是为了替我们家二少爷报恩,所以我要请义父承诺,自今而后,我们家二少爷不再欠上官家任何恩情,因为我已经替他偿还了,因此往后若是义父需要我们家二少爷帮什么忙,都得经过……」她指住自己的鼻子。「我的同意。」
  「-的同意?」上官鸿再次惊讶地重复。
  「没错,譬如说……」惜惜斜睨着季清儒。「今儿个我就不想让他出门。」
  看了季清儒一眼,牙关一咬,「好,我承诺!」上官鸿不情不愿地同意了。「再来呢?」
  「再来?」笑吟吟地环视众人。「再来就得请娘来一下了。」
  众人又是一呆。
  上官夫人?她要上官夫人什么承诺?
  但上官鸿为了救独子,想都没想到要问,立刻派人去请夫人。未几,在婢女的扶持下,上官夫人袅袅而来。
  「听说你要我的承诺才肯救靖儿,要什么承诺呢?」
  面对上官夫人,惜惜倒是不敢太放肆。「娘,为了您,清儒他已经牺牲的够多了,您也利用他够多了,所以我希望得到娘的承诺,往后不能再藉尽孝或报恩之名要他为您做任何事,或答应任何事,可以吗?」
  上官夫人目光怪异地注视她好半晌,又望住儿子片刻,最后瞥向上官鸿,后者立刻朝她拚命点头,于是──
  「我承诺。」
  「谢谢娘!」惜惜欣喜地福了一福。
  「第三呢?」上官鸿忙再问。
  惜惜嫣然一笑,转向季清儒。「最后是你,二少爷。」
  「我?」季清儒不觉愕然。「你要我的什么承诺?」
  「因为我已经替你报恩了,所以往后无论义父要你帮什么忙,都得经过我的同意之后你才能帮忙,而且你也不能勉强我同意,我若是说声不好,你就不能再说第二句话。」
  季清儒深深凝视她一眼。「我承诺。」
  「我还没说完呢!」惜惜娇嗔道。「还有娘的承诺你也听见了,日后我们依然会孝顺娘,但若是娘要对你做什么要求,一样得经过我的同意,没问题吧?」
  季清儒颔首。「没问题,我承诺。」
  「太好了!」惜惜欢喜地笑开了。「现在我可以救人了,不过先说好喔!若是有人违背承诺,我不会也不敢找你们三位算帐,不过呢……」
  「不过如何?」
  见她笑容诡谲,众人紧张地追问,没想到这一问,她笑得更恐怖了。
  「我会把毒再下回大哥身上去,而且是那种无药可解的毒,也就是说,哼哼哼,他死定了!」
  白白胖胖的娃儿舒舒服服地躺在惜惜臂弯中,因为用力吸吮而在额头沁出些许汗珠,惜惜则舒舒服服地偎在季清儒怀抱里喜爱地凝睇着儿子,季清儒俯视她们母子俩,若有所思。
  白日里的事,表面上听起来似是惜惜任性地想霸占住他,想要他多陪陪她,但事实上……
  「惜惜,你是为了我,是吗?」
  「是二少爷自个儿说想过点平静的恬淡日子的嘛!」
  季清儒叹息着把手臂揽紧了。
  「什么时候你才能少为我想一点,多为你自个儿想一些?」
  「我任性,就是想这个样儿嘛!」惜惜娇嗔道。「而且少了你,义父说不准就会收敛一点野心,少梦想一点坐上武林盟主宝座也说不定。」
  「这个……」季清儒沉吟,而后摇头。「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事。」
  惜惜耸耸肩。「那也是他家的事,别老把你扯下水嘛!又没你好处。」
  「除了大哥和娘,我是他最信任的人。」
  惜惜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希罕!何况大哥根本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义父却要你去为他卖命,多没意义啊!再说到义父,有野心想坐上武林盟主宝座的人通常都没资格坐上那位置,义父想坐就自己想办法-!」
