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屏幕中央可呼出功能条,电脑端按f11全屏沉浸模式和键盘翻页键翻页体验更好,手机端也可以打开浏览器全屏模式,推荐左右翻页模式

九十四 舞刀
  夜,朱五还是没进去屋,一人坐在汉王书房之中。
  左手一块绢布,右手是一张闪烁着摄人寒光的宝刀。
  此刀,倭人所赠,无名。
  只是在把手上刻着,武士二字。
  这刀看起来比后世的要大,要长,骨独也要弯一些。
  刀身上下在烛火中闪烁着阵阵波纹,微微一动,满室皆是刀光。
  “好刀!”朱五轻轻的擦拭刀身,由衷感叹。
  不得不承认,倭国的人善于制造这些手工品,并且以后更把这些技术发扬光大,应用到各个方面。
  唰!唰!
  朱五站起身,挥舞两下,烛火的火苗,随着刀锋剧烈的摇曳起来。
  再用手掂量掂量,刀的分量有些轻,而且刀把太长不顺手。
  倭人的刀是双手持,而朱五一贯用的刀,是单手刀,配合盾牌在战阵中使用,讲究的一刀断人肢体的力道和作用。
  倭刀虽好,但不适用于千万人的大场面。刀虽好,但是砍在对方的铁甲上,也就废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朱五对这把刀的喜爱。
  双手握着,在屋里横劈竖砍。
  咔嚓,太师椅的扶手,直接被砍成两段,切口光滑没有一丝茬口。
  “爹!”门外响起朱玉的声音,“军报!”
  “念!”朱五右手举刀,左手轻擦。
  “襄阳三叔报,蒙元察罕铁木帐下,大将关保刁高率兵六万,攻占了南阳。西安蒙元万户阔阔率兵从西安出发,把红巾军的西路军围困在潼关以西。三叔问您,怎么办?”
  “让他们打!”朱五手腕微动,刀光倾泻满地。
  “齐鲁之地密报,朱重八攻占济南之后,实力大增,正准备提兵北上。”
  “哦?”朱五微微皱眉,“是吗?”
  “密报是这么写的!”朱云说道,“密报中还说,朱重八之所以要提兵北上,一是为呼应刘福通其他两路北伐,还有一点,是他养不起那么多张嘴,只能出去打仗。朱重八集结大军,准备攻击的下一个地方,蓟州!”
  蓟州在后世天津一带,朱重八此举可是朝着蒙元的心脏插刀子。
  “好胆色!”朱五笑笑,“问问朱重八那边,还缺啥?咱们给!”
  说完,朱五手腕一抖。唰地一下,一根火烛应声而断。
  ~~~~
  北方打出了狗脑子,南方在猥琐的发育。
  又过了几日,朱五先是亲至和州,在和州城外的定远军墓地中祭奠。
  随后返回京城,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
  这次阅兵比朱五登基为汉王的时候,更加的盛大,更加的震慑人心。
  此次阅兵完全采取了分列式,头盔上带着羽毛的亲军依仗,标枪一样竖立在路边,三十二响礼炮之后,数十个步兵方阵,十几个炮兵队伍,还有铁甲重骑接受检阅。
  受邀的宾客们再一次被汉军强大的气势震慑,有幸观看阅兵的倭人使节们,差点吞了自己的眼珠子,南方各地的豪族士绅,也对汉王朱五有了更深的畏惧。
  而那些早早表明了跟随朱五的豪族们,无一不是面有得色,心中骄傲。
  唯一面容有些苦涩的,就是陈家的家主。
  因为他的女儿,似乎被汉王忘记了。
  本来这应该是好事,可是在观看大汉阅兵之后,他心中又患得患失起来。
  阅兵过后,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汉王磨刀霍霍,又要大动干戈的时候。朱五却一头扎进了内政之中,大汉的兵马只是按部就班的训练,暂时没有出兵的打算。
  此时的朱五已经坐拥华夏南方,两淮流域,江浙之地,闽地赣地,两湖地区都变成大汉的版图。天下精华尽入囊中,明眼人都知道,朱五现在实在等待时机。
  不动则已,一动,天下易主。
  ~~~~
  “汉王还在书房读书?”
