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终曲
  十年过去,武林盟主宝座依然像颗熟透了的梨子般待人采撷,而觊觎的人已不只三两波,起码有四、五个组合在一旁虎视眈眈。
  但上官世家已没落了。
  自从八年前上官鸿把上官世家交给独子,自己带着妻子到南海离岛隐居之后,为了维持上官世家的地位,上官宇靖居然使出最窝囊的手段,利用自己的俊美仪表又娶了铁剑世家的闺女,再娶黑雾会门主的妹妹,还娶了……
  一头大、两头大、三头大、四头大……
  结果最头大的是上官宇靖自己,上官世家七位大夫人天天喊战斗,上官宇靖夹在中间七面不是人,孩子一个个生,他的一家之主威严也一日日低落,到最后落得只能躲在凌嘉嘉那儿愁眉苦脸,两人正好凑成一对宝,比赛谁的脸最苦、谁叹的气最多。
  最后,当七位大夫人开始争执不下要把上官世家更名为李世家、轩辕世家,或韩世家、柳世家,抑或司空世家、梁丘世家……而无能的上官宇靖全然束手无策之际,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上官宇靖和凌嘉嘉都没想到能再见到的人。
  「二弟?!」上官宇靖失声惊叫,以为自己白日活见鬼,差点一溜烟躲到八个老婆身后去。
  「很抱歉,不诈死,我就永远无法摆脱上官世家。」季清儒歉然道。
  几位大夫人惊异不已,原以为上官宇靖是她们见过最俊美迷人的男人,但眼前冷不防出现的男人虽然没有上官宇靖那般俊美,却是她们所见最富有男性魅力又气势浑然的男人,教人不由得心头怦然、悸动不已。
  凌嘉嘉更是痴迷地忘了自己的身分,忘形地想如同未嫁身时那样亲昵地贴过去。
  「二哥……」
  「大嫂,」季清儒目光冷然。「是你让我下定诈死的决心离开上官家的。」
  凌嘉嘉噎了一声,受伤的眼立即涌上一层泪光,踉跄退了一步。
  「为、为什么?」
  「倘若只是为了义父,我还能忍两、三年,但你却固执地认定我只能爱你、怜你、属于你,打算用你的自私绑住我一生一世!」季清儒摇摇头。「不,打从你嫁给大哥那天开始,我就不再属于你了;当我娶了惜惜那时刻起,我这一生一世便是属于她的了!」
  煞白的唇瓣抖如筛糠,凌嘉嘉哽咽地捂着嘴,摇头不想承认他所说的一切。
  「但、但我一直爱……」
  「大嫂!」季清儒断喝,「我今天不是为你回来的,我是回来……」他转向其他大夫人。「告诉几位大嫂一句话。」
  「甚么话?」李凤娇脱口问。
  严峻的眼缓缓扫过那几位年龄不一,容貌各有特色的大嫂们,季清儒徐步向前将手掌贴印在大理石桌面上。
  「上官世家……」手掌若有似无地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收回,季清儒退后一步,在众人惊骇的注视下,冰冷坚硬的大理石桌仿佛砂堡崩溃般粉落成一堆小山。「永远是上官世家,明白吗?」
  大夫人们脸色惶恐,争先恐后点头,季清儒满意地点点头。
  「那么,大哥请保重!」
  话落,尚未待上官宇靖回答,他已微一晃身翩然消失踪影。凌嘉嘉徒然追上前两步,然后绝望地停住脚,神情悲戚语意哀怨地说完适才未能说完的话。
  「我一直爱着你呀!」
  翡翠山下的翡翠镇,原本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淳朴小镇,却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迅速发展成一个热闹非凡的小城市,比之最繁华的商市犹胜几分。
  因为十年前,这儿迁来了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儿子和婢女在翡翠镇上落户,丈夫开玉铺、妻子开药铺,两家铺子相邻左右,翡翠镇的发展就是从这两家铺子开始的。
  这日上午,翡翠镇口徐步行来一位斯文颀长的男人,肩上挂着包袱,手上提着另一个沉重的大袋子,风尘仆仆。
  转进玉药大街,一瞧见那一大群人,他就开始叹气,愈叹愈大声,直到一个十二岁上下的男孩跑过来接手沉重的大袋子,另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抢去他肩上的包袱,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直接跳进他怀抱里。
  「爹呀!您怎么现在才回来啦!」
  「怎么?你娘又发作了?」
  「对啊!他们等您半个月了耶!」
  半个月?