  「义父是会另外想办法,不过这不是我担心的问题。」季清儒眉宇间微蹙。
  惜惜仰起娇靥。「你又在担心什么?」
  「凤大嫂。」季清儒简洁地说。
  惜惜想了一下。「你是说她会因为想保住大哥而对我不利?」
  「她是个很不讲理的人,极有可能做这种事。」
  「也就是说,义父很可能仍是不打算放过你?」
  季清儒颔首。「这些年来,上官世家在各地的势力有八成都是我替上官世家布下的,少了我,那些势力有多少能继续掌握住便很难讲了。就以朱剑门来说,是单伯父看得起我,少翼又跟我是知交好友,所以他们才肯豁力帮上官世家,否则朱剑门在华南也是一方霸主,根本没有必要附翼于上官世家之下。」
  「你是说如果你不管事了,朱剑门就会放弃支持上官世家?」
  「没错,」季清儒肯定地说。「你看着好了,少翼在回朱剑门之前,必然会来询问我的意向,以决定朱剑门的未来取舍。」
  「这种状况会很多吗?」
  季清儒略一思索。「可能不少。」
  「简单的说,朱剑门会头一个退出,然后陆陆续续的会有更多门派跟进,这个退,那个也退,然后上官世家便会成为三大世家中最弱的一环,又因大哥和芙蓉世家是姻亲,结果可能演变成上官世家得去支持芙蓉世家?」
  「是这样。」
  「这应该是凤大嫂最想见的状况呀!」惜惜反倒不解了。
  季清儒嘲讽地一笑,摇头。「李家三姊妹并不似外界传言中那样姊妹情深。」
  「原来……」惜惜恍然大悟。「凤大嫂她自己也有野心?」季清儒点头。「所以绝不能让朱剑门退出?」季清儒再点头。「这得靠你?」季清儒还是点头,惜惜楞了半晌。
  「我可不知道情况是这么复杂的。」
  「说句自大一点的话,至少目前来讲,上官世家是少不了我的。」
  仿佛在印证季清儒的话似的,门外及时传来瑞香的通报。
  「二少爷,单少爷求见。」
  季清儒与惜惜相对一眼。
  「来了。」
  绿烟苑内,两个男人蹲在药草圃中埋头工作。
  「千万别乱剪,有白色斑点的绝对不能动到,不过如果有虫的话,就得整株挖起来,惜惜会另外处理,听懂了没有?」
  单少翼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地抽抽鼻子。「为什么我每一回来都要做苦工?」
  「这会有多苦?」季清儒头也不抬。「只不过剪剪叶子而已,别这么穷嚎!」
  「人家哪有嚎嘛!」单少翼咕哝。「再说,这药草圃明明是嫂子的,怎会变成二少爷你来工作?」
  「惜惜想要亲自照顾孩子,我能帮她的自然要尽量帮。」
  「上官府奴仆不下两、三百……」
  「那些粗人承担不来这种需要细心照料的工作。」
  「所以就变成你,上官家的二少爷,还有我,朱剑门少主,咱们俩来做这种粗活?」
  「没错。」
  单少翼叹气。「我认了,谁让我误交损友呢!」
  然后,是好一阵子喀嚓喀嚓声,偶尔还会有几句咒骂,这样大半天功夫后,单少翼横手背抹去脑门子上的汗水,瞥季清儒一眼,再低头继续工作。
  「清儒。」
  「嗯?」
  「你不干了?」
  「想干也不成,惜惜不想再看我这样卖命了。」
  「那……朱剑门呢?」
  「由单伯父决定。」
  「……知道了。」
  事情好像很简单,三言两语就结束了,但……
  他们忽略了一个人。
  上官鸿的怒气已经不能用简单愤怒两个字来形容,倘若上官宇靖不是他的独生子,他早就亲手把上官宇靖摆平了。
  「你这个笨蛋,为何行事如此鲁莽?」对着独生子,他大肆咆哮。
