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九十三 接见
  带着倭国使节一行人,从码头至汉军驻地的汉王亲卫们,对这些奇装异服的倭国人,心中满是不屑。
  这他娘的算哪路的使节?
  穿着木头底的鞋,走路啪啪响,连脚趾头都露出来,就穷成这样?
  还有他们腰间插着的弯刀,那能算刀吗?战场上碰到锤子斧子顿时就变成破铁片子,也就能杀鸡用。
  还有那个头型,恁娘呀!
  好好的脑袋上头发整地跟鸡冠子似的,有地人中间还跟和尚似的锃亮!
  最鄙夷的是他们身高,跳起来能够到爷爷们额头不?
  蕃人就是蕃人!
  几千人的天朝上国,上无论是百姓还是士卒在这个时代都养成了外人的骄横之气。可确实,这个时代他们也有资格去对别人表示鄙夷。
  而那些倭国使节表现出来的,也完全符合这种鄙夷。
  大汉国都位于华夏南方的中心,千年古都雄伟的城墙那些倭国的使节瞪大了眼睛,还有街上望不到尽头的商家幌子,街上接踵而至穿梭不觉的行人。
  脚下是石板铺就的光滑的路面,人们都穿着在他们那只有贵族才能穿的丝绸。
  街边的铺子里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华夏.......呦西!”倭国使节中不断有人感叹着,感叹着天朝的大气和物博,感叹着这里的人文还有气派。
  数百匹战马在闹市中马上引起了百姓们的注意,大家也都新奇的看着这些万里之外的来客。
  一个拿着折扇的书生,在人群中站出来,“几位军爷,这些是什么人?”
  汉王亲兵看了看,眼前是个读书人,便客气一些,“好教秀才公得知,是万里之外的倭国前来给咱们汉王进贡的!”
  轰地一下,街面上炸开了锅。
  百姓们不懂啥,但是进贡这词是从小听到大的,蕃人来给汉王进贡,那就是认咱们大汉为天朝了。
  尤其是人群中那些书生,瞬间引经据典唾沫横飞起来。
  “倭国,当年元世祖都没打下的番邦,如今朝咱们汉王进贡了!”
  “蒙元失道,大汉有德,华夏正朔正在咱们大汉呀!”
  “汉王是不是该往上提提了,他老人家要是登基为帝,来进贡的不就更多了吗?”
  倭国使节中那些听不懂汉语的只能在马上对路边人挥手,听得懂的面上也没显露出什么。
  海岛国家的人,总是比大陆国家的人要现实一些。况且在过去千年的交往之中,他们一向是这个身份,也习惯了。
  待穿过了京城繁华的市区,即将到汉军驻地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铺天盖地的马蹄声,吓了那些倭人一跳。
  倭人使节都出自倭国大名鼎鼎的千年贵族弘家,弘家不但是世袭的大贵族,还是出名的武士领袖,手下吃俸禄的武士的就有数千人。
  可是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骑兵,视线的烟尘之中,盔甲雪亮的铁甲骑兵全身都包裹在钢铁之中,胯下是朱五花大价钱通过运河从北方买来的优秀战马,马上的骑士也都各个如狼似虎。
  “纳尼.......?”倭国使节们都瞪了眼睛。
  铺天盖地的马蹄声让大地震荡,带给人澎湃冲击力的同时,也让人感到阵阵心悸。
  骁勇的骑兵冲锋而来,却在使节的队伍前边娴熟的转了一圈,默契的分成两队,护卫在使节队伍的周围。
  “在下花云,奉汉王之命,迎接倭使!”骑兵中熊一样的汉子朗声开口,他骑着战马在倭使面前,跟一座山似的。
  尽管朱五从心里就不待见这些人,可是该给的面子还要给的。在朱五的心里,你暂时不是我的敌人,那我就当你是朋友。一旦我撕破脸,到时候抽到刀子再砍你,也不会有啥心里愧疚。
  倭使中带头的人闻言,顿时笑道,“辛苦将军了!”
  其他倭人听闻这是汉王专门来接他们的仪仗队,各个没开眼言笑,看着身边那些铁甲骑兵双眼冒光。
  而到了军营之后,这些使节的心中更加震撼。
  巨大军营能容纳数万人,错落有致的营房,矫健的穿着统一制服的士卒,如林的刺刀和闪烁的盔甲,几乎压迫得他们睁不开眼睛。
  同时,汉军那种金戈铁马,数次大战打出来的杀气,也让他们有些魂不守舍。
  “巴嘎!”倭使中领头的武士怒吼一声,“诸位,我们都是弘家的家臣,不能堕了家主的名声,拿出点气势来!”
