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第十章
  「你发过誓的!你明明发过誓的!」
  骤雨毫不留情的漫天落下,年轻女人浑身湿淋淋的跪在坟前,哗啦啦的雨声中,凄厉的怒吼仿佛利剑般划开沉重的雨幕。
  「你依然爱她,始终最爱她,你宁愿跟她在一起而不想跟我在一起,不要紧,这些我都不在乎,当你要我回山上那一刻,我就想到有可能是如此了,但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你为什么要死?为什么?」
  年轻女人匍匐于地,痛心疾首地握拳猛捶泥泞的黄土地。
  「为什么?回答我啊!」
  悄悄地,一把油伞移过来遮在年轻女人头上,挡去了滂沱大雨,却挡不去沉重的哀痛。
  「嫂子,别太伤心坏了身子……」
  「你管我!」
  「嫂子,孩子还需要你的照顾啊!」
  「滚开!」
  「嫂子,走吧!」
  「我就是不走!」
  「嫂子,你别这样,他在九泉之下会不安的。」
  「……」
  「嫂子……」
  「无论他是不是为其他女人而死,他总是我的夫君,我要把他的棺木迁移到山上去!」
  马车中,惜惜脸色苍白神情哀痛,对面则是神情凝肃的单少翼。
  「告诉我,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单少翼未语先叹。「他原先计画用两年时间把他义父推上武林盟主宝座,之后便要离开上官家来找你,万万没有想到在情势最好时,芙蓉世家和铁剑世家见势不对决定联手,两家共派出三十六位高手狙击他于孤峰山,结果大战一天一夜后双方同归于尽……」
  惜惜闭了闭眼,再问:「那又为什么把他葬在乱葬岗?」
  「当时三十七具尸体内有六具因为坠崖而血肉模糊分不清谁是谁,三方又都不愿意错收敌方的尸首,只好就地葬在附近的乱葬岗。」
  「也就是说,墓碑虽是他,棺木里的尸体却不一定是他?」
  「单就衣服上辨别,应该是他,但……」单少冀无奈苦笑。「没有人能确定,我也不能。」
  惜惜沉默片刻,然后撩起幕幔往外探向乱葬岗,雨幕中,那片乱葬岗显得格外冷凄。
  「那就六具棺木全带走。」
  单少冀深深注视她一眼,颔首。「好。」
  三天后,几辆马车连成一列缓缓离开乱葬岗,在第一辆马车上,惜惜抱着熟睡的儿子,悲戚的眼流连在儿子酷似爹亲的五官上,旁边是睡得脑袋点过来摇过去的瑞香,单少翼依然坐在她对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现在才来通知我?」惜惜突然出声问。
  「我知道你一定会很伤心,所以才拖到他跟你约定的两年期满再去通知你,希望能让你多过一点平静的日子。」
  理由很勉强,但还说得过去。
  「上官家现在又如何?」
  唇边蓦然扬起一抹嘲讽的笑,「还能如何?」单少翼的口气是轻蔑的。「没有清儒的支持,上官世家的势力在三个月内崩消瓦解,上官世家的主人只好乖乖满足于他现有的地位。」
  换了一个坐姿,单少翼继续说:「或许是对上官夫人有所愧疚,因为清儒是为了他的野心而死的,所以,现在上官老爷子天天陪着夫人聊天又下棋,和乐融融,恩爱得不得了;至于上官世家的大少爷……」
  他摇摇头。「他呀!我怎么看都是个窝囊废,还妄想坐盟主宝座呢!光是处在嘉嘉少夫人和凤少夫人之间就够他焦头烂额的了!而且凤少夫人又生了一个儿子,嘉嘉少夫人却怎么也不愿意再生,每天只对夫婿哭丧着脸,日日以泪洗面,无论上官宇靖如何哄她都没用,因为……」
  「她仍然爱着她的『二哥』?」
  单少翼点头。「她觉得是她害死了清儒。」
  「不是她是谁?」惜惜冷冷地说。「那个自私又懦弱的女人,说她爱清儒?呸!我说她只爱她自己。」
  「我也这么想。」单少翼赞同道。
  寂静片刻,惜惜忽然抬起头来瞪住单少翼,眼神歹毒又凶狠,单少翼被瞪得心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我们会经过铁剑世家吧?」
  「是啊!的确会……」蓦然噤声,继而脱口问:「你想干什么?」声音有点惊慌。
  「没想干什么,」惜惜冷冷道。「只不过想送他们一点毒尝尝!」
  心头一震,「不行!」单少翼失声叫道。
  惜惜脸色一沉。「为什么?」
  为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因为……
  「带着那么多棺木,你不想节外生枝吧?」
  惜惜无言片刻。
  「好,那等我安葬好棺木之后,再去找他们!」
  单少翼暗暗挥去一把冷汗,「嫂子,令师兄也在山上吧?」急忙转开话题。
  「才没呢!」惜惜不屑地哼了哼。「两年前我回山上时,他早就已经落跑了,谁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单少翼想了一下。「江湖中有个赭衫怪医,不知是否是他?」
  「有可能,我师兄最爱穿赭色衣衫。」惜惜又看回儿子。「没想到他也去跑江湖了。」
  「不,他没有,但江湖中人多喜去找他治病、疗伤、解毒,因为他不肯透露名字,所以唤他赭衫怪医。」
  「好像混得不错嘛!」惜惜喃喃道。
  「嫂子也可以啊!只要-……」
  「去掉那些规矩?」
  单少翼点头。
  「我偏不,怎样?」
  「不怎样!不怎样!」单少翼忙打个哈哈。「随嫂子高兴,随嫂子高兴!」
  晚一些时,单少翼打了个盹儿醒来,见孩子已到了瑞香怀里,而惜惜则移坐到车尾,幕幔掀开,痴望着那一串载着棺木的马车。
  默默垂泪。
  湿了脸、湿了衣襟、湿了裙-,天黑了,她的泪水依然不止;天又明了,她仍在落泪,仿佛永无止尽般,不停的、不停的滑落……
  千山有草木朦胧,万壑有碧水争流,峰连山岭,苍松如海,就在那正山腰间,还有一棚巨大的石块斜覆如檐,檐顶清泉沥沥,檐下古木参天,尚有竹屋两三篱,这就是惜惜的居处。
  一辆辆马车陆续停在竹屋前土径,惜惜首先抱着孩子飞身落地,边吩咐后头的瑞香。
  「瑞香,你领他们把棺木搬到巧石岩,等我把孩子喂饱哄睡了就过去!」
  「是,二少夫人。」
  「娘娘,吃甜甜。」小男童仰起娇憨的小脸蛋。
  「先吃饱了再吃甜甜。」哄着孩子,惜惜走向竹屋,后头尾随着神情怪异的单少翼。
  「不嘛!娘娘,」小男童抱住娘亲的脖子撒娇。「先吃甜甜嘛!」
  推开篱门,惜惜继续步向最中间的竹屋。「先吃饱。」
  「先吃甜甜嘛!」
  「先吃饱。」
  「先吃甜甜啦!」
  推开竹门,「先吃……」双手一松,孩子尖叫着往下坠,单少翼抢前一步及时一把捞住,然后悄悄退出竹屋。
  竹屋正中间有一张竹桌,那是他们平时用膳的地方,此刻,有个人背对着她坐在竹桌旁,静静地喝茶。
  是个男人,她熟得不能再熟的男人,但是……
  「你、你、你……」梗窒的喉咙几乎挤不出声音来。
  徐缓的,男人回过身来,不变的长发、煞气的双眉,幽邃的眸底是思念,唇畔是深情的笑。
  「我发过誓会活着回到你身边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