  「这、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呀!」上官宇靖瑟缩着想躲开父亲的怒意却不敢。「谁教那个单全把我看扁了,那我、我当然想让他瞧瞧我并不输给二弟啊!谁知道、谁知道……」
  上官鸿猛捶了一下桌案,桌上的书本砚笔跳了跳,上官宇靖也跟着跳了跳。
  「这下子可好,」上官鸿的声量丝毫不见降低。「你可知道少了清儿情况会变成如何?」
  「不太、不太好?」上官宇靖嗫嚅道。
  「何止不太好,根据我最保守的估计,继朱剑门之后,附翼于上官世家的势力起码会失去一半以上,如果再任由你去胡搞瞎搞又搞掉一、两成的话,你自己算算结果是如何?」
  上官宇靖听得张口结舌。「不是这么糟糕吧?二弟他也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什么?」上官鸿冷冷地注视着儿子。「上官家的继子?或者奴隶?告诉你,别再看不起他,也别想跟他比,在江湖上,季清儒这三个字可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卑微,他说出口的话可能比我还要有分量……」
  「爹,」上官宇靖大声抗议。「他跟我比到底孰强孰弱,这个尚有待商榷,但说他比爹更有分量,靖儿我可是要坚决反对到底,爹可是堂堂上官世家的主人,他凭什么跟爹比,他……」
  「就凭他是前任武林盟主的儿子!」上官鸿大吼。
  上官宇靖窒住了,好半晌后,他才又期期艾艾地说:「可是、可是他爹已经死了那么久……」
  「即便再过二、三十年,江湖上也没有多少人会忘记他爹的名字!」上官鸿重重地道。「你也不是没在江湖上走动过,怎会不知道这个事实?」
  上官宇靖沉默了。
  「总之,我们得想办法让清儿继续为我们维持住上官世家的外围势力,可是……」上官鸿又懊恼地敲了一下桌案。「那个慕容惜惜,她实在太狡猾了,居然用你的生命来威胁我们,如此一来,我和你继母谁也没办法对清儿开口,那就没有人能够勉强清儿……」
  「有!」上官宇靖脱口道。「还有一个人!」
  上官鸿狐疑地一皱眉。「谁?」还有谁有那么大能耐能让季清儒屈服?
  「嘉嘉!」
  澄蓝的天,微风习习,温柔的阳光下传来几声婴儿的牙牙语,还有男人的低柔呢喃,勾起凌嘉嘉心头一阵幽怨。
  她认得男人的声音,而那温柔的低喃原是属于她专有的呀!
  顺着鹅卵石小径,踩着三寸金莲,凌嘉嘉急切地迎向男人的声音而去,不一会儿,她骤然止步,呆呆注视着鲤鱼池旁的男人,唇畔挂着笑,眼底是慈爱,逗弄着怀里的襁褓,那男人流露出她不曾见过的另一面,轻松又愉快。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她绽出微笑。
  「大嫂,你怎地会到这儿来?」
  不,她不要这种客套的笑容、不要这种疏远的眼光,难道他真的不爱她了吗?
  「我、我想见你。」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不想相信他已经不爱她了,因为她仍是如此深爱他呀!「她呢?」
  她?
  「惜惜和瑞香在绿烟苑处理她的宝贝药草圃,」季清儒缓步走向水云亭。「长虫了,那我可处理不来。」然后肃手请凌嘉嘉落坐,再于她对面鹅颈椅上坐下。「大嫂找我有事?」
  凌嘉嘉咬住下唇,垂下螓首。「我……」她没有忘记上官宇靖的交代,但……「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是不得已的。」
  季清儒神清稍变。「大嫂……」她想干什么?