  “哈衣!”
  争气的怒吼吓了花云一跳。
  都他娘的啥毛病?
  倭使按照官职大小,排成整齐的队列,尽管身材矮小但是昂首挺胸的走入朱五的大帐之中。
  ~~~
  朱五一身金甲,端坐在主位上。
  两边是重甲的将军们和大汉的文臣。
  倭国使节鱼贯而入,不问用就知道被武士簇拥的年轻人,就是大汉的国主。
  “外臣井上三下,参见汉王殿下!”
  随着倭国使节头领的话音落下,一众使节全部俯倒。
  “你汉语说的不错!”朱五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些倭人。
  和后世他所认知的倭国人差不多,他们身上都是传统的有着华夏影子却又不相同的服饰。
  朱五从不轻视谁,倭国这个国家可以在战略上轻蔑他们,但是战术上必须重视他们。
  由于他们是海岛国家,千年以来不断的吸收天朝优秀文化的同时,人家也在保持着自己的传统和文化。
  这个民族的骨子里有着深刻的本国烙印和基因,也不那么容易被同化。同时在历史上,人家的历史中也产生过许多伟大的人物。
  没有任何人的文明可以凌驾于其他文明之上,你的国家传承了几千年,人家也活了几千年。
  朱五不轻视他们,相反还很重视,因为他知道,这是他未来的敌人,必须消灭的敌人。
  听到朱五的夸奖,井上三下礼貌的一笑,“外臣小时候的老师,是个高丽人!”
  高丽和倭国在历史上真是相杀相杀,对于这些保持了自己民族独立性的倭人,高丽人一贯的态度是,非常之瞧不起。
  对于那些瞧不起他们的高丽人,倭人的态度也很鲜明,老子要揍你。
  所以在历史上,以华夏藩属自居的高丽人,每次被倭人狠揍的时候,都会对着天朝大喊,大哥救我。
  天朝确是个好大哥,无论任何朝代只要高丽被揍了,马上会站出来尽到大哥的义务。
  “你叫井上三下?”朱五忽然想起一个笑话问道,“你的姓,是井上!”
  “是!”井上笑道。
  “倭国那个贼六六的国家哈!”
  朱五脑中浮现出一个秦地的相声演员,关于倭国的段子。
  “那国家太小,不像咱们这早赵钱孙里是不是?人家民风也比较随便,在哪里办的事儿,就叫什么姓!”
  “比方说松下,就是松树下面。比方说山口,就是山口一带。”
  “一次叫太郎,两回叫次郎!”
  “井上顾名思义就在井口,姿势有难度哈,潘金莲倒挂葡萄架......”
  “呵!”朱五差点笑出声,“他娘地井上三下,就三下!一二三?”
  想想自己心里的龌龊心思有些不厚道,后世当笑话的听的段子有些侮辱人的意思,想了解敌人,就要细细的了解,不能片面。
  “远道而来辛苦了!”朱五笑道。
  “汉王殿下,外臣的家主对于您的慷慨表示感激。弘家信守诺言,所欠的白银都在码头的船上,请您派人清点!”井上三下说道。
  “不急不急!”朱五眯着眼睛笑笑,“诸位远来而来,先吃饭!”
  说着,对花云说道,“设宴款待使节!”
  随后站起身,笑着扶起井上,温和地说道,“听说你们那,现在两个天皇!”
  “这........”倭国是个自尊心极强大的民族,面露难色,尴尬地说道,“是!”
  “来,给我讲讲你们那里的事!”朱五看着十分和蔼。
  ~~~
  “天皇?”朱五身后,特意赶来看看番邦使节的刘伯温不解的问道。
  席老头阴冷的目光一直跟着那些倭人,开口道,“他们的国王叫天皇!”
  “岂有此理!”刘伯温大怒,“小小番邦,居然敢称天皇?视我华夏于无物?”
  席老头看看刘伯温,笑道,“人家叫了,你怎么地?”说着,又冷笑,“这群人,记打不记吃!”
  ~~~
  有人说二爷水,二爷冤枉呀。
  真是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