  也就是说,从他出门翌日就开始了?
  「这次又是为什么?」
  男孩尚未及回答,围在玉铺门日的一群人便一窝蜂拥上来。
  「季爷,求您帮帮忙呀!我儿子快病死啦!」
  「季爷,我家老头子咳了好几天的血……」
  「季爷,我弟弟断了腿……」
  「季爷,我小叔被毒蛇咬……」
  男人一声不吭,直接走进药铺,经过人满为患的柜台再往里,只见同样挤满了人潮的堂屋内,他的妻子侧身坐在最里边,好整以暇地擦拭她的宝贝玉雕像,偶尔扬手挥挥布巾,不耐烦地赶人。
  「不诊、不诊,不诊男人,真是吵死人了,麻烦你们快点滚蛋好不好?」
  男人站到她身后边,她仍未察觉,直到小女儿出声警告她。
  「娘啊!爹爹回来了喔!」
  但见他的妻子身躯倏地一僵,旋即手忙脚乱地把玉雕像放到架子上,布巾随手一扔,再一本正经地转过来拍拍桌案。
  「快、快,还不快排队,按照顺序来,快!」完全当作没看到丈夫。
  男人又好笑又无奈地摇摇头,从一群抢着排队的患者中间穿过去,再越过两家铺子之间的月牙门来到玉铺后的堂屋里,跟随他们多年的忠心婢女正端着一碗粥哺喂一个一岁多两岁不到的小男娃。
  「爷,您回来了!」她的丈夫是药铺里的年轻掌柜,两夫妻和两个孩子就住在药铺后堂屋楼上。
  放下小女儿,男人甫抱起小儿子亲了一下,大女儿已经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琉璃小灯,兴奋地冲过来问他。
  「给我的吗?爹爹,给我的吗?」
  弯身溺爱地亲亲那张酷似妻子的小脸蛋,「是啊!给你的。」男人温柔地说。
  大女儿立刻欢呼着冲向月牙门,准备去向娘亲炫耀一下;这时候,大儿子也问过来了。
  「爹呀!这一块玉是要雕什么的这么大块?」
  把小儿子放回原位给婢女喂粥,再抱回小女儿,男人在一旁落坐。
  「你想你娘会喜欢什么?」玉铺里的玉材都是商人拿来批卖的,可他自己要雕刻的玉材必然亲身去寻找。
  「爹!」大儿子毫不犹豫地如是回道。
  婢女噗哧一声。
  男人哭笑不得地摇头。「我是说,你娘会想要什么?」
  「爹!」同样的回答。
  婢女又噗哧一声。
  男人无奈叹气。「我是说,你娘会希望我雕什么给她?」
  「爹!」不变的回答。
  婢女再也忍俊不住,吃吃笑个不停。
  「算我白问。」男人喃喃道。「那我换个问题,你娘又为什么发作?」
  「因为爹要去上官世家。」
  男人微微蹙眉。「她不高兴吗?」
  「不,」婢女从旁插进嘴来。「夫人是在担心,担心爷又出什么事。」
  「她就是爱操心,」眉宇松开,男人低语。「既然我娘和继父都不在上官府,谁也留不住我的。」
  「没办法,夫人心里头只有爷一个人嘛!」
  是啊!她心里始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只为他一个人着想、只为他一个人付出,自始至终,坚贞的只为他一个人,没有别人,只有他!
  「二少爷,现在的日子够平静、够恬淡吗?」
  「是啊!非常非常平静、非常非常恬淡,也非常非常的幸福!」
  「那我可以不诊男人了吗?」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