  「你不能怪我,我好想你好想你,又好寂寞,可是你都不肯留在我身边,连一次都不肯!」凌嘉嘉抬起哀怨怪责的美目。「我爱你,但你不够爱我……」
  季清儒的眉宇攒了起来。「大嫂……」
  「……只有靖哥肯一直陪着我,明明知道我不爱他,他还是愿意耐心陪在我身边,呵护我、怜惜我、宠爱我,他比你更爱我,所以、所以你不能怪我选择他,那是你逼我的!」
  「大嫂,我……」
  「没有先告诉你一声是我不对,但你每一回出门都那么久,你根本就不想回来了,所以这也不能怪我,不……」
  「大嫂!」
  陡然一声沉喝,凌嘉嘉吃了一惊,噤声,惊吓地瞅住他。
  「大嫂,我不怪-,」季清儒淡淡道。「请你不用再记在心上了。」
  闻言,凌嘉嘉欢喜的笑了,「真的?」绝美容颜添上两朵妩媚的虹彩。
  「真的。」
  「太好了!」凌嘉嘉手捂胸口,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就知道二哥还是疼我、爱我的!」
  爱她?
  季清儒再次皱起眉头。「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大嫂,现在我爱的是惜惜。」
  凌嘉嘉的笑容骤然冻结。「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现在爱的是惜惜。」季清儒正色道。「你我之间已是过去的事了。」
  凌嘉嘉呆了好半晌,好像一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然后,她开始摇头。
  「不,不可能!」她喃喃道。「我依然如此爱你,你怎么可能去爱别的女人了?不,这是不可能的事,你爱的是我,你不会变心的,不会的!」
  季清儒凝住她片刻。
  「是,我是不会去爱别的女人,然后我会痛苦一辈子,直到我死!如果不是有惜惜,我确实会如此。」他平静地说。「但我何其幸运,在最痛苦的时候有她陪在我身边,是她抚平了我的痛苦,用她痴傻的爱来融化我的心,用她无怨无悔的付出来使我一日比一日更爱她。」
  深深叹息,他望着怀中的儿子。
  「也因为她,我才明白为何你能如此轻易放弃我而选择大哥,长年时光累积出来的感情为何会如此禁不起考验,因为你我都爱得不够深刻,我爱的是你优雅柔美的姿貌与纤弱飘逸的气质,你爱的同样也是我的外表,但这些都只不过是虚荣的外在,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因素能将这份感情深深缕刻在灵魂上,于是……」
  抬眸,他注视她,目光中毫无怨尤。
  「一点自私的理由便足以让你选择别人,而当另一个女人不计代价地用她的付出与牺牲来堆砌我的幸福,我便不由自主地融化在她的挚爱里。虽然只有两年时光,但我与惜惜之间的感情却远比你我二十年的感情更深刻、更坚固。失去-,我很痛苦;但若失去了她,我想我会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不,不,你错了,我不只爱你的外表呀!」凌嘉嘉急道。「若论外表,靖哥比你更俊美,但我爱的是你的男子气概、爱你的聪颖能干、爱……」
  「大嫂,」季清儒迅速打断她的话。「无论你曾经有多爱我,终究比不上你为自己着想的心!」
  凌嘉嘉僵窒了下。「但、但我只是个女人啊!一个柔弱无能的女人啊!」
  「惜惜也是个女人,她还比你年轻呢!但她却已是我生命中最有力的支柱,只要能力所及,她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但大嫂-呢?你可曾为你所爱的人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
  咬着下唇,凌嘉嘉垂眸。「我、我又能做什么?」
  「你可以……」蓦而顿住,季清儒摇摇头,叹息。「不,你的确做不到,因为你已经认定自己只有为自己打算的能力。所以……」他看住她。「既然已经嫁给大哥了,你就好好跟着他吧!大哥是真的很爱你的。」
  凌嘉嘉沉默了好一会儿,季清儒以为她总算听进他的话了,没想到却听见她开始喃喃自语。
  「不,这样不公平,我依然爱着你,你却已经变心了;以前你不肯为我留下,现在却可以天天陪着她;是你逼得我不得不选择靖哥,因为只有他愿意天天伴在我身边,可是现在却因为你不愿意出门,所以他必须代替你出门,到头来,我依然得孤孤单单一个人,这样、这样……」她猝然掩面失声痛哭。
  「不公平啊!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呀!」
  「大嫂,你这么说才真的不公平,」季清儒反驳。「是为了救大哥,惜惜才提出那种条件……」
  「不!」凌嘉嘉放下手,泪痕斑斑的脸上满是怨怼。「靖哥说这是你要她那么做的,因为你只想陪着她,却……不愿意陪我……」
  原来是上官宇靖!