  又是一个夜晚,夏日的虫儿在王府的灯火下盘旋。
  谢莲儿看着书房里的灯火,对朱玉问道。
  朱玉现在已经是大小伙子了,说话办事很是稳重。
  “爹正在召见户部大臣李善长,还有泉州税官陈宁等人!”
  不打仗了,但是朱五似乎更忙了,几乎每天很难见到人。
  夫妻之间似乎是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可是谢莲儿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原因,就是他们那天的争吵。
  其实过后想想很可笑,朱五确实无心之过,惹得人家找上门来。
  可是自己身为正室,也不应该挖苦他。一个女人收了就是,谢广坤对女儿说过,你是正妻,又有嫡子在手,害怕别人抢了你的位置。
  谢莲儿不是怕抢,而是多少有些不甘心。
  但她现在已不是无知少女,男人这东西,有权的有钱,早早晚晚都要这样。
  男人可能钟爱某一个茶壶茶杯,可是杯中喝的茶却不会始终是一种。
  总要换换口味,尝尝鲜。毕竟,茶好不好喝,只有多喝才能分辨。而多喝了,他也自然明白,哪种味道最为珍贵。
  “给我备车!”谢莲儿转身说道。
  “干娘要出去?”朱玉惊讶地问了一声,随后赶紧吩咐,“快点,备车。让侍卫房的人准备准备!”
  ~~~~~
  马蹄落在石板上,发出脆脆的声响。
  丝丝细雨落下,吹散了夕阳下的夏日残热。
  空气变得清爽起来。
  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停在一处堂皇的宅院前。
  紧接着这条寂静的街道,忽然喧闹起来。
  无数甲士的脚步轰鸣,如狼似虎的侍卫瞬间把这条街包围了起来。
  宅子中的门房,战战兢兢的探出头,却直接被一个汉子大手薅住头发。
  “军爷......”
  “让你家主人出来,王妃到了!”
  “王妃?”门房不解,“哪个王妃?”
  啪,一个嘴巴抽过去,直抽得他眼冒金星。
  “大汉有几个王妃?”
  门房看看华丽的马车顿时明白,连滚带爬的进去。
  不一会,宅里面也热闹起来,下人们拼命的扫把扫去正门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随后中门打开。
  宅子的主人带着全家老小,齐齐跪在门口。
  主人叩首道,“臣,见过王妃!”
  宅子的主人就是给朱五带回了番薯的陈百川,在初夏的时候,番薯和已经在江南地区开始试种。为了表彰他的功绩,朱五给了他一个空头的爵位,所以他现在看到王妃,要口称臣。
  谢莲儿在嬷嬷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一脸端庄的笑意,“陈爵爷起来吧,我今天来,冒昧了!”
  何止冒昧,简直吓了陈百川跳
  他心中忐忑,实在不知道王妃为何而来。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的小妹。
  于是赶紧让小妹藏起来,他带着家人迎接。
  “王妃嫁到,臣蓬荜生辉!”陈百川恭敬的说道。
  “别跪着,都起来!”谢莲儿让陈家人起来,看看眼前众人,看看那些孩子们,“陈爵爷家倒是人丁兴旺!”
  粗粗一看,陈家男孩女孩七八个,而且陈百川的后面,那些锦衣的女人,一看就是他的妻妾。
  这话,陈百川不知如何作答,想半天,“托汉王洪福!”
  “你生孩子和他有什么关系?”谢莲儿往里面走,笑道,“他要是有那个福气,也不会到现在只有一个嫡子!”
  陈百川顿时头上都是冷汗,神色紧张。
  步入中堂,谢莲儿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陈家的陈设。
  她出身富贵之家,陈家那看着普通的摆设在她眼里,一眼就能看出来各个都是名贵不凡。
  陈百川肃手陪着,中堂里都是王府的嬷嬷还有侍卫,正想着如何开口,谢莲儿一句话下来,顿时让他大惊失色。
  “你妹妹呢?”
  ~~~~
  (把这个情节,简单交代一下,开始打仗了。打的是谁,你们绝对想不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xsbook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sbooktxt.com