  季清儒顿时恍然。
  看样子这就是义父他们想出来的办法:推嘉嘉出来逼他。
  果然如他所料,义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要想脱离这一切,恐怕非得在义父坐上盟主宝座之后……
  「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凌嘉嘉哽咽着。「你不能只顾你自己,你必须继续帮公公的忙,这样靖哥才有空陪我,将来靖哥继承公公之后成为武林盟主时,你也要继续帮助靖哥,这是你欠我的,以前我恳求你陪我你不肯,现在你至少该为我做这些!」
  上官宇靖也想坐上盟主宝座?
  季清儒不敢置信地瞪住凌嘉嘉。
  义父想坐上盟主宝座已经很勉强了,没想到连大哥也……
  不,他一辈子都逃不脱这一切,如果继续留在上官府,他永远摆脱不掉这个枷锁!
  他该如何是好呢?
  踏进绿烟苑里,季清儒找着正在整理包袱的单少翼。
  「要回去了?」
  「是啊!老爹知道我的脾气,没人来催我我就不回去,所以……」他拿起包袱旁的信函扬了一下。「来催我-!」
  「等我两天,我跟你一起去。」
  「咦?可是……」
  拉开圆凳,坐下,季清儒指指另一条圆凳。「坐下,我有事要跟你谈谈。」
  单少翼听命坐下。「什么事?看你脸色好像满严重的。」
  季清儒低眸沉思片刻。
  「我有个计画……」
  夜深,月明,楼外蛙鸣几许,楼内春情绵绵。
  惜惜趴在季清儒胸前,两人都一身汗水淋漓,但惜惜就是喜欢睡在他身上,季清儒也喜欢让她睡在他身上。
  「最近愈来愈热了ㄋㄟ!」
  「嗯!」
  「说不定明儿个会下雨。」
  「嗯!」
  「最好不要是大雷雨,我的药草最怕大雨了。」
  「嗯!」
  「……搞不好黄河还会决堤。」
  「嗯!」
  「然后又要闹大饥荒。」
  「嗯!」
  「所以我们只好把儿子扔到深山里去给狼吃。」
  「嗯!」
  惜惜仰起头来。「清儒。」
  「嗯?」
  「你今天晚上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耶!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视线往下移,季清儒和惜惜相对片刻。
  「今天上午,大嫂来找过我……」
  他详详细细说出经过,一点也没隐瞒;惜惜只是听,并不插嘴,直到听完之后,她才问了一句。
  「你打算如何?」
  季清儒凝视她好一会儿,眼神莫测,深沉幽邃,还有点冷冽、有点阴郁,惜惜觉得仿佛又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
  「我希望你回山上去,给我两年时间,两年后我会去找你。」
  静默半晌,惜惜又把脸颊贴回他胸前。「为了她?」
  「……为了我深爱的女人。」
  惜惜叹息。「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会听你的话,只要你承诺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发誓我会活着回到你身边的。」
  「好吧!」
  「还有,这两年间,你不要打听关于我的任何事。」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要求。」
  「……好。」
  两臂抱紧了她,季清儒低喃,「谢谢你,惜惜,你一直是这么体贴我,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
  「……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我发誓,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